小三 之十

原本有沈於聲管著,岳太太和岳霏不會這麼快熟起來。沈於聲很了解這些富家太太,不免想偏了。就算不存壞心,也是當個小玩意兒寵一陣子,沒興趣就丟開,將來岳霏徒然傷心。

是覺得岳霏的交際圈實在太窄,難得有人能相偕喝茶吃飯,還費心派人去調查一遍岳太太的心性來歷,才勉強點頭,但只准岳霏一個月出門兩次,多都不給她去。也不准她收太貴的禮物。

【Google★廣告贊助】

不觸及岳霏底線,其實她是個柔順的孩子。她心防極嚴,但開心門就毫無防備。雖然為難,但也點頭應允。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即使機關算盡的沈於聲,還是抗不過天災人禍。

這日同樣是假日,他們這兩個生活可比時鐘規律的人,正在公園例行散步,十指交握,岳霏正在描述眼前風景,沈於聲傾聽,清俊臉孔流露出淡淡笑意,墨鏡都掩不去他的神采。

「於聲。」背後有聲音追來,很是悅耳的男低音。

但沈於聲卻全身緊繃,立刻鬆開了岳霏的手,還輕輕將她推遠點。岳霏驚愕的看著自己的手,又看看沈於聲,居然找不到她的聲音。

「安達,」沈於聲笑得很和煦,「怎麼找來了?」

眼前的男子剛毅帥氣,古銅色的皮膚閃閃發亮,充滿陽剛氣息。他笑著溜了岳霏一眼,吹了聲口哨,「於聲啊,你這女朋友真漂亮啊。」

「朋友而已。」於聲淡淡的說。

岳霏整個心都沈了下去,一陣陣的發冷。他…不想把她介紹給熟人。原來只是…朋友。心神大亂,她完全沒聽到他們間的交談。

於聲碰了碰她,「妳先回去吧。我有事。」

安達不滿,「幹嘛顧得這麼緊?小姐,貴姓大名?」

「安達。」沈於聲的聲音冷下來,又推了岳霏一下,嚴厲起來,「快回去!」

她六神無主,強逼住眼淚,勉強鎮靜,「是。」就轉身快步離開。幸好還有點理智,沒有邊哭邊跑,那丟臉就丟大了。

逃回家裡,她匆匆洗了個臉,不知道要做什麼。她拖出水桶,泡上肥皂水,開始跪在地上刷地板。

她那彈丸之地的樓中樓其實沒什麼好刷,何況她一向打掃得非常乾淨。她聽到了手機響,但一點都不想接。

但就是響個不停。

終於一步一滑的走過去拿起手機。看到「沈於聲」這三個字,她真想把手機摔個粉碎。

理智,理智。就算分手也要撐出點傲氣,別讓人看輕。「喂。」她大致上做到平靜的語氣,雖然有些為發顫。

「岳霏,我要出差…可能要一兩個月,當中我不會跟妳連絡。」沈於聲沙啞的說。

「嗯。」藉口好爛。岳霏強忍著沒哭。大概是被熟人撞見,瞞不下去了,才編個藉口要遠了吧。沒關係,你無情來我便休,不用這些藉口。

「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沈於聲嘆氣,「但我現在沒時間跟妳說清楚…也不是手機能說清楚的。」

「嗯。」岳霏應了聲,帶了很弱的哽咽。

沈於聲心底格登了一下。完了。數個月的苦心付諸流水了?將來怎麼哄回來?但又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楚的…他也不願把她牽扯進來…

「聽我說,真的不是妳想那樣。」他咬牙切齒,真想把安達碎屍萬段,「聽著,等我回來,知道嗎?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再說…妳絕對不能跑掉!」

岳霏苦笑了一下,用肩角狠狠地擦了一下眼睛。就算分手也該當面說清楚,沒錯。她是性子綿,但底下是很深的倔強。就算會痛得要死,也要當面給個痛快。

「好,我不跑。再見。」她搶先掛了手機。

很想撒潑,把手機摔掉。但終究不是她的性子,她慢慢的將手機放在電話旁邊,固定的位置,頹然倒在沙發上,看著滿地的白泡泡。他的話語和推開,一遍遍的眼前重演…

她爬起來,倉皇的打了清水,跪著開始擦掉白泡泡,一遍又一遍。

不要哭啊,不要哭。沒事的。只是不小心又相信了…沒事啊,乖…沒事的。

她擦了好幾遍,手和膝蓋都發疼,壓抑著不讓自己多動腦子。但手機又響了,她又害怕又絕望。

抖著拿起手機,發現是岳太太打來的。「小霏,妳在做什麼?」笑吟吟的。

像是在很深沈的黑暗中,看到了光亮。雖然知道不應該,她還是哭了又笑了,「…沒做什麼,擦地板。」

「小霏,妳怎麼了?」岳太太驚訝,「妳怎麼在哭?不要怕,跟岳媽媽說,誰欺負妳?」

心神大亂兼手足無措的岳霏放聲大哭,「岳媽媽!對不起!我…我不該生下來,我不該活著!我只會造成別人的痛苦…我怎麼不乾脆死了…」

「小霏!別嚇我!」岳太太尖叫起來,「胡說八道!妳是無辜的!妳在家?別亂跑!我這就去,乖啊,不要怕…岳媽媽給妳作主…」

嚇個半死的岳太太連車都不會開了,搶了兒子的司機就跑,等到了岳霏的家,看她哭得面青眼腫,又心疼又擔心,等她抽抽噎噎的說了「失戀」的事情,真是啼笑皆非。

但想想她只比獨子小半歲,都三十二歲的女孩兒了,談個戀愛不容易,摔得可更重了,也跟著紅眼眶。

一通發洩以後,岳霏不好意思起來,「對、對不起…真抱歉,嚇到妳了岳媽媽…」

「傻孩子。」岳太太攬著她嘆氣。

相處了一段時間,她也了解了這孩子的心性。那女人真心狠,對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顧的,遠不如她呢。岳霏又是個內向的,幾乎足不出戶,連要拉她出門都千難萬難。

落到要對她哭的地步,這算什麼呢?不對她哭,又跟誰哭去。

「也好,早點認清楚,省得越陷越深。」她心裡也難過,「妳也該出門跟人來往,待在家裡怎麼會有白馬王子掉下來?明天就跟岳媽媽出去走走…」

沈於聲意外的「出差」,誤打誤撞讓岳太太和岳霏的感情好起來,絕對是他始料未及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