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 之十二

沈於聲勉強撐起些,臉孔更蒼白,「…沒事。只是…我若很集中精神,可以短時間內不受失明的妨礙。」苦笑著倚著手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就是有點副作用。」

岳霏還在消化他的意思,看他站不穩,忙著扶住他,費力的拖到沙發上。只是幾步路而已,沈於聲的額頭已經冒出細細的汗珠。

那種奇怪冰冷的氣氛…可以讓他暫時的「看」到是嗎?真武俠小說啊。「你…你好好的…」岳霏結結巴巴的說,看他這樣虛弱難受,她心底更難受,「幹嘛、幹嘛用這種『武功』…」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不這麼把妳拖來,轉身跑了,我追得上嗎?」他很幽怨,「我又看不見。」

原本被轉移注意力的岳霏瞬間想起他們之間的矛盾,本來熄滅的怒火晃地一聲更雄雄滔滔。

「你追我幹什麼?」她的聲音發抖,「我們只是鄰居!你繼續相親去吧!」

她要站起來,卻被咬牙的沈於聲抱住,「妳再說一遍試試看?!只是鄰居?!」

岳霏掙扎無果,氣得發顫,「聽起來感覺如何?我還沒當眾甩你的手呢,更沒有推你!我們不就是…不就『只是朋友』嗎?」

「我感覺如何?」沈於聲對她吼,「我覺得你他媽的想殺人!」

「你也知道啊?」岳霏抖得更厲害,「沈先生,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什麼事情都試著以己度人可不可以?」

為什麼又跟她擰上了?沈於聲真的一整個發悶。他其實沒有那麼發虛…不舒服是一定有的,但也不至於到暈倒的地步。真要讓他暈倒,恐怕得維持那種將感應極張的狀態十天半個月才昏得過去。

但不裝一下,岳霏連話都不聽他講了。

可好不容易創造了極佳的環境和機會,三言兩語他又暴躁起來,跟她硬擰。知道這一個月她不好受,但他就好受了?他想盡辦法盡快搞定回來,九死一生不足形容。死趕活趕的,不就是想見到她嗎?

結果人是見到了…在相親宴上!

他怎麼能不窩火,又怎麼能不感到委屈和憤怒?

但她也氣,比他還氣。全身繃得緊緊的發抖,聲音也抖得厲害。他的怒火又餒了下來。千頭萬緒,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他俯下頭,尋找記憶中柔軟的唇…

岳霏卻用力別開頭,「你不要以為色令智昏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告訴你,我不吃這套!我們又不熟!」

…好。現在都不熟了。這下他不只頭有點暈,整個痛起來了。他這樣擅長利用環境的人,順勢把臉埋在岳霏的頸窩,「霏霏,我好難受。」自阻了一下經脈,虛汗不要錢的流了下來。

「…沈於聲,你不要嚇我。」岳霏果然慌了手腳,「我們去看醫生…」

「我不要。」他使勁摟住岳霏,「除非妳好好聽我說話。」

「…你都決定去相親了,有什麼好說的?」她撐不住,眼淚大滴大滴的掉下來。

「我才下飛機就讓我媽叫回去,」沈於聲虛弱的說,「我又累又乏,只想趕緊看到妳,沒力氣跟我媽叫板。當然她說什麼都好,就吃頓飯…到門口我才知道是相親…真的。」

岳霏顫著唇,「…那你又知道我事先曉得是相親?我這輩子還沒相過親呢。」

哈理路亞。沈於聲心底偷偷畫了個十字。上帝您還是慈愛的,沒被賊老天帶壞。懷裡的女人放鬆下來,他也覺得心底幾乎成瘤的硬塊消散了,不再緊緊的堵著心。

他們沈默的擁抱了好一會兒,誰也沒講話。心底還有疑惑和餘怒,但比起差點失去的恐懼,幾乎可以略過不計。

「…你在飯店怎麼有房間?」岳霏小小聲的問。

「『神祕勾當』給的員工福利。」沈於聲含含糊糊的回答,「長期租賃有很高的折扣…妳怎麼知道我之前跟『神祕的勾當』有關係?」

這事情讓他一直想不通,甚至動用到組織的力量去清查她的底細。但她沒任何問題,就一個清白小公民。不過,她的確有些特質會引起組織的興趣。

而他根本就不希望她和那群匪類有任何瓜葛。就算擦破皮也不是他能承受的損失,遑論其他。

「…你身手很好,但缺乏軍人或警察的氣質,所以我想不是那種正規單位出身的。」岳霏遲疑了一會兒,「頭回我去幫你煮早餐,你還記得嗎?」

「記得。」沈於聲點頭。

「我…我想叫你起床,沒出聲音就碰你肩膀。你突然抓住我的手,那瞬間,我覺得我會死。」她咬住唇。

她實在不會形容。雖然失去了十幾年的記憶,但下意識記住了生死一線間的強烈張力。在沈於聲按住她的手那瞬間,她覺得下一刻會身首異處…若不是她出口喊了他的名字。

那種可怕濃重的殺氣馬上就消失殆盡,但她已經嚇個半死了。之後她都會先喚沈於聲,等他有些醒了,才敢碰他肩膀。

絕對不會是生活在平安法治社會的瞎子該有的反應。

「…你在當殺手嗎?」岳霏低聲問。

「如果是怎麼辦?」沈於聲心不在焉的摸著她的脖子。

「…我會很擔心。」岳霏咕噥著,「可以的話,改行吧。」

「不能改行呢?」沈於聲悄悄彎起嘴角。

「別讓我知道。」岳霏深深沮喪起來,「被警察抓,要讓我知道關在哪個監獄。不、不幸的話…也要送我這兒。我來安排…別讓你爸媽傷心…」她又開始掉眼淚。

淚眼模糊的抬起頭,沈於聲笑得一臉粲然如陽光。她哭著捶了他兩下,幾乎忍不住悲聲。

「沒啦,不是的。」沈於聲摟著她哄,「也不能算是沒關係…算對頭吧?我們組織比較類似保全公司,只是有點另類而已。」

他嘆氣,「應該說,前組織。我是生命救援會英國分會的一員…以前。」沈於聲有些發悶,「本來我已經退休了…但亞洲分會這邊偶爾會拿人情壓迫我出勤。」

啊?生命救援會?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