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 之二

不過,她決定暫時不去公園了。

不就是喝杯咖啡?7-11現煮,哪裡喝不一樣?她坐在7-11門口的鐵椅上,一小口一小口啜著,出著神。

的確,她的道德觀真該拿去博物館展示。但她真的很厭了,所有的危險本來就該在微小的時候拔除。跟已婚人士根本就不該太好,就算相信對方也不該能相信自己。萬一擦出點火花,很淒美嗎?牽涉多少人啊拜託!

【Google★廣告贊助】

她就絕對不會純真的走入任何男人的房間裡以為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出任何事情都只能責怪自己的愚蠢。

不是說每個人都是禽獸,而是每個人的心底都藏著一隻禽獸。既然如此,就該好好的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既保護了自己又保護了別人。

除非已經作好心理準備,發生任何事情都能接受。但她大概永遠作不好這種準備。說她發作少女性精神潔癖症候群也好,從小看到大她真覺得受夠了,這種扭曲又邪惡的男女關係實在太可怕,她絕對不要。

寂寞?誰不寂寞?寂寞是世界性全人類的精神疾病,高居崩潰榜首,又不是她一個人的問題。她可以看書,可以在網路看免費小說,可以看影集。睡不著可以吃安眠藥,抵擋的手段很多,發作的時間很少。

兩害取其輕,污穢和寂寞,她喜歡寂寞。

寂寞還能讓她寫點小說呢,雖然從來沒有發表過。但最少生產些什麼出來不是?污穢除了讓人想死,什麼也生產不出來。

真的,她喜歡寂寞。

有人輕輕坐在她身邊,她下意識的回頭,臉垮了下來。救難犬沒來,沈於聲倒來了。

「岳霏?」他抬起頭。

「…我真懷疑你眼睛根本沒怎樣。」岳霏翻了個白眼。

「謝謝。」他彬彬有禮,「這是我聽過最令人喜歡的恭維。」將臉轉向岳霏的方向。

「沈先生,我活動範圍已經很小了。」她忍不住抱怨,「別步步進逼好嗎?」

「其實真的是巧合。」他彎了彎嘴角,「司機看過我們一起講話,他剛好來這邊買煙,看到妳。」

「再見。」她站起來,沈於聲卻飛快的伸出盲人杖,攔住她的去路。

耍流氓?!

「岳霏,妳給我二十分鐘。」沈於聲挑眉,「這是公共場合,妳不用這麼害怕吧?」

僵持了一會兒,她悶悶的坐下,「我咖啡都喝完了,還有什麼好坐的。」

「陪我啊。」沈於聲笑了一聲,掏出手機,「喂?小張。你回去到我的房間,書桌左邊第一個抽屜,把我的身分證和健康證明拿過來。嗯,是。」

岳霏瞪著他,「…健康證明?」

「妳說的呀,」他燦笑,「杜漸防微。任何可能性都要加以思考。妳會發現,除了眼睛,我什麼地方…都很健康。」

岳霏有些暈眩。不過她仔細思考,不得不承認自己非常神經質。「我知道這樣很荒謬,對不起。」她舉手,非常頹喪的,「我只是很倒楣的有種小三基因。我受夠了被別人的老婆開車撞到失憶,也很煩被別人的女朋友潑熱咖啡。我只是想要安靜過日子而已。」

「妳失憶?」他居然沒譏諷也沒笑,語氣還很認真。

「我十六歲到三十歲之間的記憶不見了。怎麼想都想不起來。不過對生活沒什麼影響…大約這十四年我沒什麼大變化。」

一但開了頭,她忍不住開始抱怨,非常光怪陸離的倒楣。或許是因為沈於聲看不見,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基本等於不認識。她可以略略放鬆嚴謹的心防,反正她打算躲在家裡一陣子,以後又見不到。

不過沈於聲這傢伙的良心大概被西西吃了,她邊說,這傢伙居然邊笑,還是那種很真心很開懷的笑,讓她越說越悶。

「你能不能有點同情心?」岳霏終於怒了。

「同情心?岳霏,別再逗我笑了,妳我都沒有那種廉價的玩意兒。」沈於聲很感興趣的問,「妳長得很美?」

岳霏沒好氣的說,「我是三等殘障,破壞市容的恐龍。還有,我個人非常善良有同情心,跟你完全是兩回事。」

沈於聲放聲大笑,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似的。

幸好不會再見面。看在他是盲胞的份上,且忍忍好了。「二十分鐘到了!」

「還有兩分半鐘。」沈於聲微笑,「而且我的司機來了。」

沈於聲居然真的把司機交給他的身分證和健康證明,都遞給她看,岳霏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配偶欄,空白。出生年月日…居然大她一歲,三十三。

身分證上的照片,有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非常漂亮的內雙鳳眼,只是目光有些渙散。

真不公平。男人就是不顯老,看起來還跟大學生一樣。

不過她的確戒心放下了些。「你的眼睛很漂亮。」把身分證遞還給她。

「妳沒看健康檢查。」沈於聲噙著笑,「妳果然沒同情心,在瞎子面前提眼睛。」

「我想你沒全盲吧。」岳霏冷酷的說,「我沒看你健康證明的必要。」

「沒錯。」沈於聲點點頭,「我還能分辨明暗,也能分辨靜物和動態。但看不到輪廓。」

「先天還後天的?」岳霏的語氣像是在講今天天氣好不好。

「後天。視神經損傷。」他咧嘴一笑,「岳霏,妳真殘忍。好歹妳也流露一點憐憫,正常人都會覺得可憐。」

「你有什麼好可憐?」岳霏嗤之以鼻,「你知不知道全世界還有多少地方鬧飢荒?全球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在飢餓線上掙扎。錦衣玉食的,還敢喊可憐?」

「妳這沒良心的孩子!」可沈於聲在笑。

「我只小你一歲啊哥哥。」岳霏站起來,「很高興認識你,我該走了,再見。」

「輸入妳的電話號碼。」他把自己的手機放在桌上,「我會立刻回撥,妳不要胡亂輸幾個數字。」

「為什麼?」岳霏沈下臉。

「我當妳半天的心靈垃圾桶,來而不往非禮也。」他交疊著修長的手指,「岳霏,妳看過我身分證了,我也沒有女朋友。更何況,我是個瞎子。我想已經抵達妳可以放進博物館的道德標準了,請問我有沒有資格當妳的朋友?」

她張著嘴,有些犯糊塗。說起來也是喔…但她還是問了相同的話,「為什麼?」

「我無聊。」他很誠懇,「但我身邊的人更無聊,請妳救我於水火之中吧。我總不能一直跟西西說話,他又不會回答。」

找不出任何破綻。岳霏搔了搔頭,撿起手機,輸入她的手機號碼,遞給他,他沒有接,「請設快速鍵1。」

她翻了一下才找到怎麼設快速鍵,「好了。」

這個充滿疑心病的傢伙真的撥了,聽到岳霏的手機響了才滿意。「歡樂頌?」

「人活著的目的只有這個。」岳霏擺了擺手,「再見。」

沈於聲卻準確的抓住她的手,握了握。「妳的手真小…再見。」

「是你的手太大吧。」岳霏往外走,「適合彈鋼琴。」

一路走,一路看著自己的手,剛剛被沈於聲握過的手。她總覺得有點怪怪的。記憶裡還沒人摸過她的手,她驚詫到現在才手心出汗。

但她實在抓不出任何破綻和危險的部份,只是本能的感覺發寒。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