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 之八

寫在前面;

有些部份很科幻,事實上也沒這回事。小說麼,大家不要跟我太計較當中的不合理。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概不退換…我是說概不負責。


星期天,他們外出吃早飯,有家中式早餐店乾淨清爽,她和沈於聲都喜歡那家的牛肉捲餅。都不怎麼喜歡吃肉的兩個人獨獨對之情有獨鍾。只是一個人吃太多,兩個人分剛剛好。

散步時,沈於聲牽著她的手,一手拿著盲人杖。

【Google★廣告贊助】

她真的很體貼。知道他得算著步伐,向來都是配合他的腳步。若是有什麼變故,比方突然有部竄過來的腳踏車,只是握的手緊一緊,完全相信他會反應過來,而不是粗魯的拖來拖去,把他當成廢物似的。

其實不用她的提醒,他也是可以的。但這樣的提醒讓他覺得很暖、熨貼。

只有一個女人喜歡一個男人,才會留意他身邊的一切。他對這點自信滿滿。她只是很害羞,成熟女人卻有著少女的反應而已。他不覺得不耐煩…或者說,他對大方到難以消受的女人不耐煩了,反而欣賞她這樣羞澀的含蓄。

每次她來做飯他都很期待。她從來不弄亂屋子,每樣擺設都在該在的地方。連煮好的早飯都放在相同的位置,還會用那種理所當然的語氣說,「你那邊順時鐘方向,乾煎豆腐、九重塔蛋…」

她買花,都把花瓶放在他碰不到的死角,只有淡淡的香氣,但一定有香味。換了什麼擺設、添了什麼,都會拉他去摸一摸,告訴他這是什麼,擺了什麼,用這樣細微的地方告訴他她既在意也不在意。

在意他的方便,不在意他的不方便。

但她不碰他的衣櫥,不翻他的桌子,甚至連鋼琴都不會亂摸,非常守禮自制,尊重他所有的空間,待他就像待正常人。

這麼規矩又這麼體貼,和他遇過的任何女人都不一樣。他都開始欣賞她那嚴厲的道德觀和偏執了。

這些小小的體貼,讓他反而感激她失去的記憶。那些徹底扭曲她的記憶扔了也罷,她保持這樣孤傲自芳就好了。

保持著相同的步伐,一起往前走好了。

「妳在看什麼?」她步伐不變,只是頻頻回頭。

「有老人家在打太極拳。」她坦白的說,「可惜我小腦太退化了,不然真該去學。真好看。」

他停了下來。「妳體能太差,實在該學學太極拳。」

「我體能哪有很差?」岳霏氣哼哼的說,「我現在健身車可以踩三十分鐘了!」

「妳是說踩五分鐘歇五分鐘,踩完還可以癱在地上裝死,麵條似的抱都抱不起來?」沈於聲嘲笑。

「誰跟你一樣啊?健身怪物!」岳霏炸了。

「那是。」沈於聲洋洋得意,「我除了眼睛不行,什麼地方都很行。」他壓低聲音,「岳霏,妳想知道我什麼地方特別行麼…」

岳霏的臉漲得通紅,沈於聲刻意曖昧的語氣老讓好好一句話變了味兒。「你你你…」就要把手摔開。

沈於聲反而握得更緊,「嘖嘖嘖,沒良心的孩子變成邪惡的孩子了。」

掙不開的岳霏又羞又惱的用另一隻手打他,可恨怎麼樣都打不到。

「就妳這身手?」沈於聲笑,「得了,別說我不給機會啊。我教妳打太極拳吧,看有沒有機會打得著我。」

「你?」岳霏的語氣充滿懷疑。

「嘖,瞎子就不會打太極拳?妳等著瞧吧。」他頓時冒出一個主意,軟硬體還配合得極好,讓他湧出一個壞笑。「明天就教妳。」

岳霏卻覺得有點發寒。那種笑讓他很有魅力,卻寒毛直豎。「…很麻煩就不用了。」

「一點都不麻煩。」他熱切得可怕,笑得也更可怕。

第二天,健身房擺了一個很大的螢幕。沈於聲在身上套了幾個手環腳環,和一個奇怪的手套。笑吟吟的要岳霏看著螢幕。

那是家庭電影院那種大螢幕,從天花板垂下來。他不知道開了什麼機器,就在螢幕前開始打太極拳,螢幕也出現一個線條構成的人物,照著他的一舉一動顯現。

他的動作真是優美,剛勁有力,又柔中帶巧。穿著貼身黑衣的他,顯得特別玉樹臨風…又有種「黑暗降臨」的味道。呆了好一會兒,岳霏才意識到,她在網路上看過類似的…不過那是人家做網路遊戲,用真人動作錄影來作三D動畫。

打完一套太極拳,沈於聲按了一下遙控器,卻又重來。她看了一會兒,才領悟到很像在玩wii,只是更全面。

「這是我寫的軟體,還沒上市。」沈於聲跟她說,「跟玩wii一樣,只是動作不能錯,錯了要扣分的。」

「我不會玩。」她拼命搖手。心裡的感覺很奇怪。她知道沈於聲有工作,每天十點都有司機來接他。但她從來沒問過。他家裡也有電腦,還有個奇怪的點字閱讀器和鍵盤。

知道他會逛ptt,但從來沒想過他會寫程式,還是wii的程式。

「我分得出動態和靜態喔。」沈於聲抓住她亂搖的手,笑得很邪惡,「乖,不會痛的。我說要教妳太極拳,說到做到。」

不由分說的,他就在岳霏身上套感應器(順便偷吃很多豆腐),就用「再不認真就要吻妳啦」當威脅,在做錯無數動作的嗶嗶聲中,不斷按暫停。摸索著矯正動作(然後吃更多的豆腐)。

滿頭大汗中,岳霏沒注意到被吃了多少豆腐,也沒注意到沈於聲的笑多不懷好意。

「我學不會!」她挫折極了。

他關掉機器,「可以的。妳是我看中的女人啊。」他從背後握住岳霏的手,一個動作分成無數小節,像是跳舞一樣,手把手的教,非常有耐性。

「蹲下一點,」在她身後,他用膝蓋輕觸她的大腿,「妳另一條腿也要使力。」貼得很近很近,可以聞到她身上微微的汗味,和有些急促的呼吸。

「吸深一些,再一點…好,呼出來…」他推著岳霏的手臂,「對,就這樣。」

第一天,她只學了三式,卻汗流得像是從水裡撈出來。沈於聲卻沒趁機有什麼不規矩,像是單純教她練太極拳,非常無邪。

冤枉他了嗎?

「貪多嚼不爛,慢慢熟悉吧。」他笑得真是燦爛陽光。「明天再來複習。」

「…嗯。」她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問,「沈於聲,你會…寫程式?」她好奇極了。看不見怎麼寫程式呢?

「這沒什麼啊。」他沒有覺得被觸犯…或者說,他是故意讓岳霏驚訝的。「有的數學家心算速度遠超過超級電腦。人腦的潛能是無窮的。」

聽她困惑的聲音,他笑著解釋,只是記憶力比較好。像是照相一樣,寫過的程式一行行的,還帶頁數編號,隨時能檢閱除錯。

「記性好的人都這樣,看過那頁書都還能記得頁數呢,閉著眼睛倒背如流。」他一臉淡然,「我是省了閉眼睛的工夫,檔案一調就有,老天爺沒絕了我的路。」

聽到她抽冷氣的聲音,轉頭對岳霏齜著牙笑,「有沒有很佩服?有沒有很崇拜?來吧,盡量崇拜我吧。」很不客氣的張開雙臂。

以為她會反駁,結果她憋了半天的氣,才有點賭氣的說,「是…是很厲害。你…你上班要遲到了。」

「遲到就遲到,我是老闆。」他蠻不在乎,「來幫我收東西。」

岳霏一聲不吭的開始幹活,沈於聲傾聽著她的聲音。「欸,岳霏。」

「啊?」她還有點恍惚。知道沈於聲家境不錯,但沒想到他還有自己的事業和工作。但她在忖度沈於聲的意思,有些心不在焉。

「我不靠家裡也有房有車有事業,還會點花架子的武藝。」他頓了頓,「沒結婚也沒女朋友。妳當我女朋友好不好?」

沈默了很久,他都有點不安了。

「…我不為房車錢當人女朋友。」岳霏咕噥,「我自己養得活自己。」

完了。是不是太躁進?但正攻法對她應該是最有效的,而且岳霏明明有英雄崇拜啊…難道他漏算了什麼…譬如她的自尊心?

正想著要怎麼補救時,岳霏又說話了。「我沒房沒車沒事業,你要當我男朋友嗎?」

這步棋出乎意料之外。讓他內心的疑慮衝口而出,「妳喜歡我嗎?」

一出口他就恨不得去撞牆,說好就是了,問這什麼蠢問題!正防範她羞奔,沒想到岳霏又再次讓他意外。

「喜歡。」她很肯定的說,「不然怎麼會來你家吃飯,還讓你教我打太極拳?」

沈於聲好像被雷劈了。她笑出聲音。「我回家洗澡了,路上小心唷。」

她都走到門口了,沈於聲才大夢初醒,「岳霏!我願意!」

「我知道啦。」她笑個不停,走了出去。一臉傻樣…平常那麼精明會算計的人。

她在電梯裡笑彎了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