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六章(三)

死神飄近了一些,前面依舊擋著無數面無表情、煙霧般半透明的鬼魅。

說不定擁有不滅的魂火是個咀咒?人類擁有可以轉生永不毀滅的靈魂,會不會是另一種形態的永恆地獄?摀著睜不開的眼睛,極翠看著那群鬼魅,心臟有種微微的刺痛。

他們的靈魂被死神拘束了,連自己的意志都不會有。

「欸,精靈。」索爾卡開口了,他張開枯瘦的手,抓住眼前最近的一個鬼魅,指頭毫不在乎的掐進鬼魂的腦袋裡。那亡靈依舊木然,眼神卻出現極度痛楚的無聲尖叫。

直接傷害到靈魂本質的無助吶喊。

【Google★廣告贊助】

「吾乃掌管亡者之王。」他邪魅的笑著,勾了勾纖長的手指,「看清楚些,這將是成為我王妃的女子。我還滿期待她臨終時的美麗哀鳴……你想要聽看看嗎?」

他指下的痛苦亡靈漸漸的改變了容貌,現出一張茫然空洞,卻非常美麗的容顏。

「……母后?」恩利斯輕呼,呆呆的看著這張非常熟悉的臉孔。

「如何?我們來做個買賣吧。」索爾卡放柔了聲音,「我可以放過你的母親,只要你離開這支充滿逃犯的隊伍。我甚至可以收割你父親的生命,讓你保有母親和整個王國。想想看,這是多好的買賣。你跟他們這群逃犯相同嗎?一點都不,不是嗎?你是高貴的王儲,而這些不過是你剛認識的低賤罪犯。」

身為眾多死神之一,亡者的記憶任由他們予取予奪。只需要一點點時間,一點點就夠了。只要一點點時間,他就可以知道眼前這個精靈是什麼人,來自什麼地方,最重要的人是誰。

還有他做過些什麼。說不定索爾卡很中意他。一個有著高貴偽善血統的精靈,為了在人王的宮廷生存下來,雙手沾滿無辜者的血腥,心靈上充滿了陰暗面。

這種衝突感讓他覺得很刺激。

「他們救過你?殺死恩人對你又不是第一次。高貴的騎士亞藍隊長,將你從死亡的邊緣挽救回來,日後因為父王的猜疑,你手刃了亞藍隊長不是嗎……?」索爾卡宛如耳語卻尖銳如錐的聲音,狠狠地刺中了恩利斯的心。

亞藍。我的好友,我的兄弟,這世界上唯一可以信賴的人,而他也如此的信賴我。他甚至救了被刺殺瀕死的我。

回報他的卻是國王的命令,由我當了劊子手。

恩利斯腦海一片空白,大腦像是鋸子不斷的來回割磨。痛苦、懊悔、忿恨、惶恐……

「來我這兒。」索爾卡招了招手,在黑暗中,蒼白的手顯得那樣誘人,「你終歸是要來我懷抱。但我可以饒恕你,一再延長你的死期。只要你脫離那幫罪人……你、你的母親、你的王國,都可以完好無恙,想想看,幾個罪人的犧牲可以讓一切完美幸福,不是很划算嗎?來吧,來到我這裡,別再阻礙我……」

「恩利斯,不要聽他的……」極翠厲聲,卻被重華粗魯的一拉,她的怒目對上了重華莫測高深的神情。

「男人的命運由男人自己去決定,妳插什麼嘴?」

「你……」

狐鬼也開口了,撥去額上的髮,路老爹雖然沒有化為塵埃,但已經倒在地上。「誰也不能替誰活。極翠,讓他去吧。」

恩利斯終於站了起來,委地的銀色長髮宛如蒙塵的月光般淒涼。搖搖晃晃的,他穿過從死神身體裡不斷冒出來的鬼魅,像是濃霧般,充滿濕黏陰冷的氣息。

是冷汗。從體內冒出來,虛弱的冷汗般,伴隨著痛苦和愧疚。

他已經不再害怕,視若無睹的穿過默然的鬼魂。

「恩利斯。」一聲低低的輕喚響起。那麼熟悉,卻那麼的令人心痛。他猛然回頭,再重重幢幢的鬼魅中,看到陰沈的臉孔。

「……亞藍?」

依舊染著生前的血,亞藍的咽喉有著極大的傷口,漂蕩的站在他面前,在他耳邊低語,然後轉身走入鬼魅之中,淹沒了。

恩利斯頓了一下,繼續走到索爾卡的面前。

索爾卡交叉著手指,笑容在豔紅如血的唇上漾開,「王儲恩利斯,你的回答呢?」

「……你會放過我的母親?」恩利斯開口了。

「我發誓。」索爾卡的笑意更深,「我們可以訂下血契。」

「好吧。」恩利斯無奈的聳聳肩,「就聽你的吧。畢竟母親比較重要。」

索爾卡狂笑,舉起手,想讓所有的鬼魂大軍上前撕碎夜神重華和他的那幫雜碎時……恩利斯的劍已經貫穿了他的胸口。

「對不起,我是個卑鄙的人。」他俊美的臉上,露出一個純真又誠摯的笑容。「我剛說了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