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六章(四)

「你……」索爾卡的眼睛幾乎突出眼眶,旋即冷笑的抓住恩利斯的頭顱,「愚蠢!你以為我跟凡鬼相同,區區一個娘娘腔的精靈能拿我怎麼樣?!我先殺了你,然後殺掉整個艾景森王國的阿貓阿狗,再將你母親凌辱後捆綁在熔漿中,直到世界末日為止!」

「的確,」恩利斯微微笑著,「但若這樣呢?」

他順手一挑,刺穿了索爾卡的斗篷上的第一個骷髏鈕扣。死神的臉孔呆滯了一下,突然發出絕望而瘋狂的尖叫聲,這可怕的絕叫讓方圓五里內的所有植物都枯死,甚至讓流泉徹底乾涸。

當鈕扣碎裂之後,被拘束的亡靈清醒過來,尖叫著掙脫死神的掌握,像是流星般四散於黑暗中,宛如慘碧的煙火。

【Google★廣告贊助】

索爾卡尖叫著,徒勞無功的揮著枯瘦雙手,這些亡靈就是他的血液,逸脫的亡靈越多,他存在的機會就越稀薄。

第一次,掌管死亡的死神,感受到徹底毀滅的恐怖。他漸漸的萎縮、縐褶,僅僅剩下一張皮,在地上蠕蠕而動。

「精靈是你的剋星啊,索爾卡。」重華懶洋洋的掏了掏耳朵,「你的死神工作手冊沒有告訴你嗎?我記得你還是什麼高材生呢。」他踢了踢只剩一張皮的索爾卡,「你說說看吧,除了我們以外,還有誰去了九疑山?你若能讓我滿意,我也可以饒你一命。」

「救救我……」索爾卡的聲音乾澀,像是蛞蝓一樣蠕動,「我不要消失!我不要死!救救我……」

「生命本身並無意義,唯有死亡方可彰顯價值。」重華嘲笑著回答他。

索爾卡絕望的看了看他,「……人王帶領他的探險隊去祈求矮人工匠的幫助。」他低低的說。

「人王?誰?」重華一下子轉不過來。

「我父王嗎?」恩利斯低語,突然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他覺得窒息、無法呼吸,眼前只有無數雜亂的線條和強烈的閃光、陰影。他的心臟在一陣狂飆之後,又趨緩到接近停止。

他倒了下來,在栽倒在塵土之前,極翠衝過去抱住他,因為只剩一眼的視力,她失去平衡的坐倒在地,卻還緊緊抱著失去意識的恩利斯。

「索爾卡……」重華將注意力重回死神身上,卻發現只剩一張皮的死神剩下一堆灰燼,風一吹,就沒了痕跡。

是誰在他眼皮之下殺害了索爾卡?就只是一瞬間而已!

「狐鬼……」他轉眼。

「你覺得我會做這種事情嗎?」正在察看路老爹的狐鬼連頭都沒抬。

「你幹嘛處處針對我?」他揚起聲線,「我只是想問……喂!妳的眼睛是怎麼了?!」直到現在,重華才注意到極翠的眼睛受傷,「是怎麼了?一點子雜鬼就要了妳一個眼睛?」他憤怒的握住極翠的下巴。

極翠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傷和重華的叫囂,她驚恐的抬起頭,「……恩利斯沒有呼吸了。」

狐鬼衝了過來,用妖氣護住了絕了氣息的恩利斯。

***

這就是死亡嗎?漂浮在無盡黑暗中,這是恩利斯唯一的意識。

無數的亡靈從他身邊走過,往著相同的方向。他張大眼睛,卻不知道自己在找誰。他失去了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的……

非常重要的人。

「你看見他了嗎?你看見他嗎?」他焦急的望著每一縷飄過的魂魄,「你有沒有看見他?我有話要跟他說……」

不知道為了幾百遍、幾千遍,他隨著亡靈的隊伍,不斷的問,也不斷的往前走。直到一隻冰冷的手搭在他肩上。

「你在找誰?」那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響起。

「我不知道。」恩利斯苦惱而焦慮。

「你要跟他說什麼?」

「我也不知道。」他頓了頓,「我只知道很重要、很重要……」

「我知道。」那個人將恩利斯扳過來,「你要找的就是我,你要說什麼,我也很明白。」

恩利斯愕然的轉過身,看著滿身血漬的老友。

「亞藍!」

「我不要聽。」他浮起一抹冷冷的笑,「記住我跟你說的話。」

「我照你說的,殺了死神了。」恩利斯愣愣的回答。

「不夠,還不夠。」亞藍陰鬱的一笑,「你忘了我說什麼了?我說,『恩利斯,我不原諒你,我永遠永遠也不會原諒你。哪怕你以死抵罪,我也絕對不要原諒你。你給我活著,活到你的極限,永遠記住你殺了我。』」

他飄遠一點,臉孔籠罩在陰暗中,「你別想在死亡中安息,快給我滾出這裡!你沒這資格!」

一股大力將恩利斯推得遠遠的,他身不由己的飛出這個充滿亡靈的死亡夢境。

大大的喘了口氣,恩利斯嗆咳了起來。

「恩利斯?你還好吧?」右眼裹著紗布的極翠關懷的俯瞰他。

我還活著?望了望極翠透著血跡的紗布,和重華、狐鬼用冷漠掩飾的關心,他的心,好痛好痛。

積存在心裡許久許久的痛苦內疚,化成了淚,緩緩的流下他的臉頰。

我是罪人,無疑的。但願我再也不用背棄任何人。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