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七章(二)

戰士和法師起了小小的爭執,雖然聽不懂他們的語言,卻聽得出他們在激辯。

一朵鬼火飄了過來,讓他們的爭執停止了。法師不太高興的退下,戰士像是在聆聽什麼,點了點頭。

「諸位訪客,請隨我來。」滿臉于思,容顏依舊有著生前威嚴的戰士策動魂馬,領頭往前行。鬼魂大軍讓開一條路,卻半挾持的湧在他們旁邊監視著。

【Google★廣告贊助】

重華不悅的想出口諷刺幾句,卻被狐鬼警告的眼神阻住。他閉上嘴,事實上也對這個身為神族的夜行者女王感到好奇。

暫時忍忍吧。重華對著自己說。他明白自己衝動莽撞,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年輕的上神玩弄於鼓掌間,甚至相信了上神「打造新世界」的理想。

當初的他們,是多麼年輕,多麼相信首領的改革。甚至接受上神的建議,進行統一外貌和人格的實驗。

當初和上神一起打天下的同僚幾乎都戰死了。或許戰死的同僚比較幸運…最少不用看到當初充滿理想的同伴墮落,拒絕墮落的,不是獲罪,就是冤死。

這場戰爭到底有什麼意義?屈辱了另一半的舊神族,而新神族因為驕傲自大墮落,幾乎滅絕了人類所有的文明和人口,整個世界幾乎傾覆。

他拒絕承認自己內疚懊悔,對於這世界,對於人類。或許他根本就無法面對失去一切、殃之池魚的人類,他想知道,是怎樣的神族會在人魂間當個女王…用著怎樣的心態。

穿過了重重迷霧,他們走進深淵。

這是個廣大陰溼的沼澤。幾乎沒有橋樑。當然,鬼魂用不著橋樑這種東西,但是他們這行人還有實體,通過深淵的沼澤地,依賴的是鬼魂法師施展的冰霜術,在冰雪凝聚的橋樑上行走,甚至通過同樣冰霜凝聚的隧道進入深淵之下。

深得沒有生物可以生存的深淵之下,有著發著黝藍色的小巧宮殿。藍得接近黑色的玄冰用法術更緊實了密度,比金剛石還堅硬,切成一塊塊,充滿美感的堆疊出這個精緻的人魂殿堂。

狐鬼望著這棟有些眼熟的宮殿,默然了。這個小巧的宮殿和艾景森王國的大教堂神似,不知道是哪個客死樹海的牧師或主教照著故鄉的教堂打造出來的。

他們進入了深淵宮殿。

漂蕩的鬼魂凝視著他們,安靜的像是墓地。戰士將他們引到宮殿最深處,恭敬的行了禮,頓了頓,表情有幾分訝異。雖然猶豫,他還是做了個「請」的手勢,悄悄的離開。

「進來吧。」是非常悅耳的通用語,只是有些悶悶的,「妾身不方便迎賓,只好勞駕各位了。」

門無聲無息的開了。他們在鬼魂大軍的無聲凝視著,進了門。

狐鬼和鬼王本是舊識,並不覺得奇怪,但是在極翠和恩利斯眼中,卻是極大的驚駭。這個極其廣大的房間一分為二,當中隔著一面水晶牆。

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子安適的在水晶牆那頭,匍匐於地。長長的黑髮幾乎鋪滿了廣大的房間,上半身不著寸縷,但是下半身卻是蜿蜒的蛇身,虛軟無力的延伸著。

她在抽著水煙,在冉冉的綠煙中,微笑著看著他們。

「小狐狸,許久不見了…」她安然的表情突然凝固,漸漸的轉為無奈的溫柔,「重華,真高興你還活著。」

「…蓋雅?蓋雅?!」重華衝過去,捶著水晶牆,「蓋雅!妳活著?上神說妳被古神族暴民所殺…」

「哈哈哈哈哈~」蓋雅笑出眼淚,「小重華,我可愛的小獸,你被上神整得半死不活,連軀體都要成灰了,你還相信他的鬼話?」

「…妳是大地女神?」狐鬼震驚了,「我從來不知道!我們認識這麼久…」

「呵,」蓋雅緩緩的抽著水煙,「大地女神?正確的說,我是被挖去內臟、剝了皮,熬過無數殘酷的實驗,下半身癱瘓的怪物。女神?哈!」

「蓋雅,到底是…妳在抽什麼?」重華愕然的看著她的水煙,「妳…」

「這個?」蓋雅抬了抬水煙,「這是死人脂肪做的水煙。若不是靠這個,我怎麼在人間留下去?除了這裡,我還能躲去哪裡?」

她艷笑著,眼睛卻有著孤獨和愴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