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七章(三)

「…為什麼上神要這麼做?他為什麼要特別凌辱妳?」重華暴怒了,「妳是大母神的頭生子,世界上具體的代言人哪!他憑什麼凌辱母神的長女?他不過是個…」

「不過是個修羅族的酋長,你想說這個嗎?」蓋雅淡淡的笑,「但他被我們共推為上神,你別忘了。我們當初都相信他的…在大母神沈眠的時候,我們聚在他的旗幟之下,為了一個『和平』的理想努力不懈。」

「我們都被他騙了!」重華怒吼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有嗎?」蓋雅噴出一口白煙,像是無奈的嘆息,「在他統一天界之前,天界亂成什麼樣子?重華,不要說你不記得。」

「當時神族形態各異,各種族分明。為了一些細故摩擦,最後征戰連天,仇恨越積越深。當時和精靈同處人世的人類都發展起高等文明了,我們神族在做什麼?除了互相殘殺和彼此仇恨,又做了什麼好事?我記得大母神教誨我們應該各族和平相處,神族似乎是世界的管理者。但是管理者在天界拼命打仗,動搖整個慕世界的安危,為什麼是人類的巫覡和精靈的祭司架起結界,極力彌補管理者造成的裂痕呢…」

重華沈默了,跟著蓋雅一起陷入遙遠的記憶。

在那個天界烽火連天的時代,許多愛好和平的神族會想辦法到人間流連。當時的人類法術的天分不如神族或精靈,但是他們生性淡泊,愛好藝術與音樂。他們發展出接近完美的建築風格和完備的社會體制,在眾生遙遠記憶中的「黃金時代」,眷戀人間的神族常稱人間的王國為「夢想鄉」。

有著修長的手臂和細緻的皮膚,眼睛流露出智慧安穩的光芒。高度精神文明使得古人類擁有優美的文字述作和虔誠的母神信仰,捨棄破壞性與陰暗面的術法,轉過頭來擁有非常精深的療癒才能。他們幾乎沒有征戰,精神醫學反而極度發達。

這份才能在大戰摧毀了所有文明和記憶,大大縮短人類才智和壽命後,還頑強的留在人類的潛意識中,每代都會出現幾個非常高超的牧師或主教,而將一切才華都歸諸於信仰的「神」。

「讓我再選一次,我還是會支持上神的決定。」蓋雅咳了幾聲,「天界不能再這樣互相殘殺,我們總是需要統一在相同的旗幟下。但是我會試著讓他了解,不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他會了解嗎?」重華冷冷的說,「他根本就發瘋了,只是狂著他的實驗…」

「他的實驗也成功了不是嗎?」蓋雅又點著了煙,「神族統一了外貌和精神,所有的種族都可以通婚,鳳族和龍族成了族別的封號,而不再是外貌各異的神族。」她譏誚的笑了一下,「其實我也滿懷疑的,說不定上神非常迷戀忌妒人類,所以才這麼幹?算了,別提這些了…」她瞥了極翠一眼,「在人類面前揭著過去的罪惡,我心裡還真的有點不好受。」

極翠整個獃住。「…這是真的嗎?但從來沒有人…」

「誰會告訴倖存的人類這些?」蓋雅笑了,「神族?若承認了這些,還好意思在人類面前擺架子嗎?」

她說不出話來,這和她所有的認知衝突。她雖然是被遺棄的王女,但是曾為巫女的母親,從小就教導她需要敬畏神。

若神族的真相是這樣猥瑣…那她到底該向誰祈禱?

「…大母神也參與其中嗎?」她虛弱的問。

「母親嗎?」蓋雅平靜的問,「母親生下我和四季日月不久,就因為精力耗盡陷入漫長的沈眠。她直到天界戰爭的尾聲才驚醒…」

「那大母神呢?」極翠突然發怒起來,「為什麼變成這種樣子,她還…」

「母親?我也想知道母親去了哪。」蓋雅短促的笑笑,「我會變成這樣,或許是因為我追問了,惹怒了上神吧…」

母神召喚上神後,沒人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但是母神就這樣失蹤了。她放下戰事,回返天庭質問上神。上神也只是淡淡的敷衍著她,要她稍安勿躁,只說他和母神起了一點衝突,母神想要冷靜幾天而已。

「…但我完全沒有辦法感受到她的訊息。」蓋雅又怒又怕,「這是從來沒有的事情!」

上神不回答,只是靜靜的坐在王座上,臉孔幾乎都埋沒在黑暗中。

「蓋雅。」他的聲音溫和而安撫人心,「妳化人的部份一直是失敗的。」

蓋雅愣了一下。身為大地女神,她的下半身為龍軀(或蛇軀)。新神族化人後,有些會殘存一些獸化的痕跡,像是重華額頭的三對眼睛和利爪。但是整體來說,還是趨近人形一些。所以蓋雅一直不覺得她化人上面有什麼問題。

「…殘存一些獸跡而已。」蓋雅回答,「我是母神的頭生女,我和大地精靈的淵源極深,要脫離這點獸跡是不可能的。」

「嗯…其實化人最重要的是要去除獸性,舊神族綁在獸形裡的心太狂野,這樣對神族的和平是很大的危害。」上神像是在自言自語,「外貌和心靈都要越統一越好,越像人類越好…」

蓋雅滿眼疑惑的看著恍惚的上神,「母神去了哪裡?上神?」

「不就在妳身後嗎?」上神微笑。

她回頭,後頸一陣劇痛。頭昏眼花的將頸後的毒蛇扯成兩半,眼前的上神已經看不清楚了。

等她清醒過來時,她被捆在巨大的荊棘之上,眼睛戴著巨大的眼罩,嘴裡縛著鎮靈珠,雙手高高的吊起,背部一陣陣強烈的痛。

看不到,無法開口念咒。她知道背部的皮被剝了下來,而背部天生的刺青是她神力的來源。

「蓋雅,我一直很喜歡妳。」上神的聲音有些嗚咽,「但是為了天界的和平,非犧牲妳不可。」

你在說什麼?我不是一直服膺在你的旗幟之下?

「大母神背棄我們了。她認為我們都是錯的。我們怎麼辦呢?若是大母神背棄我們,我們會被舊神族打敗,戰爭永遠無法停止,這個世界會因此頹圮崩塌,歸於虛無了…」

冷冷的刀鋒抵住蓋雅的鎖骨,「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妳說對嗎,蓋雅?誰也不能傷害大母神,但是我們需要她的血肉結束這場漫長的戰爭。」

很痛,很痛。蓋雅痛苦的往後一仰,卻只能將哀叫悶死在嗓眼裡。那把無情的刀生生的將她的鎖骨一直往下剖到小腹,血淋淋的將她的內臟掏空。

她的血幾乎都流乾了。由於母神濃郁的血緣,她沒有死,但是失去心臟的她,也不算還活著。更殘酷的是,在這樣撕裂的極度痛楚中,她的意識一直是清醒的,可以敏銳的感受到每一絲的苦楚。

不知道上神拿她的內臟做了什麼,但是戰爭的確因此結束了。上神沒有殺她,卻將失去所有神力和內臟的蓋雅丟棄在樹海深淵。

「坦白講,我不知道他為什麼不乾脆宰了我。」蓋雅懶洋洋的笑著,「我想,好吧,只是推測。就像他不能對母神動手一樣,我的存在對這個世界有種象徵性的意義。反正我已經失去所有神力了不是嗎?那麼讓我自生自滅,對他的大業也沒什麼損失吧,我猜。」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