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七章(四)

「還有什麼,你們想要問我這個半死人的嗎?」蓋雅恢復了平靜,懶洋洋的問著。

一片寂靜。重華沈浸在過往的血色記憶,極翠茫然的面對根深蒂固信仰的崩塌,恩利斯望著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麼。

在窒息的死寂中,狐鬼開口了,「…女王,其美拉村和附近的部落都滅亡了。」

「我聽說了。」蓋雅抽著煙,「那些亡靈被神族的死神控制,完全沒有理智,屢次和死神一起來侵犯我們的安寧。」

【Google★廣告贊助】

「索爾卡嗎?」重華醒了過來,恢復野蠻殘忍的驕傲,「本來要饒他一條狗命的。」

「你們能來到這兒,應該是擊敗了索爾卡吧。」蓋雅嬌媚的目光移向恩利斯,「我倒是不意外的。」

恩利斯避開她美麗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地上。

「女王,樹海不歸神族管轄。」狐鬼問著。

「是。這裡是古老自然精靈的領域。自然精靈比母神還古老,現在稱呼的『精靈族』只是自然精靈送給母神的一點精魄孕育而成的。」蓋雅譏誚的的彎了彎嘴角,「但是神族早就自以為是神明了,還怕觸犯遠古的禁忌?」

「他們想做什麼?」狐鬼有股強烈不祥的感覺。

蓋雅默然了一會兒,只是靜靜的抽著煙。「…神族的死神,其實只能誘拐一些人魂來驅使。但是不滅的人魂…似乎可以轉化成神族。」

「妳說什麼?!」重華揚高聲音。

「何必這麼大聲?」蓋雅淡淡的,「這很稀奇麼?你知道上神養了一群死靈法師,還在大戰時擁有璀璨的戰功…不滅的人魂從某個角度來說,能力遠高於所有種族,只是被脆弱的軀體限制住了。詳情我不很清楚,只能從捉來的神族戰俘口裡問出一些罷了。總之,大戰後,神族生育率低下到趨近於零,大約不用等妖魔族復仇就會自行衰弱毀滅了。所以…」

她嬌媚的目光轉到極翠身上,「所以他們想要一個堅固的地方,可以拘束所有誘拐來的人魂,不讓他們自然轉生。」

狐鬼愣了一下,開始覺得有些發寒。人類是很特別的種族。他們生命短暫,軀體脆弱。但是這樣脆弱宛如琉璃的種族,擁有珍貴的、不會毀滅的魂火。

慕世界的一切都息息相關。神族管理著世界的一切軌跡,精靈獻上奏章祈求自然精靈的喜悅和監護這個世界,人類用有限壽命和無限轉生來維持世界的運轉。

神族準備將這種秩序破壞殆盡?

「人魂在其他地方都可以自由的轉生,不受任何限制。」蓋雅彎起嬌媚的嘴角,「除了樹海。」

「妳是說…」極翠也想通了當中的關節,臉孔變得雪白,「其美拉的居民…成了實驗品?」

「嗯,我猜。當然啦,也得感謝源源不絕的戰俘提供不少珍貴的情報。他們做了規模很宏大的實驗啊…當然也有對照組和實驗組,證明現在稱為妖魔的古代神族沒有不滅的魂火,而混血兒卻有。他們管這叫什麼來著?對,『地獄』。他們想把樹海肅淨,成立一個人魂集散中心。」

蓋雅的眼神有些失焦,「…我累了。或許你們先去休息吧,我精神短了很多。」

沈重的大門敞開,鬼魂侍女飄過來,安靜沈默的引領他們離去。

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蓋雅癱了下來,趴在迎枕上,久久不能動彈。她的身體已經衰弱到沒辦法站,甚至連坐著都很辛苦。

鬼魂戰士走了進來。他是百年前亞里斯的首席騎士,還保持著當年的武勇。「女王,妳太勞神了。」

濃重的長髮中露出一雙憂鬱的美麗眼睛,「克勞德,幫我點煙。」

她已經無力抬起雙手了。

克勞德穿過水晶牆,將癱軟的蓋雅抱在懷裡,替她點起死人脂肪熬出來的水煙。然後將煙湊在她嘴邊,讓她吸食這唯一可以維生的食糧。

「…克勞德,說不定是我的錯?」煙霧瀰漫中,蓋雅的臉孔非常憔悴,「我創了深淵,不但將你們拘在這裡,還給了天界邪惡的靈感…」

「女王,妳想太多了。」克勞德靜靜的說,「想走的話,我們可以離開樹海。但我不想走,那個天天跟我吵架的死法師也不想走。」

「瑟思嗎?」蓋雅虛弱的笑了笑,將臉偏到一邊,「…但我還是沒辦法脫罪。若是天界真的把樹海變成了地獄,我、我…」她沒有止盡的壽命將成為咀咒,每天都要受到強烈自責的痛苦。

她該怎麼面對母親呢?

理著她的長髮,克勞德溫柔的安慰她,「我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能在妳身邊,是我們最大的安慰。」

是呀,最大的安慰。

他曾是亞里斯的首席騎士,戰功彪炳,相貌英俊的他,是仕女們心儀的對象。只是一紙誣告,就可以將他流放到樹海,所有的榮譽和尊嚴都被剝奪。

最後還在國王的授意下,被部屬所殺。死後他茫然的守在自己的屍身旁邊,看著自己熟悉的軀體漸漸冰冷、腐壞,被蛆蟲啃噬。

但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聽到蜿蜒爬行的聲音,和嬌弱的咳嗽聲。

「哦?一個沒有轉生的人魂?」草叢裡爬出一個極其妖美的女子,但是她下半身是蛇。她吃力的爬過來,仔細的端詳了克勞德。

「你叫什麼名字?」她的眼睛很美麗,有著金黃色的瞳孔。

妖怪?他應該感到害怕才對。但是他已經死了,還需要懼怕什麼?

「不重要。我都死了,名字還有什麼重要的?」他淡淡的回答。

「很重要。」那蛇身女郎安詳的回答,「因為我要幫你刻墓碑。」

「…克勞德。我叫克勞德。」

他跟著蛇身女郎回去,知道她叫做蓋雅。她將屍體帶回去,放在火炕上熬出屍體的油,將木乃伊似的屍體火化,挖了個坑掩埋,還花了一夜的時間刻了一個精美的墓碑。

然後舉行了一個簡單而慎重的葬禮。雖然只有她和克勞德,但蓋雅卻很嚴肅的念了禱詞,並且在他墳前灑淚。

…或許他一直在等,一直在等人來收葬他,或許他在等待自己的葬禮,這樣才能夠真正的和生命告別。

成為鬼魂的他,第一次無淚的痛哭。

後來?後來他留在蓋雅身邊,學習怎樣成為一個鬼魂。雖然緩慢,但是他重新學會拿劍、說通用語,和生前的能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然,他失去了所有的感官,再也無法品嚐食物的美味、春天的花香。

但是能留在蓋雅身邊,或許一切都是值得的。

並不只是他這麼想,大約讓蓋雅收葬過的人魂都這麼想吧?雖然她越來越衰弱,但是保護她…他們願意。

他們願意在這陰冷的深淵,保護這個脆弱的女王,哪怕後來知道她是神族,哪怕死後的他們知道了許多殘酷的真相。

不過蓋雅是不一樣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