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七章(五)

夜行者幫他們準備的住處雖然寒冷,但也不能說是不舒適。他們甚至貼心的準備了夜行者不需要的被褥和火盆,或許是之前為了女王準備的。

但是他們四個人進了這個廣大的房間,卻陷入沈重而各自的沈思。

重華盯著極翠看,她卻躲避著重華的眼光。

「怎麼?妳不願意看一個污穢下流的神族麼?」重華大怒的將她的下巴握住,「還是妳只想著夜神重華那個娘娘腔的傢伙?妳最好搞清楚,我化人之後就陷入沈眠,真正成為幫兇的是那個娘娘腔!老子很高興來嗎?我呸!我根本不想來!若不是那個娘娘腔硬把我吵醒…」

【Google★廣告贊助】

「你好了沒有?」狐鬼格開他的手,「誰也沒說話,你幹嘛欺負極翠?遷怒?真的很難看。」

「關你什麼事情?」重華轉過來對狐鬼咆哮。

「貴客,請不要在深淵喧譁。」侍女們靜靜的說。

「…總之,你們通通討厭我就對了!」重華憤怒的跳了起來,「沒錯,我就是惹人厭的神族!我很甘心留在這兒嗎?既然那個娘娘腔給我自由了,我何必守他什麼屁諾言?!我走!」

颼的一聲,重華就縱狂風而去了。

狐鬼一整個氣悶,原本不想管他。但是看到極翠強忍的淚,又想到使君神祕的預言…或許重華是不可或缺的?

「…我去找他回來。」狐鬼追了出去。

只剩下恩利斯和極翠對坐著。

「沒想到真相很傷人?這世界看起來完全顛倒傾覆?」恩利斯對她笑笑,「我懂那種感覺。」

「…我不想懂。」極翠虛弱的說著。「我並不是討厭重華,而是我…」其實,她好想像以前一樣,縮在重華的懷抱裡撒嬌。

但他不是…人格上是另一個人。加上從幼根深蒂固的宗教信仰徹底毀滅,她長久以來的混亂更雪上加霜。

恩利斯溫柔的看著她,「我一直想問,重華就是妳養在禁地、給妳翡翠眼的妖魔嗎?」

「重華不是我養的妖魔!」極翠發怒起來,「他是我的、我的…」一口氣上湧,她發現自己找不到適當的辭彙,「他是我的一切、我最愛的人!什麼養不養,沒禮貌!」

「那麼妳幹嘛為了千萬年前發生的事情失魂落魄?」恩利斯聳聳肩,「如果我失言了,很抱歉。雖然同行,我們畢竟還很陌生。還是妳願意告訴我,讓我們彼此更了解一點?」

極翠安靜了一會兒,開始述說她和重華認識的經過,以及相處的點點滴滴。一開始,她說得很紊亂,漸漸的,越來越有條理,對於自己的混亂也越來越清楚。

重華,就是重華。夜神重華也好,獸神重華也好,不都是他的一部份?

說到最後,她開始垂淚,像個少女一樣哭泣。

恩利斯默默的聽,只是遞水和手帕給她,在她哭累睡著的時候,幫她蓋上被子。

或許每個女人心裡都有個少女。恩利斯想著。憂鬱的母后和高傲的極翠都沒什麼兩樣。或許她們最大的撫慰就是靜靜的聽,並且在她們哭泣時遞手帕給她,並且陪伴著。

抱著膝,他望著天窗,從深邃的深淵之下,月亮像是蒼白的大理花,遙遠的蕩漾著。

大地女神蓋雅。縱使失去神力,也並沒有失去她的智慧。或許她能夠給他正確的答案。

他微笑著,問著一旁靜默的侍女,「麻煩幫我問看看,女王可否單獨召見我?我想請教女王一個問題。」

侍女安靜的回答,「女王有令,請您準備好就可前往。請問您準備好了嗎?」

恩利斯微微一凜。我,準備好了嗎?沈思了一會兒。

「是。我想,我也該準備好了。」他回答。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