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七章(六)

女王倚在柔厚的軟墊中,靜靜的吐著煙。她的長髮披散在臉上,只有一雙眼睛露出炯炯的光。

但是這位失去神力的大地女神,環繞著死亡的黑暗氣息。

「你準備好了?」她的眼睛閃了閃。

「也該準備好了。」恩利斯往前一步,「女王,您是最睿智的大地女神,在大地上的任何生物都會在您眼下剝落所有的偽裝。請妳告訴我,我真的是精靈嗎?」

【Google★廣告贊助】

「你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黑髮下的嬌嫩嘴角微微翹起,「是,你是精靈族的孩子,而且血統高貴。維吾爾陛下曾經來到這深淵向我詢問你的去向。你是血脈凋零的精靈王族最後一個子嗣。」

精靈王族?!恩利斯的心猛然一凜。沒想到…他不是混血的半精靈,也不是尋常的精靈平民,居然是那個只存在於傳說中的精靈王子嗣。

「他在尋找我?」

「是。」蓋雅心平氣和的回答,「但是你身上的咒實在掩飾得太好,即使如他這邊神通廣大,還是找不到你。」

「您打算告訴他嗎?女神?」

「不,為什麼要告訴他?我沒有這個義務。」蓋雅的眼睛透露出微微的疲倦,「我已經不是什麼女神了,這世界的運轉我無能為力。」

恩利斯望著水晶牆那頭的蓋雅,心裡悄悄的盤算著。「…讓我維持人形的咒…很強嗎?有辦法去除?」

蓋雅笑了。「可愛的精靈王子,你現在像是身在滿是裂縫的小雞,隨時都可能破殼而出。但是時刻還沒來臨之前,你若要用暴力打開蛋殼,可是不行的…我想你已經嚐到苦頭了。」

她一直都在看。恩利斯戒備的看著她。長年生活在被殺的陰影下,他對任何人都抱著戒心。這個高深莫測的前任女神也不例外。

「我在這煙中生活,清醒的時間很短,大部分的時候都在做夢。」她抽了口煙,「我在夢境中還保留大部分的預知能力。但是事情沒有發生,那些片段我也不明白是什麼。恩利斯…你的隊伍到來是必然的,我該給你的東西也是必然的。」

她示意鬼魂侍女捧出盤子,盤子上面有只水晶瓶子。非常小,只有小指高而已,透著黯淡的光芒,在柔光中搖曳著濃重的銀色液體。

「別吃下去,這是致命的毒。」蓋雅抿了抿嘴,「但若是你覺得想回去精靈族,就捏碎這個瓶子。」她拔下一根長髮,那根長髮像是有生命般鑽出了水晶牆,在小瓶子上纏繞交織,瞬間就成了一條項鍊,瓶子成了閃爍的墜子。

「我不需要。」恩利斯考慮了一會兒,「我無意回到精靈族…尤其又是個王族。所有的王族都是腐敗的,我不相信精靈可以例外。」

「很睿智。」蓋雅讚賞著他,「正因為王族註定腐敗,所以萬年戰爭這麼長久的時間,身為監護者的精靈族沒有出來干涉。他們自己打自己就損失了近半人口,王族幾乎死了個精光。」

「…不會吧?」恩利斯驚愕了。

「難道你以為精靈都是冰清玉潔,與世無爭?」蓋雅發笑了,「只要是生物,就會有爭鬥欲,眾生都無法脫離這種悲慘的輪迴。」她輕輕的嘆息,「雖然精靈族的戰爭,是神族下的一個因子…不過很成功,不是嗎?」

「…蓋雅,我從妳這兒聽到太多醜惡了。」

「你可以不要相信。」蓋雅淡漠的回答,「我不會說我是乾淨的,曾經我也只是為了理想,為了信賴一個人而盲目。你會需要這個瓶子的,恩利斯。就像你需要我的軍隊,也會需要你父王的力量。當你越渴望保護什麼,就越需要力量。倘若你真能抵達九疑山,那不過是一切的開始,而不是一切的結束。」

漠然了一會兒,恩利斯拿起那條閃著微光的項鍊。「…我欠妳一份情,蓋雅。」

「你不欠我什麼。」蓋雅的聲音漸漸虛弱,「這是我自己高興這麼做的。要不要收下,都是你的選擇。請你明白一點,一切都在於你的選擇。」

她揮了揮手,將臉埋在軟墊上。

恩利斯行了禮,離開了女王的寢宮。他覺得,在大地女神啜泣時還賴著不走,是非常沒有禮貌的行為。

默默的將項鍊掛起來,水晶瓶子有著微暖的溫度。

我該往哪裡走?默默的坐在寢宮外面,想了許多許多。父王的瘋狂,母后的淚,殘酷的宮廷生活,無窮的暗殺…死去的好友亞藍,和極翠剛毅的臉孔漸漸重疊…

突然發現,亞藍和極翠有些相像。呵,不是外貌,是那種擋在夥伴前面,寧願為自己重視的人挨刀子的氣魄。

女孩子的臉上有傷疤,將來可能嫁不出去了。當然,夜神重華不會在意這點。

但他在意。

緩緩的站了起來,回到他們的住處。重華和狐鬼都已經回來了,兩個人傷痕累累,緊繃著臉,氣氛很凝重。

他輕聲說,「極翠哭了很久,剛睡熟了。」

狐鬼皺緊眉,「她哭了?我跟隨她這幾年,沒看過她掉一滴淚。」心裡微微一動,她才喪母不久,又遇到另一個人格的重華。

重華不說話,只是閉眼向著牆壁睡去。

他示意狐鬼跟他出來,開口問,「狐鬼,你知道多少精靈族的法術?」他們這個隊伍唯一的嚮導,也擁有最多的法術常識和經驗。

或許他可以學著信賴狐鬼。

「不多。」狐鬼看了看他,有些了然,「精靈族嚴禁與他族通婚,違者處死。能夠留下來的法術,幾乎都是半精靈的子嗣保留下來的,當中自然有許多謬誤…」

「不要緊,可以教我嗎?」恩利斯問。

狐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發現這個浮躁的王子居然鎮靜下來了。或許這是好事…極翠是個人類,而且年紀極小(從他的眼光看起來);獸重華有著狂野的獸性,古代神族該有的嗜血狂暴一點兒都不缺,更何況還是不穩固的假身;若有個精靈能夠幫忙,他的壓力可以減輕不少。

「你想學什麼?雖然不多,也大概要花上百年學習…颶風?這可能對精靈來說比較容易入門…」

「不,」恩利斯搖頭,「療癒和結界可以嗎?」

「…療癒?!」狐鬼瞪大眼睛。太不可思議了,恩利斯明明是個戰士…療癒這種在他們眼中所謂的「小姑娘的法術」?

「極翠這兒的傷…」恩利斯比了比眼睛,「女孩子臉上不該留疤的。我希望…」他輕聲的說,「不要再發生這種事情了。」

…或許他有了個可靠的臂膀了。狐鬼點了點頭,「沒問題,我教你。只要是我會的,我都教你。」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