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七章(七)

離開深淵前,女王召見了他們一次。

她的精神似乎比較好,表情也溫潤許多。她一個個看過恩利斯、狐鬼、重華,目光在極翠的臉上逗留了一會兒,嘆了口氣。

「王女極翠…妳的願望是什麼?」她輕輕的問。

極翠突然被點名,嚇了一大跳。但她很快的鎮靜下來,仔細的看著蓋雅的表情。

這位前任的大地女神滿臉的悲憫。極翠心裡一凜,像是被觸動了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

我的願望?我為了什麼開始了這趟旅行?

我希望…我希望將重華的黃金桎梏拿下來,我希望他能夠跟我攜手在陽光底下,望著金黃色的稻田,隨風起伏。能夠看到遙遠天際的薄雲,能夠呼吸自由的空氣,而不是在陰暗不見天日的地穴中,過著幽靈似的生活。

「…我只是希望,可以讓重華擁有自由。」她喃喃的回答。

「這世界的興衰呢?」女王呼出一口煙,讓她的臉孔在朦朧中莫測高深,「真正的自由只能建立在絕對的力量和權勢中。」

「如果力量不是拿來保護自己心愛的人,那力量的意義在哪裡?」她反問。

蓋雅笑了。

「你們…決定要跟隨這個胸無大志的小女孩?」她彎起嬌俏的嘴角。

「我和她訂了血契。」狐鬼淡淡的回答,「總是有一個人,你會想要跟隨她。」

「她臉上的傷,我總要負責的不是?」恩利斯回答,「既然目標相同,在那之前,我跟隨她。」

蓋雅盯著不作聲的重華,被她看到不耐煩,重華獰笑,「這裡面的娘娘腔答應我,」他指著自己胸膛,「若我能護送她到九疑山,就給我自由。既然如此,我就勉為其難吧。」他的眼中出現冷冷的殺氣,「而且,蓋雅,妳也知道的。我從來不會放過任何復仇的機會。」

好一會兒,女王只是靜靜的抽著煙,什麼話也沒說。

「一個不適合當英雄的小女孩。」她自言自語,「之前我賭在一個英雄身上,結果英雄只記得他的權勢,如他所願的建立起龐大帝國,卻也身受殘酷的咀咒。這一次…會怎麼樣呢?」

她閉上眼睛,默思片刻。

「拿去我的軍隊吧,王女極翠。」蓋雅終於下定決心,脫下手上的戒指,由鬼魂仕女遞給極翠,「當妳面對最後的命運時,這戒指可以讓妳召喚我的軍隊。記住,我只給妳一次的機會。」

蓋雅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整個人癱軟下來,「然後你們可以在我的寶庫裡選擇任何兵器和裝備,只要是你們喜歡的,通通可以帶走。」她揮了揮手,嬌弱的咳了幾聲。

「蓋雅。」重華忍不住開口,「我會幫妳把內臟都找回來。」

女王苦笑著,「我會當作是願望,而不是誓言。走吧…快走吧。別在這兒…你們的路還很長。克勞德…帶他們走。」

克勞德沈默的行禮,將這群異族帶走。

蓋雅在她華美的囚室痙攣了一會兒,痛苦得幾乎無法壓抑。她空空的內腔填著死人的內臟,但是往往運轉得很差。她活著,卻時時刻刻在痛苦中。

「女王,我在這裡。」鬼魂法師瑟思將香爐點燃,握住她的手。鬼魂的抓握冰冷帶著死氣,但因為他曾經是人類,這種死氣反而沁涼了灼熱的痛楚。

「…瑟思,他們這支隊伍很脆弱。」

妳的身體…更脆弱。但是瑟思沒有反駁她,溫順的回答,「我明白,我會盡量保護他們。」

「讓你去保護仇敵的女兒…對不起。」蓋雅嬌弱的抬起臉。

仇敵?瑟思模模糊糊的想起來,呀,他死亡不過二十年,死因是因為亞里斯國王的暗殺。也是,一個強大又不願為己所用的法師,不殺了留著當禍患嗎?

「我會死是因為技不如人。但是死亡並沒有阻止我技藝的精進。」他撫慰的輕撫蓋雅的長髮,「就像死亡也不能讓我的戀慕停止。」

「我…」

「女王,請妳不要說什麼。我早就克服了男女間愚蠢的情慾。」他崇慕看著蓋雅,「我還滿贊成那隻狐妖說的話。『總是有一個人,你會想要跟隨她。』女王,我已經死亡了。所有物質的功名利祿都與我無關,只有妳的一顰一笑對我有意義。」

他親吻女王的裙裾,「我會試著讓他們渡過死亡峽谷,但不會寵壞他們。妳的希望就是我的希望。」

他飄然而去,刮起一陣陰冷的風。

蓋雅靜靜的伏在迎枕上,從天窗看出去,蕩漾的月光蒼白的搖曳著,像是即將凋萎的大理花。

「…上神。」她褪成櫻花白的唇吐出這個名字,緘默,開始籠罩在這個淒冷的寢宮。

蓋雅啜泣,卻不知道為了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