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一部 (完)

「這裡是深淵寶庫,」克勞德打開厚重的鐵門,「萬年戰爭後,神族和人王不曾放棄過征服樹海,只是樹海也用死亡征服他們…幾乎都是他們留下的遺物,已經修理打磨過了。女王有令,你們就盡量帶走你們需要的武器和鎧甲吧。」

每個人分頭去找尋自己適合的武器,極翠只見滿室琳瑯,再加上女王對她凝視的不安,她只是撫著戒指發呆,一時沒有頭緒。

這是個極大的寶庫,廣大得像是博物館一樣。或許太多反而不知道怎麼挑,她轉眼看到牆角一把黑漆漆的劍,沒有鞘,造型極為簡單,只有劍柄鑲了一個黯淡無光的寶石。

這把劍沒有掛在牆上或陳列架上,反而像是棄置在一旁。

跟她還有幾分相像,一直沒有封號的王女。

【Google★廣告贊助】

俯身撿起它,剛觸手就有股隱隱的光流動,像是珍珠似的靄靄。回眼看到克勞德一凜,她驚覺這把劍可能不簡單,「這把劍不行?對不起…」

「…它選擇了妳。」克勞德靜默了一會兒,「這是我生前的劍。」

極翠看著這把有她整條手臂長的劍,一下子不該說什麼。

「這把劍無鞘,但妳平息殺氣,劍身會被結界覆蓋。」克勞德安靜了一會兒,「這把劍叫做『災禍預兆』。這是把好劍,相信我。」

極翠跟他道了謝,她的劍在其美拉村碎裂了,的確需要一把好劍。

「不想要其他的什麼嗎?」克勞德看她只取了劍。

「…我的夥伴就是我最好的裝備。」極翠短促的笑笑。她有先天的弱勢,身為人類女性,她年紀又還小,笨重的鎧甲穿在身上反而是阻礙。保持著輕靈的裝備和敏捷的身手,才是她在屢次惡鬥中存活下來的主因。

「再取一件吧。隨便什麼都好,不然女王會說我們不知待客了。」

極翠為難了一會兒,她瞧見一個雕刻古樸的小印章,順手撿了起來,「這個可以拿嗎?」

克勞德凝視了她一會兒,「…可以。當然。」然後將這隻裝備整齊的隊伍送出了深淵。

亞里斯的無名王女…妳選擇了怎麼樣的路?

妳選擇了一把妖劍,擁有「災禍預兆」的劍主都將死於非命,但被劍選擇的那一刻,無從抗拒也無從選擇。

但妳也選擇了封印著龍的鑰匙。

「願妳平安,無名王女。」克勞德喃喃的說著,「希望妳能收到我的祝福。」

克勞德引領他們從水路離開深淵,小巧的船隻是深淵居民給他們的禮物。

即使是清晨,樹海蓊鬱的森林幾乎遮蔽了天空,薄弱的陽光努力的穿透樹縫,照到小船的時候已經有薄暮的景色。

應該是充滿生命力的森林,卻比深淵更死寂。除了搖櫓的破水聲,只有嗚咽的風,吹拂過樹枝。

「…我們逆流而上?」極翠吃了一驚。

「這是深淵特有的法術。」狐鬼淡淡的回答,「我們走水路可以避開許多危險,如果順利的話,可以直抵溫瑟妮瀑布再下船。」

能夠到溫瑟妮瀑布,他們就已經抵達樹海的中心了。從好處說,他們節省了一半的旅程,從壞處來看,他們進入了一無所知、危機四伏的樹海核心,一個不留神就是死亡。

亡靈的法術加諸在這條小船上,使得小船用不急不徐的速度逆流而上。極翠望著岸邊,發現岸邊不時出沒一些「人」,當他們小船靠岸邊比較近的時候,那些「人」暴吼著攀在低垂於水的樹枝上,試圖抓住他們。

那應該是某一族的妖魔。但是這妖魔幾乎削去了半個腦袋,露出白白的腦漿混著血,全身上下都開始腐爛了,甚至有蛆在遍佈全身的傷口蠕動。

但他還活著。備受咀咒的活著。

含糊的吼叫,那腐爛的妖魔失去了重心,掉進河水中,發出慘叫,像是融蝕於鹽酸般,冒出白煙,然後消失了。

所有的人都差點站起來,連向來鎮靜的狐鬼都動容。死靈法師的產物?不死族?他將舵一偏,讓小船往江心飄去。仔細一看,兩岸幾乎都是含糊低吼的腐爛妖魔,密密麻麻的排列在岸邊。

這麼多?怎麼可能?妖魔轉化的不死族?他凜然起來。玩弄神聖的死亡是種大忌,但世界上喜歡觸犯禁忌的眾生在所多有,所以有所謂的死靈法師。他在人間浪遊許久,潛藏在人類間閱讀不少亡失的典籍,他也認識幾個死靈法師。

死靈法師通常壽促,因為他們必須用自己的壽命來換取驅使亡靈這種禁忌。但是,死靈法師們通常只能驅使人類的亡靈,最多也只是保留亡靈的軀身,轉化為「殭尸」,尚有智能的殭尸被稱為不死族。

役使妖魔是另外一派,稱為術士。但這和死靈法師的路數是截然不同的。術士只是和活著的妖魔訂下某些契約,在契約有效之前擁有使魔而已。這兩系是不可能並存的,因為人類太脆弱,壽命太有限,無法耐受這樣雙重的壽命折損。

「不死族。」狐鬼掌著舵,自言自語著。

「你有沒有智商?」重華不耐煩的回答,「不死族只有人類才能轉化,那根本是沒死透的妖魔…」

「這河的源頭是溫瑟妮瀑布。你總知道水女王溫瑟妮吧?她是一切亡靈的剋星,北精靈族就是繼承她的能力,才能驅除亡靈。不然你解釋一下,落水的妖魔為什麼融蝕了?」

重華語塞,望著還在冒泡泡的水面,心情突然沈重了起來。上神養了一批死靈法師,他知道。當初讓那些人類加入神族的陣營他就很不以為然了,但上神說他們有用。

這群人類接受了上神的安排,轉化為神族,幾乎就沒人再見過他們。他們關在天界的大法師之塔,日以繼夜的研究死亡。一群群的亡靈大軍成了他們的另一隻主力,他原本不懂為什麼要將天界的戰爭拉到人間去打…

莫非,是為了取得更多的亡靈?

這種恐怖的猜測讓他這樣勇猛的獸神發寒了。他沈默下來,搖著櫓。靜靜的穿越這個狹窄的水道。

大約一兩個時辰,小船進入了寬闊的江面,龐大的像是海洋一般。

狐鬼暗暗鬆了口氣,「下錨休息吧。這裡是銀鏡湖,若是不出意外,再一天一夜就可以抵達溫瑟妮瀑布。我們需要吃一點東西…」

但是恩利斯卻扶著船舷開始嘔吐。

「恩利斯?」極翠抓住他,省得他栽進湖水裡,「你暈船。」

他用力搖頭,卻沒辦法說話。他暈眩,嘔心,而且有強烈的恐怖感和虛弱。像是一種不祥的共鳴。他聽見無聲而響亮的絕望呻吟與悲泣,像是在翻湧他整個魂魄。

「…上岸。」他吃力的指著遙遠的岸邊,「快上岸!」

「什麼?」狐鬼愣了一下,突然感到森冷而龐大的壓力。他轉頭…

看到巨大的淡藍色形體,幾乎直抵天際。她發出尖銳的叫聲,幾乎要將他們的耳膜震破,碎裂心臟。

好一會兒,他才看清楚那個巨大的形體像是個精靈族的女子。或者說,精靈族的形體是仿效她,人類仿效了精靈族。

「…水女王溫瑟妮?」他幾乎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自然精靈根本不會出現在任何人的面前,他們是絕對的中立。

水女王又發出一聲悲鳴,整個湖水都沸騰,連他們的血液似乎都起了共鳴般的痛苦。恩利斯根本是在船上打滾起來,身為精靈族的他,這種衝擊特別深重。

全身水藍的水精靈,雙眼流出嫣紅的淚,痛苦不堪的引發了巨大的洪水,巨大的水流讓小船解體,將所有的人都沖進深深的湖底。

水精靈也會發瘋?重華湧起一種怪異的荒謬感。但他來不及多想,一把抓住被水壓沖昏過去的極翠,像是一枝飛馳的銀箭,背後追著瘋狂的浪濤。

站在巨大樹木的樹梢,滔滔的洪水像是世界末日一般,幾乎淹沒了一切。等水退了,重華望著四周,發現樹下擁有著一重重沖刷的痕跡,這樣的大水不會只有一次。許多佇立了好幾世紀的大樹,被沖刷到連樹根都暴露出來,開始凋萎腐爛了。

他抱著昏暈的極翠,心情有種複雜的驚悚。

其他的人到哪去了?他冒險將極翠縛在背上,低低的在湖面盤旋飛馳。只見小船的殘骸和四散的行李,卻不見恩利斯和狐鬼。

他不肯放棄,飛了許久許久,飛到他疲倦不堪,依舊找不到失蹤的旅伴。而縛在他背上的極翠開始囈語,同時發起高燒。

如果狐鬼在,他會知道該怎麼辦。如果恩利斯在,他會幫極翠退燒。

重臨人世這麼久,他第一次感到如此無助和恐慌。尋找到湖邊乾燥的洞穴,他將極翠抱在懷裡,試著讓她溫暖起來。

但她額如炭火,四肢如冰,生命的火焰漸漸的消失。正面衝擊到自然精靈的憤怒,這不是人類可以承受的。

除了抱緊她,他真的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夜,來了。

(第一部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