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六章(一)

傳說中的妖魔樹海,漸漸的為他們揭開神祕而詭異的面紗。

這個綿亙在數個國家邊境的廣大古老樹海,面積佔據了慕大陸的五分之一強,成為艾景森王國為主的聯邦和北精靈屬地與南方和西南方幾個王國的自然屏障。或是妖魔(古代戰敗神族),或是妖獸,抑或是亡魂鬼王的棲息所。

這個龐大的妖魔樹海並不像是外面謠傳的那樣,完全是黑暗和墮落的集散地。相反的,妖魔樹海並不在善與惡之間,而超然於善與惡之外。

真正在此主宰的,乃是自然匯聚的元素精靈。有別於外貌與人類接近的北精靈種族,元素精靈通常沒有固定的形態,也沒有固定的善惡,乃是由接觸者的心靈來反映出他們的模樣與善惡。

【Google★廣告贊助】

正因為主宰此地的元素精靈有著超然的寬容,所以容許任何種族在他們沈眠的領地出沒。不管是誕生或殺戮,都不會讓樹海的主宰動容。

自古以來,充滿誕生與殺戮的樹海,都是異種出沒的地方。即使如此,只要不侵犯樹海的領域,通常怪物和妖魔也不輕易侵襲人類的王國。彼此不相往來的結果,使得妖魔樹海蒙上一層神祕的迷霧。

但是踏入妖魔樹海的任何神、魔、精靈,乃至於人類,就是一種傲慢的侵犯了。被接納或者被殺害,都要看自己的本事。

這是個廣大的、在地表不受神族統治的領域,亦不服任何人王號令。如今稱為魔族的古代神族雖然大部分棲居於此,卻因為烙印了「戰敗者」的恥辱,分散而沈默的居住在廣大幽深卻處處危機的樹海中。

選擇穿越樹海,說不定太輕率了。狐鬼有種強烈不安的預感。

事實上,他在雲夢大澤定居之前,曾在妖魔樹海遊蕩過百年。大約不會有任何外來者比他更了解樹海。的確,外表看來,樹海充滿恐怖與危險。但曾經在此居留過的他明白,比起鉤心鬥角的腐敗人心,傲慢自大的神族……靠拳頭說話的樹海居民真的可愛多了。

帶著一個艾景森君王要的逃犯王子,要面臨無數宮廷養的狗法師(更糟糕的是,這些狗非常威,像是越威的法師越甘心成為宮廷的狗),正理教那些廢物教士(問題是,這些廢物教士只有心靈殘廢,手下的工夫一點都不含糊),別提更殘障的軍隊……他們就這幾個人要跟這些走狗一路殺到港口,真的有難度。

相較之下,樹海的居民被殺了,不會去發通緝令,也不會一家大小親朋好友一湧而上嚷著要報仇。

技不如人,死是應該的。這是樹海的通則。你可以說樹海居民像是一幫該死的盜賊,但是這些匪氣濃厚的傢伙很懂得願賭服輸,哪怕賭得是命。他們不會拿「法律」當盾牌,拿把破劍就上來想拿人,知道實力不行,就會乖乖退讓。

若能摸清楚樹海的生存規則,實在比人類虛偽的律法和道德容易多了。

但他還是不安,非常的不安。

沈默的行走了一整個白天,在夜幕低垂的時候,狐鬼開口了,「前面是其美拉村。算是妖魔樹海的門口吧……也是和樹海外唯一有交通貿易的地方。」困擾的看一看這群一無所知的同夥,他輕嘆了口氣,「獸重華,我希望你把那個爛嘴巴閉緊一點,樹海是有其規則的,你在其美拉村若觸犯了禁忌,我們可是得陪著你一起倒大楣,拜託你收斂些。」

「你當我是白癡?」獸重華老實不客氣的罵起來,「我會在其美拉村喊雜種?我會對著光頭罵禿驢麼?」

「你會。」狐鬼更不客氣的回應,「你最好知道,其美拉村的確都是混血兒。各地生活不下去的神魔精靈混血都到這兒來,而且樹海居民個個賣他們的帳,更不要提他們本身就是非常優秀的戰士或弓箭手。你不要讓我們連樹海的門檻都還沒跨過,就鬧得天天打架打個沒完。你不替自己想,也替極翠想一想。」

重華惱羞起來,「你這口吻是要打架?打就打,難道我怕你?」

「你到底有沒有頭腦?」狐鬼也怒了,「壓抑不住征戰的本性就說一聲,我樂意奉陪!」

正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時刻,極翠冷冷的聲音追上來,「你們要進村,還是要打架?若是要打架,我覺得我們原程返回會不會比較好?」

怒目相視了一會兒,重華啐了一口,轉過頭去,狐鬼身深呼吸了幾下。「對不起。」他恢復了冷靜,「請記住,盡量尊重這個村的禁忌。」

極翠看了看狐鬼,又看了看桀傲不馴的重華,臉上出現一瞬間的空白和惶恐,低下頭來。

「……我才要說對不起。」她煩躁的耙耙頭髮,說不出那種煩悶,「應該是我累了……我們進村吧。」

重華明明就在身邊,為什麼她這麼煩躁和想哭?這不是她的重華……卻是夜神重華的一部份,另一重人格。

她覺得很紊亂。同行一天,她真的很亂,非常亂。

他們一同走入四周盡是麥田和菜園的富庶村莊。從被迴回包圍的恐怖中,走入這樣世外桃源般的莊園,有種非常詭異的不協調感。但這村子卻是這樣祥和靜謐,靜謐的連樹葉飄動都沒有。

極翠垂著頭,所以沒有發現狐鬼的表情。直到狐鬼突然站定,她才抬起頭,看到向來鎮靜的狐鬼臉孔出現了極度的驚愕。

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一個笑咪咪的老人家抽著旱煙,慢條斯理的走過來。微微痀僂著背,臉上有著歲月的風霜。很尋常,非常尋常,就像是任何鄉下都可以看到的老先生。

「這可不是狐王嗎?」老人家噗噗的抽著旱煙,「好久不見啦,帶著這些小朋友來這窮鄉僻壤做啥?」

「……路老爹。」狐鬼鎮定下來,「真的好久不見。但我們應該見不到面才對。」

「是嗎?」路老爹依舊瞇瞇的笑,「這裡可是妖魔樹海啊,什麼都是有可能的。」

「老爹,你的墓碑是我安的。」狐鬼依舊泰然自若,氣卻悄悄的濃郁起來,「其美拉的村民,有著眾生的能力,卻沒有眾生的壽命。頂多比人類長壽一點,但也就是一點兒罷了。」

路老爹朗笑起來,敲了敲旱煙管,「狐王啊,你不愧是舊神族的王儲啊!我還以為你會因為情感激動忘記這回事兒。身為你的老師之一,老爹該不該高興一下呢?」

「如果你還記得什麼是高興的話。」他站出去,攔在極翠的前面,「應該是一堆枯骨的你,真的還記得高興的感覺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