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六章(二)

老爹依舊笑著,只是他的笑容有些虛無。

「生命本身並無意義,唯有死亡彰顯生命的價值。」老爹又敲了敲旱煙管,「直到死亡降臨,克服了對死亡的恐懼,你才會了解生命真正的存在。」

狐鬼淡淡一笑,狹長的狐眼燦出晶碧的光。「老爹,我記得你說過,廢話和旱煙一樣,總是嫌太多。死了你就改個性嗎?」

「因為不是他說想這些廢話的。」重華掏了掏耳朵,朝著遠處獰笑,「你說是嗎?死神索爾卡?」

冰冷而森然的笑聲在陰暗處低響。一團黑暗中,死神皙白的臉孔和豔紅的唇特別惹眼。他臉上蒙著極大的額當,低垂得幾乎遮住鼻子。只有纖細優美的下巴,和染血似的唇吸引人的目光。

【Google★廣告贊助】

枯瘦的手指輕輕點著下巴,「真不愧曾為天上第一戰將的夜神重華。那怕只剩下一點渣,也還是這麼敏銳。」

「那是因為會像神經病一樣不斷重複這些話的,也就只有你這個幫我牽馬的小小死神。」重華傲然的抬抬下巴,「還在刷馬嗎?索爾卡?我記得你最擅長用刷馬討好長官了。現在在幫誰刷馬?」

索爾卡的笑容凍結,陰森森的殺氣讓他漆黑如死亡的髮不斷飄揚。

死神橫著鐮刀,冰冷的聲音像是要凍結空氣。「生命本身毫無意義,唯有死亡方可彰顯價值。」

他的話語方落,路老爹眼睛精光四射,飛疾的攻向狐鬼,雙手的指甲都烏黑了,彎曲銳利的像是鳥爪一樣。狐鬼敏捷的避開他的利爪,恢復了真身,揮爪和老爹鬥成一團。

就在這個時候,極翠發現他們被包圍了。像是從平地裡冒出來,大群大群安靜的鬼魅,半透明著身體,彎著弓,拿著刀。很明顯的,他們是原本其美拉村的居民。幾乎沒有例外的,擁有著人類的外型,卻也有著神魔混血的痕跡。

他們都擁有著瘦長卻矯健的身材,和同樣漠然空洞的神情。

「生命本身毫無意義,唯有死亡方可彰顯價值!」虛無的聲音隆隆的響著,箭雨和刀鋒隨之而至。

重華發出一聲如雷的戰吼,第一時間將箭雨撥去,像是野獸般衝進鬼魅獵手的隊伍中,無情的毀滅那群弓箭手。極翠微微一笑,一手持劍,另一手從靴子裡拔出匕首,她將自己轉成暗夜裡的一抹銀光,鬼魅接觸到她的銀匕首就發出哀號,長劍無情的將之捲成灰燼。

他們都已經習慣這樣的爭鬥,妖鬼更是從出生的瞬間就為了自己的生存戰鬥至今。看著他們,恩利斯第一次發現他們之間的巨大差距。

這太超現實了,完全脫離常識的範圍了。被毀滅的鬼魅化為灰燼,昏暗之中,有著微弱的光源,不一會兒,又混著灰燼模糊出人形,不同的屍灰相混,重生的鬼魅拼湊著少女的臉龐和老人的下巴,整個人像是破布縫補的娃娃。

被這樣的鬼魅逼視,恩利斯的腦門出現輕輕叮的一聲,失神了。

我,真的還在這個世界嗎?我……我莫非還在無法清醒的惡夢中?放眼望去,只見無盡的鬼魅和鬼火,無窮無盡,無窮無盡……

「不要發呆!」極翠衝了過來,眼見恩利斯就快被劈成兩半,她奮勇頂住那把闊大的劍,但是她的劍在戰鬥中已經出現了裂痕,這把巨劍碎裂了她的武器,眼見就要劈開她的額頭了……

一張蒼白如紙的小臉突然湧在她面前,在巨劍劈下的時候破碎成無數碎片而消失。就這麼一秒鐘的緩衝,極翠搶到時間往後退了一步,在敵人砍倒她之前,用銀匕首再次毀滅了鬼魅殺手。

右眼一陣火辣的劇痛。她拋去碎劍,摀住眼,轉頭厲聲問,「恩利斯?恩利斯你還好吧?」

她瞎了一隻眼睛嗎?為了我,被砍瞎了一隻眼睛嗎?!

他呆呆的抬頭,看到極翠身後的鬼魅再次重生,無聲無息的舉起手裡的巨劍。一種憤怒,一種對自己的弱小膽怯湧現的氣憤,讓他整個人爆發了。

某種新的力量,像是炸彈一樣從他靈魂深處湧現,無法控制的狂暴起來。

「滾!離我們遠一點,滾!」他怒吼。

原本不斷重生的鬼魅們哀叫著,化為灰燼委地,再也不能重生。這個幽暗的夜晚,變得如此刺目,光亮的讓他幾乎無法忍受。原本聽不見的細微聲音,像是湊在他耳邊吵鬧不休。甚至是心跳、呼吸,更甚至是無數的情緒……洶湧的湧向他,幾乎要讓他窒息。

我要死了。被無數的聲音和影像殺死了。恩利斯跪倒在地,看著自己蜿蜒的銀色長髮。他全身都像是被痛打過一樣,宛如被斧頭劈過般的頭痛。

「精靈?」在無數嘈雜嘶喊中,他聽到一個低沈冰冷,卻異樣清晰的聲音,「可以克制亡靈的精靈?」

索爾卡似笑非笑的看著重華,「精靈、人類,神和魔。難道你們也想去九疑山嗎?」

「也?」重華冷冷的笑,「索爾卡,別躲了,躲在亡靈後面算什麼呢?你不如過來跟我敘敘,把這個『也』好好的說明一下如何?」

索爾卡不語,只是笑笑的看著跪倒在地上,剛剛化為精靈、並且痛苦不堪的恩利斯。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