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三)

「綠香!不是不是…美薇,妳不會相信的,綠香的第一本『遺稿』破十刷了哩!我的天哪…上市不到兩個禮拜,金石堂已經進了前十三名,我的天哪…」思聰衝進來興奮的大叫。

綠香只翻了翻白眼,一面沙沙沙沙的寫著字。

【Google★廣告贊助】

「幹嘛?上排行榜還不開心?我可沒去買書唷。」他很清楚同業間的伎倆,許多衝上排行榜的書都是靠銀子砸出來的。大約買個五百本就夠上金石堂了,「這完全是『實力』欸!綠香…呸,美薇,這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事情勒!現在金石堂一下單就是一千本,一千本溜!其他連鎖書店也在搶書,妳該看看總經銷的嘴臉,哇哈哈哈~」

他覺得痛快極了。前任老闆的臉像是吃了大便,剛剛還在總經銷那裡碰了頭,只看見那豬頭鐵青著臉,轉身就出去。總經銷的陳董連正眼也沒瞧他一眼,忙著招呼思聰。

多年的怨氣一起出清。

原以為綠香會跟他一起大笑,沒想到她連甩都不甩,就這樣沙沙的繼續寫她的東西。

「妳在寫啥?遺書?這麼專心?…辭職信!?」他大吃一驚,綠香把信往他眼前一丟,「你對了,我要辭職。你若要接手,我就交接給你。如果不要,我就交接給別人。」

她轉身對著可恨的 iMAC,「我會把所有的工作事項列下來,包括我接手過的通訊錄,」靠!MAC 的 outlook 居然沒有中文版!每次看到英文的工作列,她都想殺人,「怎麼?我的字醜?我承認。不過,辭職信還是用寫的比較有誠意。」

「喂喂喂,這是怎麼了嘛!」思聰急了,自從綠香來幫他打理出版社以後,他比請了三個人還好用。美編和排版都服她,文稿校對也都在水準以內,最重要的是,她寫的文案快又好,不管怎麼趕稿,都能夠在電話和雜務中寫出這些吸引人的字句。

「又怎麼了?幹嘛生氣了呢?我可是盡心盡力的教妳唷!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機會的!」思聰鄭重的說。

「我放棄好了。」綠香沒好氣的,「為了兩萬多塊,我這樣拼死拼活。你知道嗎?這個月沒有一天我睡滿三個鐘頭。三個鐘頭!我又不是蕭薔!你到底做了什麼?什麼也不做!」

「我們不是夥伴嗎?」思聰對著她叫,「我們是命運共同體欸!」

「那我專心寫好了。」綠香開始動手修下個月的稿,「我錯了,來上班真是個蠢主意。反正你又不重視我的意見。」

「怎麼會?我重視妳所有的意見!」思聰急了,「我連封面和排版都讓妳拿主意,妳還有什麼不滿的?」

「你改書名通知過我嗎?」一想到電話那頭眼淚汪汪的綠意她就火大,「為什麼改好書名才通知我?吭?」居然書印好進了公司她才知道,「連 isbn 都改了,為什麼我不知道?封面設計得好好的,你跟封面設計說什麼?」

這蠢人居然跟封面設計說,感覺不對。

「美薇姐,」困惑的外製美編說,「對不起,什麼叫做感覺不對?什麼感覺?」

她握著話筒的手心直冒汗,我也很想知道。

「你說啊!什麼感覺?!」綠香炸了起來,思聰實在滿想就地找掩護,為什麼不找個脾氣柔順點的女人,為什麼?這麼咄咄逼人,他一定是瘋了才跟她合作。

他乾笑,「封面…封面當然不錯呀…」擦了擦汗,綠香的眼睛像是會殺人,就跟她講別割雙眼皮,割完以後,本來就大的眼睛像是有死光線,「但是,基於市場考量,那個封面…封面恐怕不會長紅大賣…」

「設計成紅底就會大賣是吧?!」綠香氣到沒力,「林主編,你當了十七年編輯,你倒是拿出良心來說,這是你的專業判斷嗎?」

「又…又不是我說的…」為什麼在她面前,連一絲老闆的尊嚴都沒有?「是…是經銷商說的…」

綠香氣怔在原地,拖過一口紙箱,忿忿的往箱子裡丟自己的私人用品,「太好了,太好了。你去找『經驗豐富』的經銷商替你當主編吧。真是了不起的見解。書名的字體改成楷體,也是他們的意見吧?真是太完美了…」她握緊拳頭,「我有眼睛以來,從沒見過那麼俗的字體!你破壞整個苦心設計的封面!你叫我怎麼跟花了六個小時修頭髮和翅膀的插畫家和兩天沒睡的美編交代!」

思聰被她吼得頭暈目眩,還是一把搶過箱子,「綠香、綠香!妳冷靜一點!我們是小出版社,經銷商的意見本來就很重要呀…」

「那群死老頭除了會喝酒,還會幹嘛?!」綠香忿忿的把箱子搶回來。

「妳以為喝酒很輕鬆呀?!所有的人際網都是從喝酒開始的!這就是出版界的文化!懂不懂?文化!妳不要把出版界想得太清高,還以為這是什麼文化事業!」思聰也吼起來。

「妳曉得唯二政府不補助的行業是什麼?媽的,就是『特種行業』和『出版業』!這兩個行業的共通點就是得賣笑!妳以為我愛喝呀?如果我不去喝,大家就覺得我沒意思,通路就不配合,不配合還賣個屁!不是妳才在工作,我也在工作!」

這輪大吼讓綠香靜了下來。他就知道綠香是能講理的。

「綠香…」他打了自己一下,「美薇。妳也知道我身不由己。誰愛這樣喝呢?誰愛老是醉得不能開車呢?再醉我也得爬起來跑製版廠印刷廠,我敢叫妳去嗎?妳要是覺得太辛苦,要不然,讓妳去喝酒跑印刷廠,我來作其他的。只是,」他攤攤手,「妳是女孩子,我實在會擔心。」

綠香停下手,往椅背一靠。

「我知道妳拿薪水拿得很委屈,我也知道妳工作得很累,」她軟化了,這死女人,老是愛跟他比聲音大,「但是,這個出版社妳是有份的。」他拍拍綠香,「真的,我會分股份給妳,這是我們的事業,不是我一個人的。我分三分之一的股份給妳。股金可以先欠著。反正妳的書賣得不錯,就從未來的版稅扣,妳覺得呢?想想看,綠香,這是我們事業的開端。不是妳說謊有罪,我也跟著妳說謊。但是,這本來就是個說謊的世界。只有妳和我知道真相。」

她深深吸一口氣,「不要再聽總經銷的蠢意見。」那群什麼都不懂得蠢老頭。

「我答應妳。」反正現在書賣得好,總經銷都得回頭聽他的,「但是妳真的不能辭職。妳離開了,這邊我一個人沒辦法打理。妳見過剛開始的慘況。」

「我總覺得又被你唬弄了。」綠香疲倦的抹了抹臉,「三分之一的股份?版稅什麼時候結算?」

「照合約精神,每半年結算一次。」他笑咧了嘴,「半年後,妳就是出版社的股東了。雖然現在就已經是靈魂人物。」

「你拿死去的綠香和我的名字擦亮你的出版社招牌。」綠香喃喃的說。

「『我們』出版社的招牌。」警報解除,他終於鬆了口氣,「來,綠香,有個作家小朋友似乎惹了一點麻煩。她幫某個企業總裁寫的自傳,讓那個總裁有點不開心,問題是書都印好了。」

當初她就反對過這種歌功頌德的自傳,但是思聰堅持,「妳不懂,大企業的總裁愛死了這種自傳。就算他不明令企業體人手一本,那些逢迎拍馬的傢伙也會設法買本來表示忠貞不貳。光賣他們公司的人就賺死了。反正我們寫手多,順便訓練一下文筆,說不定就是下個黃越宏呢!」

「你以為有滿地的嚴長壽可以寫?」綠香以手加額,「好吧,你是老闆。」

終於惹出麻煩。她嘆口氣,「好吧。那我今天準時下班,過去看看這位…欣怡。」印象中是個很愛打扮,討人喜歡的甜女生。

他笑嘻嘻的,看,雨過天青。他開始佩服自己舌粲塑膠花的功力。

「那我也去總經銷那邊繞繞好了。這個系列還要跟他們談一下。」

到了經銷商那邊,剛好遇到一群出版社老闆和編輯,他躊躇意滿的跟他們聊天,然後又鬧哄哄的去喝酒。

「思聰真是了不起,大發遺稿財呢!果然交個會寫作的女朋友讚!墜機的幫你賺錢,連坐在辦公室的也幫你賺錢!」李董腆著肚子,有幾分酒意的曖昧說。

「那不是我女朋友啦!」思聰也喝了七八分酒,「綠香…不是,美薇只是幫我打理出版社。她是綠香的經紀人,書的版權在她那邊…脾氣真是要命,誰敢要她?今天吵著要辭職,求了半天,還花了三分之一的股份才留下她哩。」

「三分之一?哇靠,思聰,你也太大氣了。編輯滿街都是,兩三萬就打死了,連我家小楊都想跳槽了,你怎麼不請他?」混出版社幾十年的老鄭打著嗝,「小楊,你說對不對?」

小楊穿著白襯衫牛仔褲,斯斯文文的坐在那邊,不像他們拼了酒,「我聽說羅小姐做得很不錯。外行人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聽聽,還不是外行人?」老鄭拍拍思聰的肩膀,「人心隔肚皮,小心這個女人囉…咱們老兄弟了,這才提醒你。幾本遺稿有什麼了不起的?過了新聞熱潮,她握著的那幾本破稿子就不算什麼了。你現在連幾版幾刷都讓她知道,不就什麼錢都想分?稿子又不是她寫的,她那麼貪幹什麼?」

這讓思聰的酒嚇醒了幾分。沒錯,這讓她每分錢都分得到,不像其他的作家,不知道自己的銷量,可以唬弄他們版稅。

綠香知道得太多。照她那種不轉彎的脾氣,一定也會要求照實給作者錢。

該死,為什麼讓綠香管帳呢?

看著他的臉色陰晴不定,老鄭和小楊交換了個滿含笑意的眼神。

「你知道的,老兄弟。誰不希望你好呢?若是有需要的話,就跟老哥哥說吧,」老鄭熱情的拍他的肩膀,「我和小楊都會幫忙的。」

「會的,」他喃喃著,「會有需要幫忙的時候。」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