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女作家之死(十六)

驚嚇過度,回去馬上生了一場腸胃型感冒。

軟癱在床上兩天,被思聰的電話罵了又罵,終於拖著病弱的身體去上班。

她痛恨自己該死的體質。從小受了驚嚇或情緒轉換過分激烈,都會拼命拉肚子、感冒,然後發高燒。所幸顏培文似乎沒有透露半點風聲,她提心弔膽的看了幾天報紙都沒事。

【Google★廣告贊助】

現在她一面喝著薑湯,一面發虛著接電話。

「妳遲到了一個小時!」思聰把兩封信丟在她面前,「妳事情怎麼辦的?這幾天我光接妳的存證信函就接不完!」

她先把已經撕開的存證信函拿出來,發現是自己的母親寫來的。她呻吟了一聲。即使「綠香」死了,她還是乖乖的每個月寄一萬塊回家。

現在她又吵什麼?綠香「死」了,版權明明白白的讓渡給「羅美薇」。

「妳的好媽媽!妳想辦法去擺平!要不然她又要告我們了!我真是倒楣,出版社開沒幾個月,老是有人要告我!」思聰只會在那邊大吼大叫。

「你叫什麼叫?」綠香醒一醒鼻子,「你沒看我病了?哪個公司行號不准夥計生病的?我媽媽?騙她我死了這件事情,你就沒有份?我病得要死,你就不能夠去問問看她要什麼?」滿紙不知所云的存證信函,歪七扭八的字跡倒是很眼熟。

「妳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版稅又不是我賺的,我那麼盡心盡力幹嘛?」思聰還是氣呼呼的,「妳不是說妳會擺平嗎?怎麼顏培文又寫存證信函來了?」

「就我賺版稅,你沒賺錢?都二十幾刷了,你沒賺錢?」綠香吼回去,不耐煩的拆開原封不動的信,快速瀏覽一下,「連拆都沒拆,你吼什麼吼?」把信往思聰桌上一丟,正想大發作,偏偏肚子痛得要命。

衝進洗手間,不禁悲從中來。

整容後,連經銷商都會色瞇瞇的看她,上回還被個喝醉的糟老頭捏了一把,差點老大耳刮子把他打翻過去,要不是思聰架住她的話。別人家當美女,超凡脫俗,就算身有痼疾,不是氣喘過敏,要不就心臟病,古典一點的還有肺結核,時髦些的生白血病。光看就令人生憐。

只有她這個倒楣人工美女的痼疾是情緒性拉肚子!

你聽過美女拉肚子的嗎?!

拉肚子就算了,居然讓騙她「自殺」的傢伙罵活該!

一時心酸,抓著滾筒式衛生紙哭了個山崩地裂。哭到臉都腫了,也拉到虛脫了,這才軟綿綿的爬出來。

思聰像隻老鼠似的縮著,一個字也不敢吭。

「再叫呀?再繼續叫呀!你連訂單和回函都會看成存證信函,現在怎麼不叫了?我猜你不希罕言必信的一萬本訂單對吧?我馬上打電話去告訴顏培文,我們老闆心大,請你金石堂買去!」她沙啞著嗓子發火。

「別…別生氣…」思聰訕訕的倒了杯溫開水,「吃藥吧。」

吃藥?炸藥嗎?「你欠我一個道歉。」她忿忿的撕開藥包。

「道歉?喂,美薇,我是老闆欸…」思聰很不開心,這個老闆當得太窩囊了!綠香實在太囂張…

被她一瞪,他又禁不住發抖,「老闆不是人?做錯不用道歉?!」

「對、對不起。」思聰咬牙,有機會一定踢掉她,絕對!她太讓男人下不了台了。

罵歸罵,她還是設法跟媽媽約了時間見面。

母親的眼神疏遠客氣而惶恐,「呃,呃…羅小姐,阿請進請進…」

「余媽媽,怎麼了?什麼事情不打個電話給我?老闆接到信氣得大跳大叫。這個月的一萬塊沒匯進帳戶嗎?」想來感慨,這輩子自己的娘親最鄙夷她,就算把薪水雙手奉上她一樣不停嘴的罵。

自己還是自己,只是眉眼動了些手腳,套上個「羅美薇」的殼,母親立刻誠惶誠恐。

對女兒和外人截然不同。她實在願意選擇當個完全的陌生人。

「阿錢是收到了啦…不過吭,羅小姐,妳知道的嘛,現在景氣不好,什麼東西都一直漲價溜,一萬塊不太夠用了。我想…我想…我想把綠香的那個什麼…什麼…什麼權的…那個出書的權拿回來啦…」她一直搓著手,討好的笑。

不夠用?「余綠香」墜機死掉,航空公司和保險公司賠的那些錢呢?人心不足。

「余媽媽,綠香真的把版權都簽給我,我負責還清她的債務。這是我們在合約裡明訂的。」她將一份副本給媽媽,「合約裡並沒有每個月要給妳一萬元的約定。余媽媽,這是我額外給妳的。」

出生不是我願意的,就像妳也並不想要我這個女兒。小孩子和父母氣質不和就是不和,怨天恨地也沒用。就當我真的死了,航空公司的賠償金,應該可以療養妳小小的悲傷。

但也不要這麼不知足!

余媽媽吞了口口水,心裡覺得很窘。但是…

「綠香的作品都該是她媽媽的!妳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偽造!」冷冷的聲音傳進來,她瞪著眼睛看該死的前夫走進來。

不對,「綠香」的前夫。

「阿輝呀,你來了,阿你跟羅小姐聊聊,阿我先去買菜,大家留下來吃飯啦。」提著菜籃就想落荒而逃。

「不,余媽媽,妳留下來。如果妳不留下來,我跟不相干的人談什麼呢?」越生氣反而越冷靜,她終於想起來存證信函那醜得要命的筆跡是誰的了。

原來都是這個無良前夫搞的鬼。

余媽媽侷促不安的坐下來,宋鴻輝瞪著她,「誰說我是不相干的人?我是余綠香的丈夫!」

丈夫?!虧他說得出口。「你不是跟綠香離婚了?還丈個什麼夫?」美薇冷笑著。

這女人怎麼知道?反正余綠香死了,她根本提不出證據。

「我沒有證據?最好我沒有證據。我不過就有了份離婚同意書正本,」裱著框,掛在牆頭呢,「還有戶口名簿影本。要不要去戶政事務所查一下?快得很。」

「阿輝,你跟綠香離婚了?你們怎麼沒跟我講?」余媽媽又驚又怒,難怪阿妹一毛錢空難賠償也不給阿輝,阿妹一定都知道了,「阿你又要跟我分這個什麼什麼出書的權…」

宋鴻輝的臉頰抽搐著,「那不算!綠香只是跟我鬧意氣,我一時火大,才答應她的。她臨上飛機前還哭著要跟我復合呢!」

我呸,誰跟他哭著要復合?

「不是因為你的花柳病多到花團錦簇嗎?」綠香冷冰冰的說,「時間這麼久了,你到底是治了淋病沒有?還沒得梅毒嗎?老天真不長眼。」

連這種事,這個不相干的女人都知道了?!「那是她在外面『討客兄』傳染給我的!」他拼命分辯,只是兩個女人都投以懷疑的眼光,突然靈光一閃,「我知道了。難怪我找不到『客兄』!原來妳就是那個『客兄』!」

綠香霍的一聲站起來,緊緊抓住皮包克制自己拿煙灰缸砸死他的衝動,「你連這種話都敢說?這種謠言也敢造?你不怕余綠香半夜去找你?!」

這種地方,怎麼呆得下去?她對自己的媽媽說,「余媽媽,這種侮辱我受不了。我再也不會來了。如果要告,那就告吧。我的確得到余綠香的授權,」我就是余綠香!「但是,余媽媽,不要聽信別人的胡扯,尤其是虐待你女兒的混蛋胡扯。我很願意每個月再多匯五千給妳,但是妳若不信任我,上了法院,我也會很高興把這個義務卸下來。」

都挨告了,還匯什麼生活費?

忿忿的走出大門,落魄的時候,誰理我有吃有喝沒有,會不會凍死,債務有沒有人處理。等我「死」了,大家可好,一窩蜂的像禿鷹一樣湧上來,看有沒有腐肉可分。

叫人連尋死都不願意。

回到公司大力的摔門,把頭埋進工作裡頭,效率飛快的寫文案。用力關上抽屜居然夾到手,她在心裡破口大罵,夠了沒?一個人倒楣有沒有盡頭?

看著烏青的指甲決定不去理它。心情已經壞到這種地步,電話一響,她還是努力控制情緒,「你好,四寶出版社。」每次接電話的招呼,自己都會無奈臉紅。

不知道思聰的編輯怎麼當的,這麼俗氣的出版社名字虧他想得出來。

「四寶?哪四寶?晚安,羅小姐。」話筒那邊傳來陌生又熟悉的聲音,「訂單收到了?我的秘書嚇得要死,林老闆好熱情,只差沒有磕頭謝恩。」

綠香把臉埋在手心,臉孔火辣辣。沒有一件事情她能鬆懈的,就算是確認訂單也不能交給林思聰去做,「呃,老闆只是想表達謝意而已。」

「下班了嗎?」一瞥時鐘,七點半,「應該下班了。」突然覺得疲倦到不行,「下班了下班了。工作又不會有人偷做。」

培文爽朗的笑聲傳過來,「我今天也意外提早下班呢。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飯?我請客。」

「當然你請客,你的收入比我壓倒性的多呢。」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放肆,「呃,開玩笑的。」

「妳說得對。能邀請作家吃飯,我覺得很榮幸呢。」

被他這麼說,綠香的背上長了許多刺刺,「呃,綠香是作家。」

「羅美薇不是嗎?」他的聲音滲進戲謔。

覺得一脖子冷汗。說謊真的不是好事。「有些時候是作者。」小心翼翼的回答,希望沒踩到地雷。

「二十分鐘後,貴出版社樓下見。」他笑著掛斷電話。

握著話筒,她發呆。就怕他拆穿自己了,怎麼又答應了吃飯的約會?!

「大概今天實在太沮喪了。」她自言自語,「我想看到個正常的人,想要說說話。」

抹抹臉,她將一桌子混亂疲倦的掃進大包包裡,摸著黝黑的樓梯間下來。

思聰哪兒租來這種鬼地方?地方偏僻不說,連路燈都沒有。據說還出沒XX之狼。什麼鳥地方。

顏培文找得到嗎?

不耐煩的看著錶,突然有人把她拉到暗巷,摀住她的嘴。

這玩笑開得太大了吧?她跟顏培文又不熟!

「把綠香的版權交出來!」一柄銀白的小刀在她面前亮一亮,綠香高大英俊的前夫猙獰著臉,「綠香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的!X他媽的我花了幾十萬娶了她,不知道吃了我多少花了我多少,居然一毛錢也沒分給我?!我管妳是不是她的『客兄』,把版權交出來,我就饒過妳!」將她一把壓在牆上,揪住她前領,小刀晃呀晃的,「聽到沒有?」

你是豬嗎?持刀只能搶錢,你聽過持刀可以打劫版權的嗎?

「冷靜點,先生。」綠香深吸一口氣,「就算我想把版權給你,也得簽個合約什麼的,我怎麼會把版權讓渡書隨身帶著呢?」

宋鴻輝鬆了手,小刀卻還靠近她的頸邊。

「版權讓渡書在哪裡?趕緊給我!」

綠香對他的無知簡直無力極了。你以為版權讓渡書跟房地契一樣?我沒簽名,你要那個幹什麼?「好好好,我去拿給你。就在辦公室。」等走出暗巷,再想辦法脫困吧。

沒想到快到巷口,宋鴻輝把她一拖,眼睛淫邪的在昏暗的燈光下閃爍,「其實妳長得不錯。」

五官各就各位,的確沒什麼錯處。

他猛然的扒開綠香的襯衫前襟,「等我幹了妳,妳就知道什麼叫欲仙欲死的滋味了…女人就是這樣,一開始只會叫叫叫,等妳嘗過了我的大XX就知道了…綠香就是因為我的『能力』才離不開我的…」

她的表情只有厭煩,沒有慌張,「一觸即發的能力嗎?那的確不是普通男人有的。」

他抬頭,綠香連這個都跟她說?她還跟多少人說?誰…還有誰知道我早洩?

「妳…妳怎麼知道?」他的聲音發抖。

綠香眼球一轉,「因為…綠香就在你背後。」

他不由自主的往後一望,正好給她機會將大包包摔在他的右手,一傢伙把掉下來的小刀踢得遠遠的。

怒氣疊怒氣,她也忘了包包裡有四本精裝樣書,一面砸在他身上,一面對他吼著,「老娘是你強暴得了的?吭?你當老娘是軟腳蝦?吭?撒泡尿照照吧,王八蛋!你娘生下你就該淹死在馬桶裡,不要給人間帶來禍害!」砸斷了皮包帶子,隨手摸到暗巷裡的垃圾桶,不知道哪來的神力抬起來往他一砸。他嚎叫著逃跑,綠香不顧那傢伙一身狼狽,對他又撲又咬的。

宋鴻輝原以為逃出生天,沒想到巷子口有人又往他太陽穴一拳。他天旋地轉的靠在牆上。

「快叫。」阻住氣勢洶洶的綠香,培文低低的說。

「叫?!」綠香只想衝上去補打兩拳

「說:XX之狼呀!救命呀!」培文扶住她,「快!」

看宋鴻輝步履蹣跚的往前走,她扯開喉嚨:「救命呀!強暴呀!XX之狼出現了!」

幾個住戶持著木棍過來,吆喝著,他們一直想抓那個該死的色狼很久,居然這麼早就出現了!才八點!這王八蛋!

想要分辯,已經是一頓好打。

「好了好了。」培文分開激動的群眾,「留條命給警察先生做筆錄吧。」

綠香臉上又是泥又是汗,「我可以看看他嗎?你們有抓牢他嗎?」她喘得很。

「小姐,你不要怕,我已經把他捆起來了。」穿著汗衫的守望員義憤填膺的。

綠香點點頭,猛然一個左勾拳,宋鴻輝馬上有個天然的賤狗妝。圍觀的人全喝采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她受了太大的驚嚇。」培文聳聳肩,「請不要告訴警察…她這拳…」

「咦?你說什麼?」守望員望望鄰居,「你看到有人打他嗎?你呢?你看到嗎?」

「沒有啊,那是他自己撞到牆角的。」鄰居攤攤手

「不是他跌倒時撞到自己懶鳥嗎?」大家都笑了起來。

一面甩著手,一面回巷子撿皮包。發現培文跟過來,她沒好氣的,「其實,我不用你救。」

「我知道。」他笑笑的幫綠香把粉盒撿起來,「事實上,我是救他。我若不救那個強暴犯,他快被妳打死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