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六)

「美薇,妳打算怎麼辦?」中帆焦慮的打電話給她,「這篇報導沸沸揚揚了,我們老闆已經下令暫停妳的小說出版。這雖然不見得會實質傷害妳什麼,但是這會影響法官判斷。」

綠香倒沒他想像的慌張,「我想,法官不見得會被這種八卦雜誌牽著鼻子走。中帆,你說我是誰?」

【Google★廣告贊助】

他很肯定,「妳是羅美薇。我認識妳時,就是四寶出版社的羅美薇。」

「謝謝。」綠香笑笑,「這樣就夠了。」

深深吸一口氣,這是場漫長的戰爭。她的電話整天都響個不停,她的腦子也轉個不停。

「我若跟你要求一件事情,不知道可不可以?」她打電話給培文。

他有些吃驚,向來獨立的美薇,是不會跟他要求任何事與物,「只要妳開口。」

「我想開個記者會。請幫我連絡貳週刊。」她莫測高深的笑笑。

記者會當天,現場爆滿。最近沒有大新聞,選舉結束,景氣低迷的消息已經報得連記者都膩。

余綠香死後旋風似的狂賣,經紀人羅美薇第一次建立國內經紀制度,即使羅美薇和四寶出版社決裂,許多作家也跟著她的腳步出來,她的手上還有新興作家許綠意和林欣怡。所有的新聞焦點都擺在這上面。

這場詐死風波的貳週刊用幾個問號使得這個禮拜的銷售量狂賣,也興沖沖的準備揭穿「余綠香詐死」的「真相」。

雖然綠香堅持不要培文陪伴,他還是和中帆一樣請了假,一起到會場來。

「緊張嗎?」培文低低的問。

綠香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這是我的舞台。培文,不要擔心。我要你為你的女人驕傲。」

「我一直都很驕傲。」他握緊綠香的手。

來吧。她緩緩的走上台,小說的高潮來了。她微笑的上台,許許多多的眼睛注視著她。她想起思聰陪她上廣播節目的時候說的話:「妳不是天字第一號國畫大師嗎?去畫虎畫蘭阿~」

思聰,我從你身上學會了許多。她微笑的看著台下,果然思聰、清風與老鄭,鬼鬼祟祟的躲在角落。

「晚安,各位。」她大方的打招呼,「自從貳週刊第二次的報導我的消息以來,實在令我受寵若驚。我不知道我這樣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居然能夠受到貳週刊的重視。不過,我想,我和四寶出版社打起官司以後,大概就願意相信我和林思聰先生沒啥私情。目前為止,我也還沒追求過我的作家,」欣怡笑了起來,綠意也掩口,「我想我大約跟綠香也沒戀愛過。」台下倒是讓她逗笑了。

「今天這個記者會呢,倒不是想告貳週刊--一樁官司就夠我煩了--只是記者先生小姐天天打我電話,又在我家門口熱情招呼,房東威脅我不出來解決,準備請我搬家了。現在房子這麼難找,一個個跟記者小姐先生吃飯,我大約要吃到明年才能解釋清楚,還是一次解決得好。」底下又笑成一片。

「羅美薇小姐,妳真的不是余綠香嗎?」有記者舉手發問。

現在的記者…「我是羅美薇。」她繼續微笑,「要不要看我的身分證?」

貳週刊的發言人也站起來,「羅小姐,妳是哪個大學畢業的?」

「南加大。」

發言人神氣的亮出幾張放大的照片,「請看,這是妳在南加大的照片。和現在的妳,實在不太相像。」海報大的照片,羅美薇的笑容非常甜美。和台上的羅美薇比起來,的確容貌粗糙些。

她有點難堪的搔搔下巴,「真是,這種事情也要公開來講嗎?不過,我不是女明星,應該沒關係吧?」她伸伸舌頭,「我太愛漂亮了,所以整容過。林思聰先生,您應該還記得吧?是您帶我去的呢!我剛好也請了這位整容大夫過來。」

林思聰倒抽一口氣,看著他的同學不大自然的面對底下的記者。

「大夫,你還記得我吧?」綠香笑嘻嘻的,「是思聰帶我過去的。」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是呀,那時候羅小姐和思聰吵得很大聲呢。就為了要整容什麼地方,兩個人還在醫院吵了很久。」

「那,我病歷上是余綠香嗎?」她很親切的問。

他有點摸不著頭腦,昨天這位小姐還要他帶病歷過來,「不是呀。是思聰幫妳填的病歷呢。」

綠香晃了晃手上的病歷。

發言人的臉孔有些扭曲,他望了望新聞來源,有點不知所措。咬一咬牙,「羅小姐,妳在南加大那麼多年,總記得妳的室友吧?現在她也來到現場了,妳能分辨是哪一個嗎?」他指了指坐在台下的四個女人,不約而同的望著她。

綠香定睛看看,指著第二個,「彩依?好些年不見,妳倒是瘦了些。幾時回來台灣的?怎麼沒跟我連絡?」

那個女人站起來,定定望著她,「美薇?」

綠香走下台,擁抱住她。她遲疑了一下,也輕輕拍拍綠香的背。

「整什麼容呢?害我差點認不出來。」

不可能!發言人驚呆了。林思聰明明跟他說,余綠香就是羅美薇。

「我帶她去整容的,我怎麼會不知道!?她一句英文都不會,一輩子也沒出過國,連南加大長什麼樣子都沒見過!更不要提她的室友什麼的。只要找到羅美薇的朋友,就可以輕易揭穿她了!喂,我讓你們出版量提升,但是絕對不可以牽涉到我!」林思聰言猶在耳,但是…

他清清嗓子,用英文說:

「Miss Luo , we know you are Perfume.Green. Miss Yu,you cheat your mother by faulse death. Both of You can’tsee each other, your mother miss daughter so much.Don’t you feel sadly and groomily.」

(羅小姐,我們都知道妳是余綠香。妳詐死欺騙妳的母親,不能夠母女相見,不覺得黯然神傷嗎?)

綠香也微笑,帶著輕微的加州口音:

「 Mr.somebody, God will bless my mother, she would beconsoled by everything what I have done. If you wish, I’dlike take you go to Dan Shui to see their graveyard, wouldn’tyou?」

(先生,我的母親有神眷顧,她定對我的一切深感慰懷。你若願意,我可以帶你到淡海探望羅家的墓地。)

連思聰都有點糊塗,難道,她不是余綠香?他呆呆的望著這個自信又坦然的女人,幾個月不見,他開始懷疑自己的記憶。

她清楚的用英文和中文跟台下的記者們說:「既然證明我是羅美薇,我是不是能夠結束這場鬧劇?」她把手放在發言人的肩膀上,「先生,我很感激貳週刊的厚愛。只是幫我這樣炒知名度,我良心不安著呢。希望將來貴週刊能謹慎選擇新聞來源。」

「謝謝大家來參加記者會,如果沒有其他問題,容我告退,家人等著我一起吃飯,彩依,妳要不要來?」自強在人群裡招了招手。

她冷靜的牽著彩依的手微笑,讓攝影記者拍照,自強和培文都擠過來,連中帆都跟著。

一起上了培文的車,大家都靜默不語。

「謝謝妳。」她向彩依點頭。

「謝什麼?如果妳做不出什麼成績,有辱『羅美薇』的名字,我絕對不會饒妳的。」她笑笑,相當欣賞這個勇氣十足又冷靜的女子,「我是美薇最好的朋友。」

「也是我的朋友。」綠香嚴肅的對她。

凝視著她,彩依挑挑眉毛,「還用說?妳不就是羅美薇?人世間的緣份很奇妙,我和美薇都是余綠香的死忠讀者。異國的寂寞歲月,綠香的文章,是我們感動的來源之一。」

險勝一場。綠香靠在椅子上,輕輕的呼出一口氣。她唇邊噙著微笑,跟思聰的戰爭一開始,她勤作功課的習性,讓她險勝這一場。再怎麼討厭英文,為了不想輸,她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氣跟那位英文老師苦磨。

多少人的善意和偶然,讓她贏了這場!

「謝謝大家。」她輕輕的說。

昨我非今我。而今我,得用另一個名字勇敢的活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