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女作家之死(八)

我受夠了!

她衝進林思聰的辦公室,我一定要告訴他,老娘不替他騙人了!這真是個從頭到尾的蠢主意!

一踏進去,發現林主編只恨自己沒長了八隻手,一面對著手機吼,「什麼?紙張要付現?楊老闆,你也拜託,什麼時候紙張要付現…啥?印刷也要付現?你有沒有搞錯呀?你等一下,我接個電話…」一面對著電話大叫,「啥?你們是聯合起來害我是吧?文編要延期?你幫幫忙好不好,想個文案也要延期?啥?反正排版沒時間做…這就是你們接案子的態度嗎?!…」

【Google★廣告贊助】

整個工作室像是核彈廢墟,什麼東西都東倒西歪的在桌上或地板上。她得用跳的,才能到林主編的桌子前面,清了清嗓子,「林主編…」門鈴偏偏這個時候響了,他哀求的看著綠香,嘴巴還吼個不停。

她只好去開門。

「快遞!」塞到她手裡,「一百七十五塊。」回頭望望那個還在奮鬥不休的可憐蟲,她嘆口氣,掏出鈔票。

好不容易林主編掛上電話,半躺在椅子上喘,她把包裹遞過去,「林主編…」

「哎呀,終於寄來了!排個版居然要半個月?!什麼工作態度嘛!來來來,綠香,不對不對,美薇,還喜歡嗎?這是新版的『銀貓記事簿』,沒想到居然賣破二十刷了!正好,我本來要拿去給妳校稿的…」

接過自己第一本的「暢銷」小說,她的心裡非常沈重。洛陽紙貴居然只因為我掛點了,而且,還有個噁爛的胡說八道「文壇愛侶」!

林主編沒注意到綠香的面色不善,自顧自的陶醉著,「看看這設計!這才叫做質感嘛!」綠香雞皮疙瘩快爬起來了,書名頁的貓足足有一尺長,看起來活像是聊齋誌異,「還配了很多插圖唷,妳先校稿看看…這一刷可不要再有錯字了…」插圖恍若漫畫大王時代的女主角,眼睛還有小宇宙。

她的胃開始打結。

「林主編!」綠香覺得自己一定要堅定立場,不能一錯再錯了,「我…」

電話震天響,林主編拋來一個抱歉的眼神,拿起話筒,「…阿呀,周製作!沒想到接到您的電話…是…是…」他的聲音突然低沈悲傷起來,雖然臉上神色一些也不搭,還偷偷的拿起蘇打餅乾,「如果我垮下來,綠香也不會安心的…是的…是的…」

他為什麼不去當配音員?綠香悶悶的將整包蘇打餅乾搶過來,還沒送進口裡,對講機又響了。

「掛號!快一點!」郵差粗魯的喊著,她回頭望著林主編,就看見他將印章搖啊搖的,似乎這樣掛號信會自動飛進他的手裡,嘴巴當然還是沒停過。

她嘆了口氣,下樓領掛號信,然後又爬五樓上來。

來的時候火氣正旺,根本沒發現樓層有多高,連續爬了兩次,才發現小腿有點酸。

「妳該運動了!」講完電話的林主編把最後一片蘇打餅乾塞進自己嘴裡,「爬個五樓就喘成這樣。」

她突然認真考慮掐死這個禍害。

「林主編,」她的火氣全散完了,一開口就有氣無力,「我有事情…」

萬惡的門鈴又響了。綠香發誓,若是她手裡有把槍,第一個轟掉門鈴,再來是對講機,然後是林主編的腦袋。

電話?割掉電話線,看它還響不響。

林主編迎進了一堆人,「啊呀,林大哥、楊大哥,鄭大哥你也來了?不好意思,家裡亂得要命…綠…美薇,我跟妳介紹一下,鄭大哥是我的老長官,我是他一手帶出來的,林大哥和楊大哥是我在犀利出版社的時候…哈哈…小地方小地方,大家坐…美薇,去泡…」一轉頭,發現綠香的目光像是要砍人,他咽了咽口水,「我來泡茶,大家坐,坐…」

茶之後是啤酒,啤酒之後是竹葉青,這幾個編輯都有萬年不化的苦水,個個懷才不遇。綠香把稿子校完了,幫著聽了幾個電話,接了好幾次快遞,他們還在口水多過茶。

天色漸漸昏暗,他們居然還在吹牛。

她無聊到整理桌子上的雜亂。快遞送來的新封面,那隻白波斯癡肥的對著她傻笑。白貓跟銀貓分不清楚?掛張圖片就可以當封面?

我若是讀者,會不會買這本書?

不會。

她突然覺得很疲倦,不管是「死掉前」還是「死掉後」,她的書還是被人惡搞到自己不敢承認。

慕容靜靜的聽她訴苦,回訊息給她:「為什麼要讓別人惡搞?月姐,妳可以提出意見呀。」

「我?」在螢幕這邊有點尷尬的笑著,「我不懂出版呢。」

「但是,妳是讀者呀。不就是該出版讀者想看的書嗎?」

慕容不知道,這麼一句話,讓綠香思量了大半夜,瞪著看天花板的水光閃爍,久久無法成眠。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