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女作家之死(一)

火紅的艷光,燃燒了半個寂靜山谷的天空,墜機後的現場,只有一片凌亂和淒慘的景象。

遍地的屍塊和未燃盡的雜物散落,救援隊徒勞無功的尋找生還者。

「沒有生還者。」沈痛的,記者在午夜新聞報導著,背後是熊熊的火光。

【Google★廣告贊助】

「網路女作家 sade 的手袋已經被尋獲,確認了身分…據了解,sade 原名余綠香,此行是為了前往高雄參加她第三本書的新書發表和簽名會,未料卻遭此不幸…」

第二天的晚報,甚至將余綠香草草寫在記事本上的遺書秀出來。

「今天的諸多巧合,讓我不禁有感。或許,這些巧合,是邀請我去另一世界的通行證。

若真不幸墜機,我所有作品版權,將歸我的母親。請公告我的朋友…

翠綠的芳香,已經逸失在天際。」

但是這份遺書,卻是上次飛去花蓮寫的。余綠香愣住了。

我,死了?

臨去高雄的那天晚上,她去 PUB 喝了個大醉。記者幫她寫的專稿,卻被母親痛罵了頓不知羞恥,親戚朋友又對她的婚姻冷嘲熱諷。

他媽的。什麼幫助都不能給我,只會這樣扯後腿。你們的想法干我屁事?

還沒離婚的前夫趁機來吵,擺明了要錢。

神經病。作家能賺多少錢?又是個紅都沒紅的作家?

靠!

倒楣到家了。沒想到,她醉倒在 PUB 時,整個手提袋都不見了!機票,身分證,信用卡,金融卡,通訊錄,連口紅和免洗內褲都在裡面。

不會吧~~她踉踉蹌蹌的用牛仔褲裡僅剩的兩百塊坐車回家,倒在床上,準備先睡醒了再說。

簽名會?那是下午的事情,再說,再說。

沒想到,一睡醒,她,「死了」。

「我還活著啦!」她喃喃自語。

想要撥電話回去報平安,一想到母親罵她的那些惡毒的話,一口濁氣上湧。

靠!她不是很氣我講婚變削了她面子?這下子,死都死了,總算不再讓她沒面子吧?

她抓了一把小番茄,邊吃邊上線,用了另一個別人不知道的分身ID。

story 版一片哀鴻遍野,一下子,原本身價普通的 sade 居然身價大漲。整個版面都讓空難和哀悼的氣氛佔據了,她的文章被貼出來憑弔。

我有這麼多讀者?「死後哀榮」喔。

她打電話給主編,驚嚇過度的主編,差點丟電話筒逃跑。

等弄清楚她還活著的時候,綠香已經笑到不會動了。

「明天就出去說明一下,我還沒死啦。」綠香喝了口咖啡。

電話線那頭,沈默了一秒鐘。

「不,綠香,妳死了。因為妳死掉的消息一發佈,新書發表會上的一百本新書,已經被搶購一空,剩下的兩千九百本,也已經被通路搶完了。」

綠香把咖啡噴在螢幕上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