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愛」的酷刑(七)

「我父親死了。」芳詠靜靜的說,書彥驚訝的抬起頭,「什麼?」

「沒什麼。人皆有死。」她的聲調還是很漠然。

「他是妳的家人,妳體內有一半的基因是他提供的!沒有他就沒有妳,懂不懂?」書彥搖了搖她。

【Google★廣告贊助】

輕輕格開他,「家人是什麼?家人是蠻橫的用血緣牽扯在一起的陌生人。我沒有要求出生,我對我的生命,也沒有絲毫喜悅。」

「將基因傳遞下去,是生物的責任,並不只是人的責任。子女就該傳遞基因給下一代,妳承受父母的教養之恩,就承受了他們的期望…」他無法容忍芳詠的這種冷血。

「人類像是地球的癌細胞,為什麼要繁衍得如此旺盛?只是提早毀滅這世界而已。」她赤裸的站起來,抱著衣服,「這種愚蠢的輪迴為什麼要繼續下去?為什麼要生下小孩來承受父母的期望?如果你有任何期望,都該自己去實行,而不是期待你生下來的生命。那個生命也有自己的人生要過。如果你一定要生個孩子來實行你的願望,能不能拜託你,放過那個無辜的孩子?」

她轉身閃進房間,快得像是有什麼在背後追。

最初的憤怒過去之後,他細細思考她的話,又想想自己的家庭。他不得不承認,芳詠的話,有點道理。

只是有點道理。他不敢細想。

他決定不再追問這類的事情。隱約發現,芳詠的傷口太大,太黑暗,不是他有能力處理的。

這樣的沈默,卻讓芳詠有種疏離的安全感。

這樣就好。總是有太多人試圖治療她的心靈。國小老師關心她的傷勢,只讓母親打在衣服遮蔽得住的地方。國中老師關心她的交友,只讓父親惱羞成怒。

別人的關心,很不重要。

她仍然漠然的和書彥住在一起。只要書彥不試圖統治她的心靈,她是很樂意這麼生活下去的。

雖然對她眼中蒙著的薄冰無能為力,書彥倒是用他的方法盡量對她好。知道她不愛出門,他東奔西跑找了整套的宮崎俊送給芳詠,即使對卡通沒興趣,他還是很堅持要抱著手腳冰冷的芳詠看電視,他自己低頭看著書。

芳詠感不感動,他不知道。只能盡力而為。

相識一週年,從來沒逛過百貨公司的大男生,羞赧的逛遍了京華城。

「我從來不擦香水。」芳詠覺得很詫異,接過黑色的瓶子。

「…我知道。」他搔搔頭,「但是我真不知道要送妳什麼才好。這叫做…安娜什麼的…」

「 ANNA SUI。」芳詠幼稚園的同事都喜歡香水,光聽也聽會了,「這款香水是花香調的…」冷冷的香氣撲上來。

「我覺得這香味很溫柔…」他的表情也溫柔,「很像妳。」

像我?我溫柔?她的唇角終於有淡淡的笑意。

「我是個很冷的人。」她坦承。

「哎呀,冷只是殼子啦,」書彥揉揉她的頭髮,「殼子裡面,妳是個非常溫柔的人。」他到幼稚園找她,發現芳詠正抱著小朋友,溫柔的聲調和臉孔,慈悲的像是聖母瑪麗亞。

「…謝謝。」

本來以為她只會供在梳妝台,沒想到,她天天使用,走過她,都會聞到若有似無的淡淡芳香。

以前只是貪戀她身上安寧的氣息,現在…終於有能夠為她做的事情了…他沒想到,原來愛人是這樣的喜悅。

一年的期限漸漸的接近,他對芳詠卻越來越放不下。

花了多少時間,才看到她淡淡的笑容。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書彥一直都不是有野心的人。他的父母期望他繼續深造,將來當個教授或校長。

父親當了一輩子教務主任,總覺得很遺憾。對這個溫文儒雅的小兒子期望很大。

但是,爸爸,我真的不想當校長或教授。如果可能,我能可去當國小老師,跟活潑的孩子跑跑跳跳,回到家裡,可以看到芳詠淡淡的笑,能夠陪著她,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

這樣就夠了。

最少,我不能放棄和芳詠在一起的機會。

先拿到碩士學位吧。他下定決心。先拿到學位,然後跟南芬攤牌。

雖然想到南芬的眼神…他的內心還是有愧疚的,不過,在愛情的國度裡,誰都是純真而殘忍的。

沒想到,攤牌的機會提前到來。

***

好不容易,教授終於點頭認可了他的論文,他大大的吐出一口氣。這幾年的辛酸,終於得到了唯一而甜美的報償。

「來杯咖啡吧?」教授也露出笑容,「恭喜你,再來就是口試了,要好好表現。」

感激的捧著那杯三合一,從來沒喝過這麼好喝的咖啡,摻著勝利的芳甘。

教授過去接電話,神情詫異的,「書彥,找你的。」

找我?誰會知道我在這裡?「喂?芳詠?芳詠,我告訴妳,我的論文可以了…」

「現在誰還有心情管論文呢?」她的聲音有一絲絲的焦慮,「剛剛你家裡打電話過來,說你家出了點事情,要你趕緊打電話回家。」

會出什麼事情?他滿腹狐疑的打電話回去,接電話的媽媽哭得死去活來,「家門不幸唷…怎麼娶了個這樣不知羞恥的媳婦…了然喔…」

「媽?媽!到底什麼事情?」書彥有點慌張,「大嫂出了什麼事情?」

「趕緊回來啦!我不會講…」媽有點語無倫次,「你大哥要殺人啦!現在跑出去了,你爸也追出去,不知道來不來得及,趕緊回來啦!」

他立刻到機場搭飛機。

到底是什麼事情呢?他在計程車裡,只來得及不斷的催司機快一點。

「先生,」司機無奈的說,「我這台 taxi 不會飛哩。你大概電影看太多…」

心焦如焚的書彥不想聽他這些廢話,用力一拍椅背大喝,「快開車!」

嚇得計程車連闖幾個紅綠燈。

才到樓下,就聽到家裡一片吵鬧,正急著上樓梯,一聲巨響,帶著驚人的玻璃碎裂聲,所有的爭吵突然安靜了下來。他慌忙打開門,一屋子人像是僵住了,欣怡呻吟著,半跪在破裂的落地窗前,玻璃已經半碎了,她抱著自己血流不止的手,驚惶的看著。

「妳…妳活該!」大哥又狂了起來,「妳這個不要臉的賤貨,早就該死一死了!」他抓住大嫂的頭髮,就要往還沒掉落,尖銳的玻璃碎片砸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