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翠袖(十)

他喘著將翠袖拖上岸邊,不斷嗆咳。懷裡的女人已經停止呼吸,心臟也微弱到幾乎不跳了。

「我不要在這種情形下吻妳啊…」他吼,將她的頭扳起,發現她的唇冰冷帶著死氣,「快回來啊!翠袖!」

努力許久,他的焦急幾乎轉為絕望,還是不肯放棄的做人工呼吸。等翠袖終於無力的咳了一聲,他才鬆了口氣,但沒多久,翠袖又陷入休克。

她失血太多。但不管施放多少次聖光術,像是將水注入破裂的琉璃盞,徒勞無功。

【Google★廣告贊助】

一咬牙,他扯開翠袖的衣服,察看傷口。發現那是一道極其扭曲可怕的傷疤,像是醜陋的小蛇盤據在她雪白的小腹上,並且裂開了一大半,流出來的血帶著輕微屍臭。

才受傷沒多久,傷口就開始腐敗了。這是受了黑暗咀咒的傷痕。

輕聲咒罵著,他扯碎自己的披風,粗魯的將布條塞進傷口中。即使休克昏迷,這樣的舉止還是讓翠袖痛苦的彈了一下。

「…喂!你在幹嘛?!」法師嚇壞了。

「我在救她!」他繼續將布條纏在翠袖的小腹,和她的裙子捆在一起,「快開門!暴風城!我必須帶她去給人類的醫生治療!」

***

即使緊急送醫,翠袖依舊沒有脫離險境。

她這道舊傷除了受到黑暗的污染,也連結了她的心病、靈魂創傷,一但爆發,就不可收拾。

醫生讚許托瑞恩急救得宜,但他不是想聽這個。

「翠袖的情形到底如何?我要聽實話。」他抓著醫生,獰猛的。

醫生有幾分為難。「她大約還有兩個月的壽命。」

「…難道人類的醫生無法治療她?這只是個咀咒!只要移除了咀咒…」

「這是凱爾薩斯親手下的咒。除非他親手解除,不然誰也沒辦法。但凱爾薩斯敗走後,死在博學者殿堂了。這是一個強者下的咒…沒有人有辦法。除非凱爾薩斯復活…但就算復活也不會幫忙的…」醫生拍了拍他,「不如好好過這兩個月。」

他放開了醫生,這世界瞬間失去了所有的顏色。

失魂落魄的回到病房,翠袖已經醒了。

失血過度,使得她分外蒼白。縫合的傷口疼痛異常,她感到傷口在蠕動、撕扯,應該很快又會迸裂。

但她在笑。寧定的,覺悟的笑。「…托瑞恩。」

跪在她的床頭,握著她冰涼的手。親吻她的手背、手心,和柔軟冰涼的指腹。翠袖沒有阻止他,只是溫柔的看。

「別難過。」她輕聲安慰。

「我沒保護好妳。」他痛苦的埋在她的掌心。

「不是,這不是誰的不對。只是失誤。一個命運的玩笑…」沈默片刻,「我很自私,所以一直傷害你,對不起。」

他搖頭,眼淚一滴滴的滴在她的掌心。「…跟我回艾克索達。」

「…我只剩幾個月好活。」

「那就把妳剩下的歲月給我。」

有何不可?就幾個月。等她停止了呼吸,托瑞恩就自由了。但…這很殘酷。

「這對你很殘忍。」她軟弱的說。

「…沒有比失去妳殘忍,跟我走吧。」他俯身抱起翠袖。

靠著他的肩膀,翠袖終於放下了防護和屏障。她坦然的面對死亡,和對托瑞恩的情感。

「好。我將剩下的一切都給你。什麼都不保留,都留給你。」她平靜的說。

那天晚上,他們拜託了一位法師,穿過傳送門回到了艾克索達。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