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翠袖(二)

她回到陽光下,準備迎接另一個輪迴。但當托瑞恩穿上防裝時,她又覺得很困惑。

當然,身為德萊尼印族的家督護衛,被稱為「四勇士」之一的托瑞恩有這麼棒的防裝完全不意外,但穿了這整套頂級的防裝,又何必找她當隊友?

她也不懂托瑞恩何必去普通級的地下城軍事任務,這對他來說是大材小用吧?

【Google★廣告贊助】

但托瑞恩似乎很樂,而且非常熱心的帶領一些初心者攻擊手,不分種族。

或許他沒去過?想想他長期擔任印族守衛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他明明熟爛所有地下城。

第一次去麥克那爾,她的困惑越來越深。他依舊是懲戒天賦,但坦得很穩,只是會喃喃自語。「…魔不夠用啊…」

後來,他索性把上衣脫了。

翠袖忍不住臉紅了起來,別開臉。她出身自古老的虔誠家族,雖然人口凋零殆盡,但她從小耳濡目染,使得她非常的保守嚴肅。或許是她肅穆的氣質,再怎麼大剌剌的隊友都會自動收斂…但這位德萊尼隊長顯然不吃這一套。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體。她承認這簡直比雕像還勇猛矯健…但總不太合宜。

「…或許您可以改穿攻擊系的鎧甲,隊長?」她提出誠懇的建議。

「對喔,我忘了有女士在場。」他開始翻包包,「跟小印相處太久就有這壞處,老忘了對待女士的禮儀。」

他終於穿上衣服,翠袖也暗暗的鬆口氣。但他掏出雙手劍。

「抱歉,翠袖小姐。」他朝翠袖豪邁的笑了笑,「請妳多擔待。」

她還沒意識過來,托瑞恩已經舉著巨大的雙手劍衝進敵人堆裡開始放奉獻了。

…原來是要擔待這個…是說有必要這麼拼嗎?!翠袖臉孔鐵青的開始放癒合導言,接著只能最高等治療術連發了。托瑞恩的血量一直很危險,她只能咬緊牙關,將她所有的本事施展出來。

她是跟到什麼隊長啊?!

翠袖忿忿的抬頭,正想出聲抗議,卻看到托瑞恩的神情。

那是一種迷醉、亢奮,極度狂熱的神情。長長的黑髮飄在魁偉的背後,他像是一尊異國的戰神,獰猛而威惡。敵人的鮮血噴濺到他臉上,他幾乎是狂喜的,用手背擦拭後,背後湧起黃金般的翅膀,奮勇揮下無情的巨劍。

她突然說不出任何一個字,只是更盡力的施展所有的治療手段。更虔誠的向上天祈禱,祈禱那個瘋狂的聖騎所有的勝利。

等所有敵人都倒下,他踩在屍體上,意氣風發的仰天發出戰吼。

…真、真是幼稚。她不太自在的別開目光。

「翠袖很厲害喔。」他笑,「妳在補血的時候,好像在跳戰舞。」

「謝謝。」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您可以拿起盾嗎?」

「如果我說不要呢?」他低頭看著翠袖,「妳不能嗎?」

開玩笑,有她不能補的人嗎?除非場面失控。但剛剛他坦得極穩,沒有失控過。「…隊長說怎樣就是怎樣。」她尊重的比了比托瑞恩,「您是隊長。」

「別加敬語啦。」他拍了拍翠袖的背,讓她不由自主的往前跌了幾步,「我相信妳。」

…我真謝謝你這麼相信我。

之後,翠袖知道了一個可怕的事實。

跟隨托瑞恩,絕對是她牧師生涯中,最驚悚的經驗。初戰是第一次沒錯,但絕對不是最後一次。

她開始有點想念礦坑的黑暗。最少她不用提心弔膽,和補血補到尖叫。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