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翠袖(三)

她在想,不管托瑞恩的天賦是懲戒還是防護,正確的裡天賦絕對叫做「狂熱」或「發神經」。

當托瑞恩坦普通地下城時,是瘋狂的懲戒;等他坦到困難等級的地下城時,是發神經的防騎。

他不斷的測試翠袖的底限,當發現她承受得住時,就不斷增加敵人的數量,直到翠袖尖叫為止。

「五個敵人太多了嗎?」他搖頭,「我不想控場。」

她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才在他耳邊忿忿的低語,「請你衡量火力。」

【Google★廣告贊助】

「也是啦…」他高喊,「法術獵有沒有吃飯啊?這是什麼鳥攻擊力?火力火力,我要火力!完全沒有保留的火力!等我奉獻以後什麼大絕都上了,誰OT來找我領錢!」

「…我不是這個意思!」翠袖絕望的叫出來。

「要火力是吧…」獵人躍躍欲試的灌藥水。

「OT給錢對吧?」法師掏出法術書複習。

術士沒說話,倒是馬上吃掉他的魅魔。

托瑞恩立刻扔出了復仇之盾,湧出金黃色的翅膀。果然他開了奉獻之後,所有的攻擊手宛如惡虎撲羊,像是餓了幾千年似的,撲向倒楣的敵人。

翠袖張開嘴,下巴微微顫抖,然後閉緊嘴,悶聲開始補這群不知死活的傢伙。

她原本被稱為「天才」的天分完全派不上用場,五秒回魔成為侈談。跟從托瑞恩沒幾個月,她已經被鍛鍊成鋼,遇到怎樣的暴動都面不改色泰然自若了。

偶爾應邀去別人的隊伍,她發現,她補血補到會瞌睡,對別人那種謹慎過度的推進開始會不耐煩。別的隊長對她驚艷,只不過是因為她處理了幾樁意外…連暴動的邊都沾不上。

難道沒有中間值這種東西?補別的隊伍她覺得不如去挖礦,補托瑞恩…

她祈求能夠早點斷了孽緣,讓她回去挖礦,不然她的心臟一定會提早報銷。

但托瑞恩依舊在考驗她真正的極限。

後來她既不尖叫也不抗議了,完完全全是灰燼般的平靜。哪怕他要AE大君主,也隨便他了。反正尖叫和抗議都浪費力氣,不如省下來多補幾下血。

托瑞恩對她的堅忍非常感動和滿意,「翠袖,妳真是個了不起的牧師。沒有妳我該怎麼辦?」

翠袖張開嘴,很想勸他別這樣玩命,謹慎點、保守點,不要再拉三團怪,因為奉獻的範圍有限,她的能力也有限…但最後她還是閉上嘴。

或許是,她注視著托瑞恩的背影,所以知道他在酣戰中有多狂喜、多激昂,多熱血沸騰。像是一團火似的,簡直會燙人。

離了快四十碼,她都覺得自己的臉被狂火烘暖。

只能苦笑。「你是隊長。你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他不是防騎,他是狂騎。早八百年她就知道了。

她已經放棄掙扎。

***

除了組隊外,翠袖嚴守著份際,盡量不和托瑞恩有私下的接觸。

他就是隊長,沒有別的。他說要去跳火山需要人補血,她會跟著去。但除了這些份內的事情,其他一概不該有交集。

她早就脫離那種羅蔓蒂克的年齡,也早就認清人性的軟弱和背叛。

但托瑞恩卻不這麼想。

放了假,他喜歡一大早去敲翠袖的門,然後拖著她東奔西跑,翠袖還找不到理由拒絕。

喝酒吃飯,她可以拒絕。去孤兒院當義工駐診?她怎麼拒絕?她只能悶悶的提起醫療包,跟他去陰鬱城或暴風城。

托瑞恩大概是她見過最愛孩子的男人。他可以花一整個上午和孤兒院的小孩玩老鷹抓小雞或跳格子,興味盎然,比小孩子玩得還瘋。甚至身上掛滿爬上爬下的小孩,或者趴在地上給小孩當馬騎,也甘之若飴。

「…你若真的很喜歡孩子,為什麼不成家呢?」翠袖知道不該問,但她實在不明白。

托瑞恩聳聳肩,「沒遇到喜歡的女人。」

…滿好的理由。她不讓自己問下去,再問下去就太私人了。她沒打算跟任何人建立起比友善更高的關係。

哪怕只是朋友。

「妳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我不追小印哪?」托瑞恩倒是自己說了,「每個人都想問,我也習慣了…小印是滿好的啦,真的,不過她啊,是男人的靈魂裝在女人的身體裡,只是那個男人的靈魂剛好只愛她叔叔。這不知道算不算是三重苦人士…」

…啥?!

「我比較喜歡靈魂和身體都是女人的人啦。」他笑笑的偏頭看著翠袖,「像妳這樣啊。」

翠袖張大眼睛,不太自在的將臉轉開。「…我這個人不太喜歡玩笑。」

托瑞恩聳了聳肩,「真剛好欸,我也是。」

她立刻站起來走開,當作沒聽見。但托瑞恩之後就不再提了,翠袖也因此暗暗鬆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