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翠袖(四)

當UB的會長來找托瑞恩的時候,翠袖黯淡了一下。

她和托瑞恩算是相處愉快,起碼跟以往的輪迴比起來。她無須太花費力氣去扶持隊長,終於可以鬆懈下來專心當個隊員、一個專業的治療者。

但看起來,這個輪迴也要結束了。

UB是個很大的公會,是備受倚重的強力公會。托瑞恩在那兒應該會受到重用,說不定還有機會成為主坦。

她應該感覺到鬆口氣,並且為之祝福才對。而不是感到神傷、鬱悶。

【Google★廣告贊助】

但托瑞恩卻婉拒了。

「…為什麼?UB是個有制度的公會,他們的進度一向超前。」翠袖不明白。

「我要戰功彪炳,就該留在艾克索達。」托瑞恩回答,「我在那兒可以直接指揮德萊尼的核心部隊,何必寄望一群名為公會的烏合之眾?他們不過是辦家家酒,我可是貨真價實在戰場上打滾的軍人。」

「…那你到底想得到什麼?」翠袖更不懂了。

托瑞恩聳聳肩,「我在城郊買了棟小房子。妳要來參觀嗎?這說起來很長,我們可以邊吃晚餐邊聊…我廚藝很不錯的。」

翠袖瞪了他一會兒。這是…約會邀請?拜託,她都幾歲了…「托瑞恩,謝謝你的好意,但我想還是別…」

「朋友的聚餐,好嗎?」他攤開巨掌,「聖光在上,我並非浪蕩登徒子。我只是想感謝妳對我這橫衝直撞的主坦如此包容。」

她應該要拒絕才對。但托瑞恩如此坦蕩,她若堅拒反而顯得自己有鬼。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她沈重的嘆口氣,「什麼時候呢?」

「今晚吧。」他豪邁的笑,「晚上六點我去妳住處接妳。」

當托瑞恩來接她的時候,翠袖有些困擾的走出來。他依照著人類的禮儀輕輕的吻她手背,並且空出臂彎。

她咬著唇,遲疑了幾秒,輕扶著他的臂彎。這種社交禮儀她都懂,但迴避人群這麼久,她已經非常生疏了。更糟糕的是,除了工作服,她找不到一套晚餐約會可以穿的洋裝或小禮服,甚至連化個淡妝都辦不到…

她所有的化妝品只有一管護唇膏。

但托瑞恩非常慎重,甚至穿上軍服來接她。她不得不承認,穿上軍服的托瑞恩非常英挺,即使用人類的審美觀都覺得他非常帥…或者該說非常有型。

被他這樣一襯,翠袖覺得自己灰樸樸的,倒像是掃煙囪的女傭。

騎馬前往的時候,他們很默然。托瑞恩體貼的騎在她前方五碼左右,不時放慢腳步,畢竟翠袖的騎術不算好。

他果然是印族的首席護衛,所有的禮節都非常周全。相較於其他男人,不管是什麼種族,都缺乏他那種莊重、發自內心的禮貌。

曾經有個女術士向她哭訴,說托瑞恩拒絕了術士的求愛。

「…他是個德萊尼男人。」翠袖有些驚駭的看著術士小姐,「我想異族通婚還是有其困難…」

「我又沒要跟他結婚。」術士小姐啜泣,「我的天哪,翠袖,妳看到這麼優的男人不會想吃嗎?妳當他的隊員這麼久欸!瞧瞧那身壯碩的肌肉!被他擁抱的感覺一定像是直抵天堂!…」

翠袖微張著嘴,臉孔一直紅到脖子。她一直都很嚴肅保守,從來沒聽過人如此露骨的談論情事。

「不,」她倉促的回答,「我從沒想過這類事情。他不過就是隊長。」

「…妳不會還是處女吧?」那位術士張大眼睛,「妳不是三十好幾了嗎?」

她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拍拍術士小姐然後離開。

這些被托瑞恩拒絕的女人都會來找她談,難免有窺探的意味在。但她實在無法滿足她們任何好奇或忌妒的想像。

她跟托瑞恩真的就只有隊長和隊員的關係。托瑞恩還需要她時,她會盡力祈求聖光,呼喚托瑞恩的勝利。

因為她是個牧師,如此而已。

但現在,她卻準備去參觀托瑞恩的新居。這應該嗎?她會不會超過了自己的原則?

「妳要去哪?翠袖?」托瑞恩拉住她的轡頭,「我家是後面這棟。」

「…抱歉,我有點心不在焉。」她侷促的笑笑,輕扶著托瑞恩的手下馬。

那是一棟有著小花園的平房,打理的很整齊。

我是否太冒昧?翠袖咬著唇,湧起轉身逃跑的衝動。

但托瑞恩已經將門打開,「請進,My lady.」

我不是你的lady。翠袖心裡默默的想。但這只是社交禮儀的一部份,她明白。

深深吸一口氣,她走入托瑞恩的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