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翠袖(五)

令翠袖有些意外的是,托瑞恩的屋子收拾的很整齊。

這真是棟小巧的房子,內部裝潢完全照德萊尼的習慣,有著低垂的紗簾和噴香的薰爐,唯有床鋪照著人類習慣的桐木高背席夢思床。

這個房子完全是個單身男子的房間,所以沒有隔間。只有用紗簾隔開床與客廳,地上鋪著厚軟的德萊尼手工地毯,餐桌低矮,他們必須盤腿坐在軟墊上,沒有椅子。

【Google★廣告贊助】

一書櫃的書,另外三面牆幾乎都懸著劍,最大的恐怕有托瑞恩這麼高,小的恐怕比翠袖的手還小,琳琅滿目。

「我的收藏。」托瑞恩自豪的比了比,「我只愛劍。」

「…以前就想到過。」翠袖不由自主的點頭,但沒想到規模這樣宏大。托瑞恩愛劍成痴,有時候為了戰利品,會拼命跑某些地下城。而他想要的,通常就只是劍。

「這就是你的理由?」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完全是。」托瑞恩示意她坐下,從廚房端出幾道菜,殷勤的幫她裝盤,「不過,我本來是想當牧師的。但牧師不能拿劍戰鬥,所以我才選擇聖騎。」

翠袖的叉子停在半空中。這就是他選擇當聖騎的理由?

「這世界有許多不幸。我決定服侍聖光,就是希望可以盡我一己之力。」他坦然的倒紅葡萄酒,「只可惜牧師不能拿劍,所以我想成為一個拿劍的聖職。虛名啦、誇耀啦,對我來說意義還真的滿小的。我會加入軍隊是希望盡我所有,後來成為小印的護衛也是希望可以保護印族貴重的家督。」

他舉杯,「當然也是小印值得跟隨。但既然伊立丹已死,和平降臨了我們家鄉,躲在艾克索達我覺得很無趣。現在這樣很好,照顧一些稚嫩的冒險者,看他們漸漸成長茁壯…收集武器只是附帶的價值。」

翠袖輕輕碰了碰他的杯子,抿了口酒。若是其他男人講這套,她會覺得很虛偽,但眼前這個男人…她會相信。

「…但你還年輕。這麼年輕就打算過退休生涯?」翠袖有些滄桑的笑笑。

他豪邁的大笑,有種微微的震顫感。「喔,老天,我不是太年輕了。我今年四十二了。」

翠袖微微一驚,但轉思又微笑,「德萊尼的年紀和人類不同。」

「也沒差很多啦。人類壽命上限是百歲,德萊尼大約一百五十歲。我的確還是我族的壯年…但我想做的事情從來都不是獲得榮耀。翠袖,妳也不是。」

她別開目光,被犀利的看穿,她有點心慌,低頭喝了口酒。「…我的確不年輕了,小你十歲而已。」

「只比小印大一點點。」托瑞恩聳聳肩,「還是年輕姑娘。」

「…謝謝,你人真好。」她不太自在、甚至有些笨拙的回答。

聖光在上,她真的快把社交禮儀和應對忘個精光了。

「八年了。」托瑞恩低頭看著酒杯,「難道妳的傷都還沒好嗎?」

翠袖的臉孔刷的慘白,嘴唇微微發顫。「…托瑞恩,你到底是誰?」他知道些什麼,說不定還知道太多。

他皺起濃密的眉,刀刻般的臉孔有種隱隱的哀傷。「…以前霧隱加入神國公會之前,我就認識他了。他是我第一個人類的好友。」

翠袖放下酒杯,愣愣的望著自己的手。「…他要你來找我?」霧隱不是放棄一切,加入了部落方?就為了另一個她?

「不是。」托瑞恩抬頭看翠袖,「不是。我從來不贊成他用這種方式逃避婚約。」

「什麼婚約?根本沒有婚約。」翠袖覺得疲倦,並且有淡淡的厭煩。「早就解除了…據說他跟那個血精靈結婚並且生活得很好。早就過去了。」

「但妳沒有過去。」

夠了。好不容易結痂的傷口,何必去揭穿?「早過去了。謝謝你的招待,」她僵硬的點點頭,爬了起來,「祝你有個美好的夜晚。」

她想離去,托瑞恩卻早一步擋在門口。

「…隊長,不要破壞你我的友誼。」翠袖的心情轉壞。

「我並不想冒險,但我還是想談談。」托瑞恩靜靜的說。

「我不想談。」她抱著雙臂,像是想保護脆弱的心,「我不想。」

「以前,你們相戀的時候,霧隱常常提起妳。那時候他真的非常愛妳。」托瑞恩說,眼神有著溫柔的哀傷,「光聽他談起妳,我就覺得霧隱真是個讓人羨慕的傢伙。」

翠袖安靜了很長一段時間,淡淡的、感傷的笑起來。「…除了外貌以外,我知道他對我都很滿意。我也知道,他非常喜歡美女,真可惜我不是。」

所以當另一個她出現時,霧隱就丟失了自己的心。因為…她和翠袖有著相像的心性和溫柔,甚至也相同的是個牧師。

而且她美得令人忘記呼吸。

「…我也很遺憾。」事隔多年,她終於能夠面對這個事實,尤其是年華漸漸消逝。「容貌父母生成,我又尋不著美貌的秘藥。呵…」

但她不是因為這樣崩潰的,不是。而是她再也尋不到可以凝視的背影,她失去了可以守護的人。

很快的,她放下了霧隱,或者說強迫自己忘了他。她的確很成功…也很成功的找到另一個隊長。

但相同的輪迴又開始,她依舊是被留下的牧師。

「但我覺得…妳這樣也就夠美了。」托瑞恩說。

翠袖含淚的笑出來,「…人類在德萊尼眼中看起應該都差不多。」

「所以我比較看重這裡。」他指了指心臟的部位。

「謝謝你如此盡責的安慰我。」她平靜下來,「但我想告辭了。」

托瑞恩溫柔的看著她,伸手拭了拭她頰上的淚珠。她想閃躲,卻讓托瑞恩扶著臉閃不掉。

僵持了一兩秒,托瑞恩放下手,禮貌的打開門,送她回去。守禮的,托瑞恩吻她的手背道別,但似乎停留太久,她輕奪了幾次手,才讓他放開。

「抱歉,今晚我有些情不自禁。」托瑞恩倚在門框看著她。

「…有很多年輕的女孩子等待你追求。」翠袖勉強笑笑,開房門要進入。

「我是否觸怒妳?」他輕輕的問。

是嗎?托瑞恩觸怒她了嗎?或許有一點。但他依舊用莊重的態度對待她。「…你給一個女人很大的禮讚。非常感謝你。」她笑笑,「但很抱歉我不能請你進來喝茶。」

「我還是妳的隊長嗎?」他按住將要關上的門。

翠袖想說什麼,卻只是顫著唇。最後她勉強一笑,「當然。我也沒別的地方可以去…或是想去。」

托瑞恩靜靜的看她,撫了撫她額前的髮,閉上眼睛,輕輕用額貼著她的額。

靜默片刻,翠袖輕聲說,「晚安。」

「明天見。」

托瑞恩下樓,翠袖撐著門發呆。等他離開視線,才慢慢的將門關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