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翠袖(八)

表面上,他們恢復之前隊長和隊員的關係…

表面上。

但他們都知道沒辦法回到過往那種單純。托瑞恩常常若有所思,偶爾翠袖會失去平靜。

但托瑞恩一定要挨著翠袖坐,雖然她知道托瑞恩一定謹守禮儀,但她擔心的不是托瑞恩,而是她自己。

她開始面有愁容,鬱鬱寡歡。

「…我讓妳感到討厭?」托瑞恩問。

【Google★廣告贊助】

她搖頭,「我討厭的是我自己。別想太多,隊長。」輕輕拍著托瑞恩的手。

但她的憂鬱感染了托瑞恩,他在地下城冒險越來越暴躁,像是在發洩什麼似的,似乎只有瘋狂的戰鬥才能打發那種心慌。

直到離開地下城,翠袖往往要無奈的幫他紮繃帶,好好的治療一番。「…這麼拼要做什麼呀,隊長?」

「這樣妳才會靠我近一點。」

翠袖笑著搖頭。「…別把命拼掉了。我不想…換隊長了。」

「我會一直在妳前面。」托瑞恩仰頭看她,「妳知道我從不說謊的。」

一直有多長?永遠是多久?但她試著笑一笑。因為她憂鬱的時候,托瑞恩特別暴躁。

她甚至偷偷回暴風城,主動看醫生。她知道自己沒有瘋,但她需要看起來不那麼憂鬱。

在藥物和心理建設下,她看起來的確好多了…表面上。

但她開始失眠。

為了未來可能的分離而開始失眠,未免太蠢。她不知道第幾百次告訴自己,但她依舊難以入眠。

不過,她掩飾得很好,所以誰也不知道,包括托瑞恩。

她現在保持著理智、友好,甚至是輕快的態度。甚至托瑞恩邀她去家裡吃飯,她也沒有拒絕。她發現托瑞恩被她影響的很深…目前。

最少希望他好好的,別因為暴躁和輕率送掉自己的命。

她笑笑的去赴約,笑笑的吃飯,甚至帶了一瓶酒精濃度很低的葡萄酒。

「我覺得妳最近怪怪的。」托瑞恩說,「怎麼了?」

「沒事呀,你看我不很好?」她笑。

托瑞恩凝重起來,研究似的看著她。「妳有黑眼圈。」

「年紀大了。」她淡淡的。

或許是薰香,或許是葡萄酒,也可能是托瑞恩的手藝很棒,她放鬆很多,多日失眠的疲倦一起發作起來,她緩緩的倒下,托瑞恩趕緊扶住她,發現她睡熟了。

他有點不知道怎麼辦。抱著她?醒來她一定會發怒。抱她去床上睡?這又太曖昧。讓她睡在地毯上?他捨不得。

還是讓她發怒好了。

他抱著翠袖,而她溫順的趴在他的胸前,輕輕的呼吸著。原本應該很快樂、滿足…但為什麼她瘦這麼多?

上次在她房間前起衝突時,他抱過翠袖。那時的她還豐腴。但她現在卻幾乎瘦乾了。

調整一下姿勢,讓翠袖睡得舒服些,卻聽到似乎有物品掉落在地毯上。

他看著地毯上的藥包,伸長手撿了起來。翠袖在吃藥?打開藥包,他仔細看了看…這是抗憂鬱的藥?!

所以,她最近都怪怪的?

看了看懷裡熟睡的翠袖,又看了看藥包,心裡隱隱作痛。八年了。這傷卻一直沒有好,必須靠藥物才能夠熬過憂鬱…

或者我就是她憂鬱的主因?

但要怎麼她才會相信,沒有絕對相同的輪迴?她失去的笑容取不回來沒關係,但最少希望她能好好活著,健康的。她不能一直逃避。

愛惜的將她擁緊。也只有她睡著了,才能夠這樣毫無防備的擁抱她吧?若是清醒著,她會逃。

陪伴她一年,或者兩年,十年,或是二十年。或許她會漸漸的相信,輪迴不是必定的,或許她願意相信,德萊尼的男人還是值得信賴的。

他很有耐性。德萊尼的男人都擁有強韌的耐性。

等翠袖睡醒時,悚然一驚。

她趴在托瑞恩的胸口,而托瑞恩躺在地毯,披風則蓋在她身上。昨晚…她睡著了?

但她的衣服整整齊齊,連個釦子也沒少扣。她坐起來發呆,發現有個解開的藥包。那是她的藥。

所以,托瑞恩知道她吃藥?

呆了好一會兒,她看著熟睡的男人。輕輕的、怯怯的摸他的臉龐。看起來像鬍子的觸鬚,摸起來很奇怪。

若托瑞恩醒著,她絕對不會這麼做吧?

她將自己的臉輕輕貼在他的臉龐,依偎了一會兒,輕輕吻他的額。最少這個時候,她承認,她願意面對未來的粉碎了。

起身拖了床上的毯子,她蓋在托瑞恩的身上,跪在地上,抵著他的額良久,她才有些僵硬的打開門,悄悄的出去。

就在門關上的那一瞬間,托瑞恩張開眼睛,輕輕摀著嘴,掩飾著他的笑意。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