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遊詩人龍史(下)

塔貝薩發現,龍史有種奇特的才能。

她能從冥想的虛空中,閱讀他人的故事,哪怕是從未謀面。然後宛如呼吸般,唱著他們的故事,在她學會月琴之後更得心應手。

這對塔貝薩的歸檔工作當然很有幫助。但她的故事往往人名地名都不對,或許是因為這種奇特的閱讀過程會有若干扭曲和失誤的緣故。

所以,當龍史說,她想外出聽更多故事的時候,塔貝薩沒有阻止她,反而給了她秘藥。讓她經過十天一沐浴的過程,可以維持人形。

「但秘藥不是用不完的。」塔貝薩叮嚀她,「每隔三年,妳要設法回來拿秘藥,可以的話,請告訴我妳旅途所見的所有故事。」

「這很容易。」龍史偏著頭,微微的笑著,「故事是無窮無盡的。」

於是龍史出發,她沒有搭乘小船或其他交通工具,而是踏浪而去。

之後塔貝薩從旅行者或來考試的學生中,隱隱約約的聽到龍史的事情。她到處聽著故事,並且回饋故事沒有提及的細節,並且歌唱。

這成了塔貝薩的興趣之一。她開始熱心的等待龍史歸來,而她歸來的時候,的確帶回來許多奇妙的故事。替她原本殘缺的檔案添加了更多的資料和說明。當龍史偏著頭,唱著那些或甜美或哀傷的故事時,塔貝薩會閉上眼睛,感受到無比的平靜,並且為那些可能永遠沒有交集的人悸動著。

所以,當那個柔弱的術士,帶著她從阿薩斯眼底拐回來的死騎愛人,來到她眼前時,她甘冒觸怒巫妖王的危險,幫助一無所知的他們。當凱爾薩斯的金髮孩子來到她面前時,她願意替他隱瞞過往。

當向來淡漠冷情的她願意偶發慈悲時,往往都是因為她先讓龍史的故事感動了,才會伸出援手。

沐浴後的龍史走近,只有眼睛上蒙著白布。穿著簡單的衣服,讓她覆滿鱗片的手臂和大腿露出來。塔貝薩的屋子光線不強,也不會有太多的陽光。她完全知道這是塔貝薩的體貼。

所以她也難得輕鬆的抱著月琴,感受夜風的歡暢。翠綠的髮稍滴著水,讓她看起來像是剛上岸的人魚。

塔貝薩沏上茶,「怎麼?開始想當故事裡的主角?妳不是一向都遠遠的看嗎?」

龍史輕笑,輕撥琴弦,兩三聲不成調。「感同身受吧。我也是『異類』。對於飽受折磨的不幸異類特別難以遠觀。」她試了個滑音,「剛好我在塞拉摩作客…女士希望我能去酋長那兒說故事。」

「無情感的聖騎和前任幼娼對妳來說算異類嗎?」塔貝薩笑。

「是啊。」她蒙著白布的眼睛注視著塔貝薩,「沒錯,我們在人的眼中都是異類啊。」她輕撫月琴,「塔貝薩,我知道為什麼我能『閱讀』他們的故事了…這不是預言能力。」

「哦?」塔貝薩挑了挑眉。

「這是心願。」她露出一個若有似無的微笑,「是他們強大的心願足以在虛空駐足,我才看得到。」

「那妳跑去塔納利斯指導人家打競技場又是什麼?心願?」塔貝薩搖了搖頭。

「…那又是另一個很長的故事了。」她的笑意深了一點點,「我除了彈琴和說故事,什麼都不會,當然更不會打架囉…但任何文字可以抵達的範圍,都是我的範圍。」

她伸了伸舌頭。「讓我為妳說說最近的故事吧。」

「我想知道來龍去脈,一點細節都不可以省略。」塔貝薩舒服的坐在搖椅上,「在這之前告訴我,酋長和女士近來如何?」

「呵。」她甜甜的一笑,「即使天涯,即使海角,也不夠遠。若心還在一起,豈在朝朝暮暮?」

年輕,真好啊。塔貝薩閉上眼睛。現在就有些懊悔,在年輕的時候,只顧著追求力量和正義,回首前塵,只見一片蒼白。

但龍史的故事倒是補足不少這種遺憾。

不過…她有些好笑的彎起嘴角。「龍史,聽說幾年前妳還拜訪了阿達歐,還停留了不少時間是吧?」

龍史伏在膝蓋上笑。「…他超喜歡愛情故事的。我想他有些蘿莉傾向。」

這老小子。塔貝薩也笑了。「來吧,告訴我一切。」

龍史撥弦,開始唱了起來。曼妙的聲音繞樑不絕,宛如直達天聽。

(完)

 


本來是要寫夜色另一個番外的,但我想到宛如冰山的裡設定就手軟。

如果我要把整個裡設定都寫完,我想我乾脆挖個洞長眠不醒比較快。這就是根深蒂固的壞習慣,讀者看到的十萬字,後面恐怕有百萬字、沒有寫出來的設定集。

所以我發呆了幾個小時,決定還是認命寫出部份裡設定,所以有了「龍史」。

其實當初設定龍史這個人物時,就發展出兩個版本,一個是禁咒師版的龍史,另一個就是魔獸版的龍史。禁咒師版的龍史比較早寫完,我一直壓抑著寫魔獸版的…

因為會寫不完,沒完沒了。

但魔獸版的龍史早於一切,大概在悸動就有了雛形。但因為描寫她很麻煩,所以一直擱著。但因為有這個裡人物隱藏串場,所以主角們的困境常常異乎尋常的解決。

一開始,看不太出來,沒差。但寫到這裡,我就開始苦惱。因為她是存在於設定中的,一個類似預言者的吟遊詩人,到處說著故事。因為她的故事感動很多人,包括阿達歐等等,所以才會對主角們格外寬容。

但讀者不知道,就會顯得非常突兀,拼圖就是缺了那一角。

但這個裡人物徹底背離BΖ設定,甚至她的原型來自一幅不知道哪抓來、哪個遊戲的遊戲桌面,寫出來麻煩,又難以自圓其說,就只能擱著。

(事實上也是我非常懶…)

但今天不寫不行了,所以我設法在最短的字數裡頭寫出她來,算是交代有這麼一個裡人物,並且說明,她和禁咒師版龍史只是設定相同,並非同一人。

***

「夜色」算是我挑戰異色蘿莉題材的第一部。但我不是主要想寫糟糕。XD

其實我想寫出一種荒涼無依的場景下,兩個受社會排斥的異類,無道德感的相處故事。為了強調那種徹底無道德感,所以糟糕場景就不怎麼避免。

下筆的時候我也非常煩惱,畢竟會有未滿十八歲的小朋友在看…但我畢竟只是寫娛樂之作,考慮到那麼多非常累,就只有加上十八禁的警告就不顧一切的寫了。

這也算是種作者的任性。XD

但發展出「月圓之約」和另一個番外,則是補充說明裡設定。但我不知道需要寫到這麼長,甚至逼出龍史…(泣)

總之,謝謝大家看完這篇不怎麼精彩的裡設定人物集。

Seba@ Mar/16/2008

*夜色→故事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