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稿] 蒼露之章 楔子

楔子 蒼蒼待明

剛結束了講學,眾學生都散了去用晚飯。葛葉也覺得有點疲倦,但有兩個女孩留下來跟她討論關於古帝國經濟崩潰的真正原因。

雖然思考還粗疏,言語稚嫩引人發笑,但才十一二的年紀,開始會動腦筋思考了,這個態度值得讚許。所以她強打起精神,不著痕跡的引導,就幾個不錯的觀點讚賞一番,讓她們彙總寫個報告給她看,也答應幫她們考得淒慘無比的期中考加點分數。

死背對她來說,一直都沒什麼意義。她讚賞的是獨立思考和分析。雖然說…這兩個女孩兒更有院士的資質,而不是博學強記的琅琊。

葛葉可能是雅爾奎特學院有史以來,最沒有規矩的院長。院士和琅琊的性別分際,她看也不看就打破了。在她任內已經出現了十名女院士、七個男琅琊,短短十年而已。

這十年,她年年自請罷免,校際會議都充滿憤怒的否決。已經是戰爭系院院長的密思更直接的對她高罵,「別想有退休這種好事!妳慢慢做夢吧!」

她只能苦笑。

【Google★廣告贊助】

餓過了頓,她反而不想吃了。即使已經當了院長,她還是住在古帝國系院--那個舊穀倉,她的豬朋狗友還活著的,帶著徒子徒孫,異常囂張的霸佔半個二樓,還在玩那種隨時會爆炸的玩意兒。

早就習慣了。她和艾爾羅的新婚之夜,就被隔壁的實驗錯誤逼得逃出新房…艾爾羅臉色鐵青到快發黑,濫用權力的命令親兵把這些腦袋發昏的科學家抓去牢房凍一夜。

當時是很火,但艾爾羅臨終的時候,卻笑著跟她提起。

縮在寬大的舊藤椅上,她半闔著眼睛。艾爾羅…說起來,也算善終了。沒死在戰火中,沒死在政變裡,而是躺在她懷裡安靜的長眠而去…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

說起來,雅爾奎特學院傳承千年,三十三任院長都是天煞孤星,不為鰥夫,必為寡婦,也算是染著悲傷色彩的傳統了。

果然是老了…總是回憶的時候多。回憶總是容易渲染著溫暖的色彩,連和她吵了一輩子的依文院長都沒那麼可惡了。若不是那場幾乎滅校的的大難,依文院長大約還在跟她吵架,她也不用扛起整個學院系統吧?

臨危受命容易,經營下來,難。

她還陷入冥思中,房門卻碰的一聲打開。反射性的,她說,「殿下,這麼多年,你還是沒學會敲門?」

一個身材高大,黑髮覆面的男子笑了笑,略薄的唇卻帶著比霜雪還寒的冷意。穿著漆黑的戎裝,踏著沈重的軍靴,同樣烏黑的斗篷半沾雪。髮間的冰冷黑眼散著血腥死氣,令人望之生寒。

「我登基多少年了?院長,幸好妳在雅爾奎特學院,不然現在就掉腦袋了。」

寒風刺骨,從沒關好的大門刮進來,帶起如鵬翼的斗篷。這時候,葛葉才注意到,堂堂艾景森帝國君主、被諸國畏稱為「狂虎」、「狂君主」的第六代阿兀那陛下,抓著一個骨瘦如柴的小女孩,來到她的寢室。

她微微皺起眉,「殿下?」

「陛下。」阿兀那糾正她,語氣卻只有狂妄沒有責備,「我從滅羅抓來的小宮女。」

葛葉望了他一會兒,又看向那個小女孩。面目堪稱清秀,但平凡。她抬頭看了葛葉一眼,卻讓葛葉心頭一凜。

那是怎樣的眼睛啊…只有遭遇大難的孩童才會有的眼睛,像是剝奪阿兀那童年後的眼睛,永遠都不會改變的死寂。

那是失去所有純真和信賴的眼睛。

忍耐了一會兒,葛葉還是輕輕的說,「阿兀那,你說過只是練兵。」

「我是練兵沒錯。」他挑了挑濃密的劍眉,將張狂的長髮撥到肩後,「但滅羅的王儲和他三叔在宮裡打起來了…我不佔這個便宜,碧羅殿早死乾淨了。柴堆得多高啊,火油潑得到處都是。最少後宮沒死幾個人,我都發配給士兵當老婆了…倒是發了一注大財。」

他大馬金刀的坐在葛葉的床上,那個枯瘦的女孩亦步亦趨的跪坐在他腳邊,像是沒有生命的傀儡。

葛葉皺緊了眉,「來作什麼?」

阿兀那冷笑的指了指那女孩,「把她編入這一期的女史生裡頭。」

女史生?她看了看那個滅羅宮女,低頭想了想,「這期的女史生只剩五年就畢業了,不如下一期吧…」

「不行。」阿兀那沈下臉,「就五年。五年後,她不能畢業,並且考不上琅琊,我就親自來斬下她的頭顱。」

葛葉也冷了臉,「艾景森無權處置我的學生。」

「那我現在就斬了她的腦袋。」阿兀那笑了幾聲,「不屬於我的刀,我寧可現在毀了,也不讓人拿來對著我。」

一直低著頭的女孩抬起下巴,憔悴的臉孔沁著異樣的血紅,「君王,殺一人,救十人?」

她的艾景森語聽起來有點奇怪,過分的字正腔圓,但很動聽。

阿兀那睥睨的看她,「殺一人,救十人。殺十人,而救百人。」

那張憔悴的臉孔,像是失了魂魄的淡笑,「我接受。請雅爾奎特院長教導我。」

葛葉沈默了很久,點了點頭。阿兀那站起來,連招呼也不打,就走了出去。不久傳來遠去的馬蹄聲。

良久,葛葉輕嘆一聲,「以殺不能止殺。」

「不殺也不能止殺。」女孩短促的笑了一聲,「我把自己當成死人,卻也不能救一家人。」

碧羅殿出身的小宮女。葛葉心底深深嘆息。用金言玉詞、典雅華貴的詩歌掩蓋的荒淫宮殿,比雅爾奎特學院歷史更久的滅羅王國後宮,三千後宮佳麗和貴族交頸廝磨的「殿上」。

背後有的是,被貴族收養權充千金進宮的無數秀女,更多家庭哀啼於道的慘痛。

「…妳叫什麼名字?」葛葉問。

她抬起頭,眼神空洞,「蒼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