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稿] 蒼露之章 之一(三)

接下來的一個月,不說後宮整個摸不著頭腦,連蒼露都有些納悶。

阿兀那命她陪侍,卻沒要求她在執行職責。她頂多就是換上女史的制服--三重孺服,寬袍大袖的跟著一身戎裝的君主後頭,上朝理事,尋幸妃嬪,都不離左右。

想想人類的體力有限,阿兀那陛下又獨掌兵權,在外操練兵馬的時候居多,趁這有限時光撫平後宮宮怨倒也不怎麼奇怪…但往往他去探訪妃嬪,就把蒼露留在值更室,一辦完「事」,連澡也沒洗就帶著隨從和蒼露離開,長不過一個小時,短不到二十分鐘,乾脆簡單,毫不留戀。

蒼露閉緊了嘴,心底還是覺得異樣。

這些妃嬪或美或嬌,或清純或濃豔,放在碧羅殿必是眾星拱月的目標,國王必樂不思蜀。怎麼放到艾景森的後宮,阿兀那像是例行公事,去不高興,回不歡喜。

【Google★廣告贊助】

她甚至還看過阿兀那拿著一本厚厚的行事曆,朝上面打勾…後來這個倒楣差事到她手裡,竟是妃嬪「雨露均霑」的記錄。

四妃三嬪,還有沾到的時候。後面十三側妃,可以說連看都看不到。

雖說知識為上神所有,但艾景森帝國醫學可說全大陸之冠,連雅爾奎特學院都會派人來從學。但蒼露掌皇曆之後,翻閱記錄,神情不免古怪起來。

關於月事和懷孕的研究,一直都是滅羅宮殿裡不傳之祕。她當年煞費苦心的當個中庸女官,就是因為有個不識字的妃嬪很賞識她,她也因此閱讀了一些這方面的古書。

但別人推算週期是為了求子嗣,阿兀那陛下卻反其道而行,讓她更摸不著頭緒。

「怎麼?」阿兀那懶洋洋的問,「有事就說。」

考慮了一會兒,「吾皇,這非求子之道。莫不是受了蒙蔽?」她仔細的說明月事和子嗣間的關係,阿兀那一言不發,只是饒有趣味的聽她說。

沈吟了一會兒,阿兀那問,「聽說朱約家收養女,都先令其不孕?」

蒼露愣了一下,苦笑說,「若不是因為這樣,吾皇怎麼會放心把我收為臂膀?」

她早就仔細想過,自己才智不過中上,容貌更是不起眼,說阿兀那著迷於她,連那些正經八百的女史都打死不相信。而且,她還是來自敵國的外國人。

雖說葛葉院長對她青眼有加,不過是阿兀那親託,而且她對歷史和語言的確有點天分和興趣,但真要說學到葛葉院長什麼真傳,那根本是胡扯。

頂多頂多,只是學會了分析自己的情緒,得以剝離,能夠冷靜理智的去決斷罷了。到現在她還不知道阿兀那要她做什麼…能夠確定的是,因為她無法生育,就不可能母憑子貴,也不會投下王室血統的任何震盪。而且她是外國人,在艾景森沒有任何背景,阿兀那可以放心相信她--因為她唯一的靠山只有君主。

「嗯。」阿兀那彎了彎嘴角,「王后已有子嗣。我要那麼多子嗣做什麼?獨子除非夭折,不然會活得挺好的。兩個說不定等不到夭折,就一起沒了。」

他目光一冷,「這些女人,哪一個是我想要的?」嘲諷的笑越來越深,「現在就炒作官爵,讓她們生個一兒半女,恐怕沾枕我就沒了腦袋。」

蒼露的神情凜然起來。沒想到艾景森的貴族之害,也沒比滅羅輕那麼一絲半點。這還是個年輕的國家呢!

「但也怕人連根拔起…眼光短淺而喪心病狂。」阿兀那淡淡的說,「明日妳去見王后吧。以後王后就交給妳輔佐了。」

她真的獃住了。把王后託給一個外國家奴,這未免…轉思一想,後宮這些女人,幾乎都是國內豪門貴族的代表。若一國之后和某個妃嬪太近,等不及被影響,光流言就順勢大漲了…是能托付誰?

「…吾皇,或許您去王后處時,順便引薦即可?」她小心翼翼的問。

「我?」阿兀那露出苦笑,「蒹霞是個乾淨人。冷眼這些年,只有她有資格撫養我的小孩。」他沒再講話,蒼露也沈默了。

真沒想到,完全沒有想到。這樣年輕的國家,後宮之險惡,居然不遜於蒼老腐敗的滅羅。

深深的吸了口氣,又慢慢的吐出來。蒼露抬起頭,慌亂已經消散了。「必不負吾皇所託。」

阿兀那淡淡一笑。「盡力就好,死了就算了。」他的眼眸陰寒沒有生氣,「撐不過去的就該死,我也不例外。」

蒼露抬頭看他,心底有著說不清楚的隱憂。

沒等她晉見王后回來,阿兀那又離開宮殿。西南一個部族動亂,人不滿千,他卻慎重其事的帶兵親征了。

他留下的兩個諭令讓全宮嘩然。但狂君淫威已深,沒人敢對他說三道四,壓力都壓在蒼露身上。什麼寵姬亂國,內宮干政,連國之將亡必有妖孽都罵出來了。

蒼露只覺得無語問蒼天。

第一個諭令,她以王后輔佐的身分,成為後宮事務之首。聽起來好像沒什麼,但這等於是將後宮的財政、經濟、裁決權,「代王后行使」。但她同時是長史,這本來是監督王后不使濫權的監察女官。

也就是說,她身兼警察和法官,後宮她說了算。

第二個諭令,令她出殿去議事房與宰相等議事臣「習政」。

她開始懷疑,自己能不能見到第二天的太陽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