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十一

是的,普天同慶,林華終於從啟蒙班畢業,升到秀士戊班。往常繃著的冷漠小臉,難得笑得燦爛如春花。

只是她很快就笑不出來,並且從小高冷憤怒的往冰山絕嶺邁進。

升班當天,她被同窗壁咚了。

【Google★廣告贊助】

林華完全忘記打人不打臉的原則,直接將那個不長眼的同窗打成豬頭。

但這沒阻止荷爾蒙剛剛綻放的少年們。她開始收到情詩,前後左右的位置變得異常搶手,開始有人為了她和別人多說一句話吃醋,對著她臉紅…

最後因為她實在太兇猛,將所有將她惹怒的人痛打一頓,這些春心蕩漾的小同窗才略有收斂,卻給她取了個「刺玫瑰兒」的渾號。

林茂笑抽了。

林華卻覺得一點都不好笑。

「沒事。」抽完的林茂安慰她,「我剛入族學那會兒也這麼受歡迎。」

林華一臉驚悚的看他。

「誰讓你哥我長得這麼漂亮,人皆有愛美之心,我們要體諒一二。」林茂驕傲的揚起下巴,「打架打得兇還不夠,你得功課凌駕於他們,他們就不敢以相貌取人了。」

林華回去照了老半天的鏡子,百思不得其解。她的長相比起林茂可差遠了,林茂眉目如畫,十三歲的少年渾似陽光所凝聚,漂亮得燦爛奪目。林小公子吧,這幾年養得好些,畢竟底子在那兒,還是蒼白病弱,長眉細眼,五官有些模糊。

頂多就是秀氣。生活太緊張,因為性轉,她心氣也一直都不太順,一年四季的板著臉。

她是能明白林茂受歡迎的緣故。大燕朝的男校嘛,青春期初萌,荷爾蒙多到無處宣洩,奔向長得最好看的男孩子,無可厚非。等林茂證明了他的強悍,就什麼事也沒有了。

棺材臉的林小公子?這些小孩子是有多想不開,審美觀是有多奇葩啊?

但是這種被同性追求的困擾,卻幾乎糾纏了林華一生,總讓她勃然大怒並且百思不解。雖然說,林華本身的性取向很正常,就是個完全的異性戀…很不幸她就是個性轉的。

還沒來得及動心,肉體的排斥就非常強烈。這真是個悲劇。

更悲劇的是,她雖然肉體是男性,但她的靈魂是女性。不管她外在飽受禮教洗禮,成為翩翩佳公子,靈魂依舊影響了氣質,很是吸引了某些人的眼光。

不知道幸還是不幸,她一直都不知道這點。

其實這幾年的適應,林華對性轉這回事感覺沒那麼糟了。畢竟日常誰也不會沒事就去在意自己性別,她早就可以泰然自若不當回事的站著上廁所。

直到升上秀士戊班的半個月後,林華莫名其妙的做了一個五彩繽紛、血脈賁張,卻記不清楚的夢後,她才感受到性轉的真正威力。

初醒意識不太清楚的時候,她感到身下的棉被涼涼的,摸上去溼滑一片。

她稍微清醒了些,第一個念頭是,該不會是月經來了吧?十二歲雖然有點早…

但是肚子並不痛。

她完全清醒過來。在昏暗的光線中瞪大了眼睛。

…能不能讓我馬上就死。

她很想跳起來收拾,將所有「罪證」消滅,卻軟綿綿的動彈不得。

於是在林小公子第一次夢遺後,林華發了高燒,以至於全家都知道這件事了。每個人看她的目光都飽含深意,又想勸慰又想爆笑。

林華百念俱灰,開始考慮哪種死法痛苦最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