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十二

林華之所以有時間思考「無痛自殺的九十九種方法」,是因為這回高燒將她放倒了。

過來這三年,她的精神實在太緊繃,也努力過頭了。這次說不好是虧損還是驚嚇導致的高燒,究其因不過是長期疲勞的累積,一口氣爆發了。

她需要的只是好好睡幾天,放鬆心情的休息。

【Google★廣告贊助】

只不過,表面的病因實在太令人想死,鬱卒過度,所以才多拖了幾天。

林華的便宜娘簡氏沒有來探望她,因為她也「病」了,倒在奶娘的懷裡嚶嚶哭泣。

因為林華的親哥林英,訂親了。

但是簡氏卻是最後一個知道。她親生的兒子,連兒媳婦的人選都由不得她。天理何在。她親親的英哥兒啊…

想起來又是一串連珠淚。

她感到人生無處不在的深深惡意。

最愛的丈夫被外面的狐狸精搶走了,最愛的兒子被歹毒的公主搶走了。她什麼也沒有了。

奶娘安慰她,「夫人說得什麼話,華哥兒聽了豈不是傷心?您瞧,華哥兒大了,身子骨也好了,人也上進了,誰人不誇呢?再幾年娶了媳婦兒,您哪,要愁的是一雙手怎麼抱得來那麼多金孫孫…」

簡氏感覺稍微好了一點點,又立刻低落了,「有什麼用?那孩子跟我離了心!不知道吃誰挑撥…嚶嚶嚶,我就知道大嫂只會做表面工夫…我的命怎麼那麼苦,搶了我家大兒又想搶我家小兒…林家就沒有個好人…」

其實簡氏很焦慮。她總覺得再也掌握不住小兒子。九歲之前,華哥兒就是在那裡,什麼時候想見他都可以。九歲之後,他身體好了,讀書了,受老太爺愛護了,好像什麼都好了。

她卻覺得不好,很不好。

華哥兒在做什麼她通通不知道,身邊伺候的都是老太爺的人。連一個教他要孝順娘親的人都沒有。

再過幾年,華哥兒就要討媳婦兒了。到時候會離她更遠。

簡氏越來越焦慮,原本是裝病,結果將自己折騰真病了。

為了寬慰她,奶娘說了華哥兒已經長大,將林華的病因告知…反正全家都知道了。

簡氏原本死寂的瞳孔爆出光芒。

林華病癒不久,去探望病中的便宜娘,在一連串哭訴埋怨攻擊後,默默的帶回兩個如花似玉的丫頭。

都是十五六歲的年紀,楚楚可憐的大眼睛,一低頭雪白的脖子…簡單說就是兩朵小白花兒。讓林華來形容,就是兩個小三臉的丫頭。

她一陣默默無語。非常希望自己誤會了。

便宜娘該不會打算…塞兩個通房預備役吧?她被自己的猜測激了個寒顫。

不管是不是,終究還是逼迫林華面對事實。總有一天,林小公子總是要娶妻的吧…她對著兩個漂亮的丫頭乾嘔了一下,飛快的走出房間。

絕對不可能。跟個女的睡然後將自己的什麼東西塞到她的什麼地方…她的胃再次翻滾。

那麼,跟男的行麼…

又一次的,她乾嘔了,而且真的差點吐了。

她堅決捍衛自己的人身安全…不管是壓人還是被人壓,在衛生上都無法妥協。

林華決心出家。

至於香火問題,沒事,老太爺這房之前單傳好多代呢,這代有兩個很強了好嗎?哥哥是幹什麼用的?就是這時候排憂解難!

不過,老太爺的年紀真的大了,白身出家也太容易讓人瞧不起。最少,得考上秀才。婚事倒還簡單,身為男兒這點佔優,不想早婚直說就是,不用像女孩子一樣提到婚事就羞澀。

就說,功名未就不願娶妻就行了。

她緩緩吐出口濁氣,微微笑了起來。

…然後她就知道自己不該笑。因為追出來的兩個丫頭被她燦爛的笑迷了個頭昏眼花。

後來再怎麼冰山臉散寒氣都無法補救了。唯一能夠阻止她們熱情的方法,只有忍無可忍的將她們扔出去…然後聽她們傷心欲絕的在門外嚶嚶嚶。

「把她們送回我母親那兒。」無情殘酷無理取鬧的林華下令。

送了兩朵小白花回去,簡氏送了兩個長得跟妖精一樣的丫頭回來。束手無策的林華只能把這兩個妖精派去掃院子,圖個眼不見為淨。

但她將簡氏想得太簡單。她老人家根本不是想走襲人那種青梅竹馬路線。

某天家宴喝了兩杯酒,林華面泛霞暈的走回自己住處,剛進門,門不但自動關起來還響起咖擦的上鎖聲。

原本薄醺的林華立刻清醒了。

燈火搖曳中,她的床上躺著個人。玉臂橫陳,鴉髮鋪枕。嬌羞的掀開錦被,一片白花花。

…禽獸。我還沒滿十二歲啊靠北!

林華轉身推開窗子,踩著桌子跳出窗外,逃命似的沖向她哥林茂的院子。

林茂差點被她嚇死,結果話還沒來得及說,林華拉過她哥的洗臉盆,就往裡頭痛快的吐了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