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十三

吐得太痛快,不但將晚餐都吐光了,吐到最後只剩下膽汁,參雜一點血絲。

林茂嚇死了,但是聽林華面如死灰、斷斷續續的訴說,他尷尬得要死,雖然惱怒嬸娘的不著調,但也只覺得很爆笑。

「就為這點兒事?你聞聞我的屋子是什麼味?!」林茂抱怨,「害我都想吐了。」

【Google★廣告贊助】

林華被她無情的哥扯去東廂房過夜,正屋已經不能睡了。

「你感覺怎麼樣?需要請大夫不?」林茂命人找乾淨衣裳遞給林華,「行了,別一副生無可戀。就是咱們家太單純,在別人家這沒什麼。」

看林華張大眼睛瞪著他的模樣,林茂笑了。他雖然只比林華大一歲,但從小是當未來家主培養的。林老太爺這房,他父親居長,總有一天,林茂會是家主,很小就跟著應酬往來。

他當然不會只跟著書香子弟來往,也有權貴,當中自然也有紈褲。

風花雪月,他不陌生。或許再長大幾歲,也會逢場作戲一番。父親看起來嚴正,卻不拘束他,而是要求他必須從這些膏粱繁華中看透本質,穩住本心。

林茂覺得自己有足夠的定性。

雖然覺得早了些,林茂還是趁此機會教育了一下林華。青樓勾欄不是好去處,卻是避不開的應酬--故作清高在官場是混不開的,關係網也會因此受阻。當中會有許多誘惑,但是淺嘗則止,知道個中滋味就算了,千萬不要沈淪。

林華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二哥,好半天才消化完他的「教育」。她終究不是真正的十二歲少年,但她覺得三十幾歲的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還沒有這個十三歲的二哥成熟。

原來這才是大燕朝正統士族子弟的想法。

她遲疑的點點頭,又很快的搖搖頭,「我、可我不想嘗。」

林茂包容的笑了笑,「你是被嬸娘的安排嚇壞了。也是,不說你還小,其實我也沒多大呢。聽我爹說,最少也得過十六了才好嘗試…其實咱們家規很嚴,不興通房那套,到時候…」

「到時候我也不要。」林華捂了捂額頭,她實在不想跟她哥討論性觀念,但是共同生活了幾年,她對看似溫雅沈穩的二哥實在有相當的了解…他就是個芝麻湯圓,還有點霸道總裁風。

到了年紀,她哥可能會覺得為她好,然後就「安排」了。手段絕對不是她那智缺的便宜娘那麼蠢。

「哥,那太噁心了。」林華按著胃,「那回事就好比是,拿自己的手指頭去挖別人的鼻孔,那人的鼻孔還在流濃鼻涕。」

想像力很豐富的林茂當場被他堂弟噁心到了。明明是非常激情曖昧的滾床單被他形容得胃翻絞。

這造成了剛進入青春期的林茂非常龐大的心理陰影面積,讓芝蘭玉樹的林二公子守身如玉直到正式成親,才真正褪去了陰影。

此是後話,按下不表。
事發時已是深夜,不管簡氏安排了多少後手,終究不能鬧到林茂院子去,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收手。

照簡氏的想法,這根本沒什麼。不過是送了丫頭,丫頭又心大想爬床罷了。當母親的難道連這點權力都沒有嗎?誰也不能說她什麼。

雖然沒成事,但是成不成事誰知道呢?她想提拔個丫頭當屋裡人,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年少人害羞,絕對不敢說出去的,朝夕相處,今天不成總有天會成的。

她很有把握。

卻沒想到,林華第一時間稟報了林大夫人。當場林大夫人摔了茶盞。

年過少者失元陽容易夭折!這點常識難道她那好妯娌不知道嗎?!顯擺她兒子多糟蹋得起?

她氣得胸口發悶,林茂趕緊替她娘揉背,林華遞了杯新茶。

睇了林華一眼,林大夫人嘆氣。是個好孩子,可惜爹娘都不靠譜。

她當場處置了那個爬床的丫頭,林家可沒有通房的例,十幾年沒出過這麼噁心的事了。林大夫人處事精緻,誰管有沒有呢,先灌了避子湯再說。

讓人啞口無言的是,剛灌了避子湯,那丫頭就小產了。來不到十幾天,據說昨夜才玉成好事,倒懷了兩個月,這太神了。

更無言的是,這丫頭是從簡家送來的。

林大夫人感到很疲憊。她一直知道這妯娌是個蠢貨,卻沒想到會是這麼蠢的蠢貨。這是想作什麼?混淆血脈?在林家弄出個庶長子?還是握著這個把柄,在未來引爆來齣認祖歸宗的天大醜聞?這是打算對付林家嗎?

林大夫人深深的陰謀論了。

其實沒那麼複雜,只是被毀了名聲的簡家表哥不甘願,發現玩丫頭弄出孩子了,既想甩掉麻煩又想給林華好看,趁姑母來要丫頭時順手塞過去而已。

結果他幼稚的報復導致親家變仇家,林簡兩家誓不兩立,間接造成簡家的落敗…只能說生子不肖不如叉燒。

※啾註:因為這篇和十四的內文有部份疏漏,已經發表後半天才發現補上,
所以這篇底下較早的留言是給14集的內容,還請見諒QAQ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