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十四

這事好像很平靜的過去了。

爬床的丫頭挪去庄子上「養病」,簡氏一點事也沒有…似乎是這樣。

但林華和便宜娘懇談不歡而散後,直接和林茂一起去孔氏學院寄讀了。

【Google★廣告贊助】

很不應該,但是林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便宜娘…和她可能會有的後招。

當她弄明白了便宜娘隱祕的心思,除了疲倦什麼也感覺不到。這麼忙忙的在林小公子身邊安插屋裡人,其實就是想搶占林小公子的第一個女人和第一份寵愛,將來就算娶妻,也不會有了媳婦忘了娘。

因為已經事先分寵過了。

什麼開枝散葉啊,滾邊站吧。難怪那麼多當娘的會往兒子房裡拼命塞人,原來是這種見不得人的小心思啊。那何必給兒子娶媳婦,塞滿小妾不更好,當娘的豈不是地位最崇高,還不耽誤生孩子?

她再次堅定了決不娶妻的信念。何苦拖一個無辜女子陪她受罪。

是的,簡氏的一生很不幸。丈夫是個古龍渣,心愛的兒子被過繼到公主膝下,小兒子是個藥罐子。

但,那關她屁事。

可以的話,她也希望林小公子回魂,她絕對會立刻將身體歸還。她本來就死了。

不幸的是,林小公子死了。死在母親無知的溺愛裡了。事實上,她無比的想回家。哪怕回去也是死,起碼她能埋在二十一世紀的泥土裡。

這樣也不錯。林簡氏逼死了自己的親生兒子…這本來就是事實。光想到就覺得快意,或許這麼做不錯。

林華情緒很不對勁,就是這種不對勁和某樣東西讓林茂警覺起來。所以林華跟簡氏「懇談」時,他悄悄聽了壁角…真是大開眼界。

他的父母都是人中龍鳳,從小到大得到的都是鼓勵和支持,所以他一直認為百善孝為先。

從來沒有想到,當父母的也會侮辱傷害自己的孩子。他在窗外,聽了都是剜心的疼。

林華在辱罵中衝出來,看到林茂愣了一下。林茂卻堅定的牽起她的手,默默的往外走,一點都沒管她的掙扎。

「我,我們。」林茂慢斯條理的說,「我們這輩兒,就是兄弟三個。將來父母長輩都會過世,只有我們兄弟三個相扶持。」

林華停止掙扎。

他還是保持那種慢吞吞的語調,將她帶到水榭,揮退跟著他們的下人,「我們會娶妻生子,會成家立業。我們,有一天會分家。但我們還是兄弟,是血緣最親近的人。我將來,會是家主,註定我要護著英哥,護著你。」

林茂停了腳步,鬆了手,回轉過來看著紅了眼眶的林華。在他心裡,林華總是那個伸出細小胳臂求救的小孩子。

那個,他親自救下來的弟弟。沈默寡言又勤奮的病弱弟弟。

「你明白嗎?」他頭回有些嚴厲的問。

林華頭回在他面前流淚,哽咽不成語卻倔強的搖搖頭。

林茂有些受傷,抿緊了唇,「所以誰你都不要了?什麼叫做『割肉還母剃骨還父』?你伯父伯母不要了?叔叔嬸娘你不要了?祖父呢?祖父你也不要了?他們待你多好!你的家人難道只有父母?!」

在書房的廢紙簍撿出這張紙,林茂說不出有多傷心。他遞到林華面前質問,卻越問越生氣,兩三下撕個粉碎,他對著林華吼,「你不要是你的事!我絕對不會不要我的弟弟!」

林華哇的一聲哭出來。

林茂耐心等她哭完,才遞了帕子給她。立刻說服了祖父和父親,原本十五歲才去孔氏學院,提早了兩年,並且把林華打包一起帶走了。

林華的家人又不只有父母。他才不要把自己的弟弟留在家裡被人糟蹋。

想都別想。

至此,三年有餘,林華終於完全承認了自己的身分,將前生三十年當成前塵舊夢。將眼前稚嫩的少年當作自己真正的哥哥,親兄弟。

每次都伸出手,將痛苦脆弱的他拉出來的,哥哥。

他不該讓哥哥失望。

一直惶恐如浮萍的林華,終於找到了定錨。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