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十六

初進孔氏學院的時候是春天,當時林英就將兄弟三個的住處調在一起,鄰近的三間廂房…大小還比不得林府的茶水間,每個學生只能有個小廝伺候。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紈褲子弟聽說要去學院寄讀都會臉色大變,在他們眼中那是地獄。

【Google★廣告贊助】

林華倒是覺得挺好的,原本他就覺得自己房間大得離譜,費火費炭的。現在的小套房目測二十坪還不帶浴室…學院的浴室是大澡堂,頗有東洋風,很稀奇。

傢具簡單大方,該有的都有了,他沒有什麼不滿意。

反而最不能適應的是林茂。連林英早早磨練,林華不需小廝就自己打理得窗明几淨,林茂費盡苦心還是將自己的住處弄得跟雞窩一樣。

最後是林華和林英幫忙打掃整理,幫他把被子抱出去晒什麼的。

幸好還有漿洗婆子,衣服有人洗,不然林茂可能邋遢的走不出屋子。

林茂很鬱悶。其實吧,林華「賢慧」他早就知道,這也是他的隱憂。林華任何部份都很爺們,包括一挑八的暴力…但是他弟有時候又有點「脂粉」。

是的,林華夏天會抹絲瓜水,冬天會抹羊油。天氣乾燥會上無色的口脂,洗過手必定會抹點護手霜。

他看過林華對著鏡子耐心的拔掉眉毛雜亂的部份。

而且,他弟還會縫補。拿起針來自然無比,還幫他補過袖子。

他很焦慮,但是他娘親聽到他的焦慮掩袖而笑,根本不當回事。他也知道他娘說得有道理,大燕流行唇紅齒白的美男子,這股歪風邪氣都得怪曾為探花的馮宰相。

但身為男子要肌雪顏花多不容易啊,難免需要一些輔助,比方胭脂什麼的…所以貴公子間傅粉塗脂也不是很稀奇。所以他弟只是區區保養,好像真沒什麼。

可林茂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他無比擔心自己的弟弟會長歪,這世道太壞了,總有人喜歡拐小男孩兒。他最清楚不過了,因為他常常被拐。

幸好林華夠有心眼,心夠黑,打人都不帶痕跡的,不然他操心得要憔悴了。

結果來到孔氏學院,得,他還來不及操心,就被生活技能滿點的林英和林華打擊得要沈船了。

「華哥兒就算了,」林茂很不甘願,「英哥你這麼能幹做什麼?」

林英矜貴的一笑,「人總要有遠慮的。我將來可能要去軍中,哪能像大爺事事等人動手?」

「軍中?」林華愣了一愣,「大哥,你不考進士了?」

「考啊。」林英又笑,「為什麼不考?先生說三年後我定可一試的。」

看兩個弟弟眼中充滿疑問,「軍中又不只是武將,還有文官啊。」

說來也是拜現在的皇上所賜。當年御駕親征,看起來非常不靠譜的君王守社稷,居然讓他成了,當初伴駕的馮宰相成了最得力的左右手,這竟成了軍中左武右文的例。

現在軍中必設左輔右弼,有一套完整的文官班子。主管參謀、後勤、情報等等。以前的大將軍不是沒有參謀,只是淪為自聘的軍師,現在只是制度化了而已。

「我是公主之子,禮法上和宗室掛得上邊。宗室子弟參軍是被鼓勵的。」也就是說,有門路。「與其在京中苦熬,不如去軍中歷練。這還比外放強,外放落到哪裡還不知曉呢,在軍中歷練過的文官,將來進入兵部是跑不掉的。」

林英是很有想法的人。他很早就將自己的未來規劃好,而且一直往這目標努力。他的武力值雖然遠超同年人,但是想從軍…人脈一片空白,飽讀兵書也沒用,不過是紙上談兵。而且比起武力,他在讀書上更有天賦。

在志願和天賦,父母的期望和他的理想,他並沒有做出取捨,而是乾脆合在一起。

年輕的時候在戰場上奉獻心力,中年以後可以退下來繼續在朝廷上為國效勞,什麼都不會耽誤。

林華被驚呆了。他親哥才十五歲,已經將五十歲前的生涯規劃完了…而且看起來挺靠譜的。

…前世我十五歲實在幹嘛呢?好像,國三,正在鬧脾氣不想讀書吧…

「英哥原來想走這條路啊。」林茂點點頭,「我是想跳過翰林院,直接外放了。咱爹咱叔叔們有機會登閣拜相,我也擠在京中妨人誤己做啥?不如在地方累積經驗。我也就算學還行,在翰林院出不了頭,直接去戶部也是白瞎,總得先去地方學學才不會被人矇騙對不?」

…前世我十三歲時,剛上國一的樣子。那時我還在追新番…

林華看著這兩個討論仕途熱火朝天的哥哥,突然很惘然。

大家都這麼有理想,他才剛剛把四書五經粗粗讀完。

林華突然有重大危機感。

當一名林家子弟竟是這樣不容易。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