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十九

其實娶自己的左手沒那麼糟。

因為他自我排解後,進入了一個玄妙的「賢者時間」。

(或說聖人狀態)

【Google★廣告贊助】

當慾望獲得適當的紓解,所有囂鬧的燥動都平靜了,整個人完全聖潔起來,會有段身心昇華的時間。

這對飽受荷爾蒙之苦的林華來說完全是救贖。

原來男人這樣不容易。他暗暗的感慨。

他上輩子也當過少女,感受過青春期的威力。但是跟這輩子的驚濤駭浪比起來…少女時代的性衝動根本是毛毛雨好嗎?而且從來沒有「挖過自己鼻孔」。

呃,總之,他前世當女人也不是小白兔…這方面,他覺得當男人很吃虧。腦袋空白的那一哆嗦,有點沒深度啊。

那為什麼男人會那麼耽溺?他心底湧起疑雲。

或許是所有男人都沒有當女人的經驗,無從比較。或許是,林華沒有親自滾床單,所以體會不了?

應該是後者吧。林華對自己點點頭。但是他並不想勉強自己。荷爾蒙問題得到解決就好。
原本因為自己的體驗,所以他對男人的容忍度提高了一點點。

他一直在讀「男校」,也理解了大燕的風土民情。所以對種馬文產生了無比的狐疑,真不知道那些主角上哪遇到那麼多女人。

實話說吧,紅樓夢並不是瞎扯,大燕也就是風氣開放些的紅樓夢設定。賈寶玉在內帷廝混那麼多年讓他搞上手的只有一個襲人,大燕的少年公子真能上手誰啊?

宗室勳貴就不提了,不是林華他們圈子的。他們這些標榜詩書傳家、有教養的公子,婚前通常都要求記錄清白,偷偷摸上手的也只是侍婢。通房是婚後才能設的好嗎?而且要老婆願意啊。

公子們總是想辦法在十六七歲就娶妻,若是拖過年紀,通常都是找個清倌人解決,銀貨兩訖,在家找丫頭的那會招人笑話,好人家都不願意要這樣沒規矩的女婿。

--所以林華他便宜娘是特別奇葩的那一個。終究是簡家內帷太過混亂的緣故。

至於其他家的小姐…別傻了。排除簡家表姊妹那群奇葩,林茂的親表姊妹根本難得一見,更不可能和林華碰頭。頂多就是在各種宴各種會,大家都知曉實際就是群體相親大會,隔了幾丈遠的相互瞧瞧…臉都未必能瞧得清楚呢。不過這是相親,互相看看沒什麼好嗎?

再說,真的知書達禮的小姐,就算看對眼也不會公開表示愛意,圍著人表現清純善良精靈古怪各種美好吧?去青樓要求這種待遇比較不違和。

所以種馬文主角先收穫丫頭半打,千金若干,公主一二…然後可以坐擁群美,沒被皇帝王爺達官貴人的諸父兄滅成渣渣實在很不科學。

林華承認,他到大燕幾年,除了簡家那群奇葩,他就沒見過幾個千金小姐。至於親近得能相對而坐的,零。

他並不是特例,同樣的仕子圈子,幾乎都是這樣的。

所以這些青春期少年,幾乎都生活在沒有異性的男校(書院),發展點特定環境裡的同性情誼真沒什麼…上輩子他讀女校也有這樣的「情侶」,大概就類似什麼青春的傷痕,畢業長大就沒事兒了。

前提是,別煩他。書都讀不完了。

可惜這個前提老是被干擾。所以他也總是不得不亮出拳頭暴虐的讓他們清醒清醒。

原以為,雖然武力值夠突出,但不夠學霸,綜合實力不夠強,所以才有那些覺得他很弱的追求者前仆後繼。

現在他考上了秀才,雖然名次不夠前,終歸是京畿秀才,綜合實力來說,夠強了吧?比他好看許多的茂哥早沒這種困擾了。

可在大肆慶賀,榮歸學院的第一天,就給了他個震撼教育。

跟他同窗三載,毗鄰而居、算得上好友的鄭學,趁他換衣服的時候,從背後緊緊的抱住他,有個硬幫幫的玩意兒頂著他屁股。

怒火傾刻燒斷了他的神經。原本稍微放寬的體諒立馬焚成一堆灰。出手卸了他的手腕,一個過肩摔讓鄭學和大地來個第一次親密接觸,要不是鄭學嚎得聲聞三里引人來阻止,林華可能踹壞了他什麼東西。

他散發寒氣的幫鄭學正回手腕,然後不屑一顧的回頭,前去找先生換宿舍。

至於鄭學情深意重的告白壓根就沒聽見半個字。
林華也知道,他反應太過了。瞧瞧紅樓夢裡的賈寶玉和秦鍾,瞧瞧賈家族學。孔氏學院可純潔太多了,這類情誼很少,最多就是擁抱親吻,互相用手紓解之類,不會真刀實槍幹些什麼…

但他就是覺得被褻瀆了。

他的心房重鎖重重。能走得進來的只有老太爺和兩個哥哥。原本,鄭學也有鑰匙。可是他卻毀滅了林華的信任。

等他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細細思索,心底卻是冰涼一片。

他對男人一點感覺也沒有。

其實是性轉以後他才破除了單個性別的侷限,而更客觀冷靜的看待情慾這回事。

未經風月之前,肉體相偎都會勾起本能反應。因為經歷太少,還太敏感,沒有足夠的理智,所以少年時最容易失足。

在猝不及防之際,理應是異性戀的他,對並沒有惡感的鄭學除了憤怒和污穢居然沒有本能的任何悸動。

他突然有種說不出來的惶恐和疲憊。

林華也是人,他也會有情感的需求。對女性,他是身心雙重排斥。嘴裡嚷嚷著只能娶自己的左手…事實上他也不真的這麼打算。

但是,男性。

他將全學院最優秀最漂亮的男生想了一輪,發現沒半個能引起那怕一絲半點的戀慕。

怎麼會這樣呢?

那、那他自我排解的時候的性幻想是誰…?

沒有。他什麼也沒想!只想把這股討厭的燥動發洩出來,單純的感官刺激!
林茂看著飽受打擊,還穿著單衣發愣的華哥兒,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男風這種歪風邪氣太壞了!看把他們家華哥兒打擊成什麼樣子!!就算華哥兒比較陰柔,有時候也會錯覺成妹妹…咳咳,終歸那是他弟弟!他林茂唯一的弟弟!

…就林家那可怕的生育率大概也出不了第二個弟弟了。

「華哥兒。」猶豫了半晌,林茂還是叫了。

不管多少年,聽到這名字都沒辦法不彆扭。求別叫內衣品牌!

「…阿兄。」林華有氣無力的應聲。

直到林茂詫異的看著他,他才驚覺自己說了什麼。多少年沒出過的鄉音,他都快忘記的閩南語。

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別哭別哭,哭了就膿包了!」林茂慌了,攬著林華,拍著背哄著,「男子漢大丈夫,不興哭哭啼啼…行了,不就是被抱了一下,不少哪塊肉…」他壓低聲音,「哥讓那混帳沒處好皮肉了…」

這惡霸口吻。林華破涕而笑。

看他笑了,林茂才暗暗鬆口氣,遞了杯水給他,很嚴肅的教育,「你揍他是對的。有的壞人就是仗著自己年紀大專愛勾引小公子,那可不成。最少你也得長大到自己能決定喜歡什麼人才行…」

聽了半天,林華才恍然大悟。

他這哥真是…非常擅長誘導。表面是不反對耽美,暗地裡卻把耽美抹黑成惡性誘拐。瞧瞧這語言藝術,嘖嘖。既不會激起弟弟的逆反和中二,又能小心的導正。

腹黑的這樣用心良苦。

「萬一我兩者都討厭呢。」林華半開玩笑的問,「既討厭男人,又討厭女人。」

林茂暗暗握拳。都怪林華他娘,都怪這股莫名其妙的男風。

「沒事。」林茂若無其事的說,「多少名士梅妻鶴子,一生閒逸。大丈夫生於世又不只有那點私情小愛的追求。私情小愛,終歸是機緣,沒有就算了。」總會有的時候嘛,沒有哥也給你製造到有。

不只有那一點追求。

林華覺得新世界的大門因此打開,整個開闊了。

頓悟,並且明悟。

因此他一生無比感激二哥,並且引為此生知己。

…事實上只是他二哥又一次用心良苦的腹黑誘導,而且沒有成功。


本篇字數大放送的啦^o^)/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