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二

形勢非常險峻,晨起「搭帳篷」都不算是事兒了。

她發現自己的落點很好。小公子的祖父致仕前是副相,現在收了幾個弟子為國育才。小公子的大伯現任大理寺卿,官聲清正,前途一片光明。小公子的爹二老爺風流成性,但也是翰林學士。

【Google★廣告贊助】

小公子的叔叔尚主,擔任太府少卿,專管宗室財庫。德光公主除了沒生個一兒半女外,幾乎是個完美的淑女了。過繼了二房的長子林英,這缺點也沒有了。林英這會兒十二歲,剛考上秀才,神童得非常實至名歸。

大伯還有個兒子林茂,是小公子的二堂哥,今年十歲。雖然沒親哥那麼神童,但習武讀書都很勤謹…重要的是,他長得好看!比他那神童親哥還好看!

蒲北林家在世家譜排得上號,就是有幾代單傳,子嗣單薄了點,但個個是精英,不但是書香傳家,還能很傲然的說得上是世卿世祿。瞧瞧他們祖孫三代就知道了。

這麼說吧,在林家,考個秀才是最基本的,舉人那是理所當然,進士還沒什麼了不起…除了你進三甲了狀元榜眼探花還能得一句「不錯」,傳臚頂多就得到一句「嗯」。

名為林華的小公子…似乎連字都沒認全。

這是為什麼?!難道他是庶生子嗎?!

不,您誤會了。林家早前幾代會單傳,就是有個可怕的家規,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畜養姬婢,行,不能生子,生了也不上族譜,更不要提分產。

所以林華的確是嫡子。只是在一家兇殘的學霸中,他是非常可憐的學渣…不對,文盲。

這讓人情何以堪。

而林華會在文風鼎盛的林家裡成為文盲,其實是有很深遠而悲戚的緣故。

小公子他爹和叔叔是雙胞胎,娶妻尚主只差兩個月。他爹都有兩個孩子了,德光公主還是毫無動靜。只能說後宮的慘烈你不要問。

最後林老太爺拍板,過繼一個孫子給公主。老大家只有一個,略過。老二家倒有兩個。雖然說,很少有人過繼長子的,但是給公主的總不能體弱呀。要給就給最好的!

於是,在林華五歲,八歲的林英過繼給叔叔,成了德光公主的孩子。

所有的人都沒意見,但是林華的娘簡氏,非常有意見。

這本來是應有之義,誰願意把自己聰明伶俐的孩子過繼給別人?可是簡氏不敢跟公公鬧,不敢跟夫君鬧,卻跟自己的孩子鬧起來了。

這造成了原本在林家住著的公主,攜著駙馬帶著剛過繼幾個月的林英,常住在公主府了。

實在不忍心這麼大點的孩子受生母和養母的夾板氣。

林英是脫離苦海了,林華卻從此水深火熱。

五歲之前,他還是個有點嬌氣,每逢過季就要喘咳段時間,生點小病的小孩子。五歲之後,他完全是被簡氏捧在手心裡養,讀書太苦了捨不得所以沒有開蒙,什麼都不愛吃無所謂,吃燕窩養著就行了。養著養著…就養死了!

她真心不是滋味。甚至她懷疑,小公子是嚴重營養不良才過世的。肋骨歷歷可數,看著蘆桿似的手腕,她都害怕了。

總之,她不相信三餐只吃燕窩粥能養大孩子。

小公子不該是這樣的一生。不該是這麼小小年紀被自己的老娘耽誤的夭折。

他應該長大,成為一位翩翩佳公子,讓人讚上一聲,不愧是林家子弟。

至於性別轉換什麼的…暫時不管吧。不然,小公子實在太可憐了。被自己母親的愛殺了,她還自殺…那真沒有人好好的記住他了。

抱著非常複雜的心情,她還是每天早晨都想死,終究還是積極的活下來。

第一件事就是,換一個大夫。

能把沒啥大病的小公子一路醫到一命嗚呼實在太厲害,她承受不起。在發了一場脾氣,表演了「震怒捏爆橘子」後,噤若寒蟬的丫頭終於請了常幫下人看病的大夫過來。

--夜市人生這橋段居然有用,真是沒想到。

這位大夫醫術還好,最好的是他不太吊書袋,說得是人話而不是外星語。而林小公子的病也不是太出奇,和她的推測很接近。

大夫建議她多食五穀雜糧養胃養身。至於人蔘鹿茸燕窩等…這豐富的貴重藥材將大夫震驚了。

她欣然接受大夫的建議,自己擬了一份菜單給大廚房--任何一個將減肥當作畢生事業奮鬥的二十一世紀女人,都能輕鬆擬出這麼一份營養均衡的食譜。

然後,要了一筐橘子。

她承認,砸杯子比較爽,表達震怒的效果也比較好。但是據說林小公子屋裡每一樣都是精品,砸個茶碗就是三兩銀子飛了。

相較起來,橘子比較便宜,雖然林小公子必須要雙手才捏得爆,效果有點尷尬,但要嚇人也夠了。而且發火的時候用橘子砸人也不會砸傷。

最佳暴怒神器。

因為小公子親哥剛考上秀才,便宜娘簡氏正在想方設法製造偶遇,讓林英偏向親娘而不是公主。林華爭取到一點時間和空間,用火爆脾氣壓迫眾生,吃了七八天正常的飯,已經能扶牆走了好長一段距離,甚至能在攙扶下,往院子走了幾圈。

但好景不長。

在禮法上,林英只能視簡氏為嬸娘。生母的壓迫讓他痛苦不堪,他覺得對不起養母德光公主的恩慈又對不起生母的痛苦,但這一切都沒有他置喙的餘地。

結果林英把自己折磨病了,公主怒了,簡氏被禁止出府。

於是,林小公子慘了。

她覺得誤會了之前幫小公子看病的大夫。而小公子的娘親跟二十一世紀自以為比醫生聰明的家長沒兩樣。

被強灌了幾碗蔘湯和燕窩粥,同時因為她咳了兩聲被禁止下床後,她深深的感覺到所謂母愛散發的濃濃無知的惡意。

做為一個孩子,幾乎沒有反抗的餘地。

她果斷的做了一個重大決定。

在一個初秋的午後,所有人幾乎都在睡午覺,她偷偷踩著椅子桌子,翻窗跑了。

生命自會尋找出路…前提是,得自己去找才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