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二十一

送走了林茂,翻年開春送走了林英。

林華消沈了幾天,徹底的感受到孤獨。

「傷別離」並不只有存在於愛情之中。親情的別離也是痛中之痛。

不過他很快就振作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一方面要備考,另一方面,他開始幫伯娘大伯打理家中庶務。嗯,就跟紅樓夢裡的賈璉一樣。

賈璉是個怎樣的人暫且不論,事實上每個家族都需要這樣一個庶務總管…將所有事情都推給下人去做,紅樓夢已經完整示範榮國府是怎麼飛速衰落了。

以前是三叔幫著大伯處理庶務。只是公主府也一大攤事情,三叔本身是官身,忙不過來,大伯早已經擔起大半。

理論上,應該是行二的古龍爹襄助大伯。但是古龍爹連擺平自己的豐富感情生活都辦不到了,別奢望其他。

將來林茂若是成為家主,林華就會輔助他。現在不過是提早實習罷了。

大伯沒說什麼,只是老實不客氣的將他鍛鍊起來。所以林華每天忙得跟陀螺一樣。除了自己的功課,邢夫子終於將完整的分筋錯骨手復原,並且還教了他內功心法。

…沒想到,真有內功這回事。只是他都十六歲了,學內功會不會太晚了…?

「如果要當武林高手的確太晚。」邢夫子撇撇嘴,「但是想健身延年,那是什麼時候開始學都不會太晚。」

所以他還得擠時間練習內功心法,每天必打的沙包還是沒能放下。

精明的伯娘能夠將鋪子田產的帳管好,但是外頭跑腿巡查還是得男人去做…於是這就成了他的工作之一。大伯在大理寺的事也需要人打雜,有些不那麼要緊卻得出席的交際應酬也交到他手裡。

忙得快發瘋,身邊帶著兩個讀書識字會打算盤的秘書…小廝,完全想不起來什麼風花雪月,他最大的樂趣就是躺下來睡死過去。

不消半年,他跟過去的同窗就產生了巨大的距離,開始有點格格不入了。

林華恍然,這大概是「去家族企業任職」和「依舊在大學讀書」的那種差距。

依舊是冰山臉,依舊不愛笑。但是同儕耍著狂傲酷霸跩自以為很了不起事實上很幼稚時,林華會淡淡的想,「咱不跟中二一般見識。」

現在他已經能夠很淡然的應邀去勾欄,身邊倚著姑娘也能淡定處之。

甚至,流仙樓的花魁孫六娘還是他的「紅粉知己」。每個月有一兩天會去聽孫六娘彈琴。

雖然沒人相信,總是語帶曖昧的調侃,林華也沒有分辯,只是笑而不語。

何必分辯呢?讓人以為他也會留戀女人多好,起碼以前那些爛桃花起碼消失了大半。而且孫六娘的琴真的彈得很不錯,言語風趣,在忙碌生活中他偶爾也想稍微休息休息。

他對性工作者沒有任何歧視。這倒不是他想在大燕朝宣揚人人平等。

也許,這就是他不合時宜的部份吧。前世還是女人的時候,就覺得性工作者也沒什麼,有需求才有供給嘛。那時真心覺得,男人願意找性工作者解決需求,遠比騙小女孩感情,以男女朋友這塊遮羞布,掩蓋想白嫖的事實…來得強。

只要將防護工作做到位了,性交易真的沒啥。

來到大燕朝,他的想法也沒有改變。每次聽到人說「婊子無情」,他就想笑。銀貨兩訖的事情居然上升到愛情…哈哈。當面捧著紅牌,背後輕蔑的說賤人,他也想笑。

那找賤人睡覺的人又是什麼呢?

林華終究還是差真正的男人一點兒,所以他不懂。

他和孫六娘相處得挺好。身邊都是男人也是很煩的事情,偶爾也想有個能說話的朋友吧?很可惜他還是不認識哪個千金小姐,只能付費聽音樂。

雖然他琴彈得比孫六娘好,不過也不要太挑剔了。
林華最感激的就是家庭對他的無限包容。

家裡人都知道他在流仙樓有個紅粉知己,只有大伯找他談過一次話,說凡事太過即為耽溺,少年人不可不慎。他虛心受教,然後大伯就不再說什麼了。

其實最初的忙亂已經過去,現在已然遊刃有餘。唯一還是擺不平的,依舊是他的便宜娘。

他家古龍爹,終於出大事了。他找真愛找到某個郡王未婚妻身上。

真該感激皇恩浩蕩,整件事都死死瞞下,只將古龍爹貶去嶺南吃荔枝,直接拆了這對真愛。

不然可是三家倒楣:郡王府、郡王未婚妻家,還有一直被瞞在鼓裡的林家。

到時候林家損失會最重,祖父孫三代名聲一朝全毀,仕途全滅。幸好皇上對他們林家還算滿意,有愛才之心,及時阻止了這對野鴛鴦。

所以說,私奔須謹慎。

幸好林家人心性穩得住,老太爺只吞了顆救心丹就撐過去了,到是林華好些天沒
臉見人。

但是便宜娘就幾乎把臻園拆了,投水上吊服毒全鬧過一圈。

林華忍無可忍的問她想怎麼樣,便宜娘說讓古龍爹回京她就不鬧了。

「這不可能,」林華斷然回絕,「我不是上帝…皇帝。要不這樣吧,爹在嶺南也需要人照顧。」

快去吧快去吧,到那兒不但能當縣令夫人,而且此時古龍爹沒有真愛,妥妥的唯一。而且嶺南好多荔枝可以吃。

便宜娘暈倒了。之後絕口不提古龍爹,只是大罵林華忤逆不孝。

原來真愛也就這點兒份量,見識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