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二十二

跟便宜娘交鋒總是心力交瘁。

林華回房疲憊的想了很久。最後他取出一張紙,畫了T字表,仔仔細細的將能忍受和不能忍受簡氏的原因列完,他決定當個不孝子。

孝道不應該是那樣盲目並且不可理喻的東西。不應該成為父母情感勒索子女的玩意兒。

【Google★廣告贊助】

最少他念了這麼些年書沒有告訴他這些。他該慶幸大燕朝還沒有演化到那麼僵硬死板的愚孝。

先生教導他的是,父慈,所以子孝。因為父母盡心盡力的付出了,所以子女才會滿懷感情的回報。

像是老太爺,像是大伯,伯娘。他們慈愛的對他,所以他才滿懷感激的回報,願意付出最真誠的孝道,並且以身為林家子弟為傲。而不是被輿論和禮教壓制,滿腔怨忿和無奈的強迫自己「孝順」。

不,其實不用到老太爺他們的程度。哪怕像德光公主那樣雖然疏離但有禮,照顧彼此顏面,他都願意看在林小公子份上。

誰要責備他,那就來吧。坦白說,子女不能選擇父母是很大的悲哀。但是每個當父母的卻能夠選擇要不要子女和如何對待子女。

這真是天大的不公平。

林華長長的舒出一口氣。兩世的心結解於一旦。不管前世的暴牙女,還是此世的病罐子,他對父母都抱持著渴愛又求不得的傷心。割捨不了,又親近不得。兩世父母都吊著這一點親情耍他。

行了,沒事。放下一點都不難好嗎?只要沒有心,物質的奉養非常簡單。
林華非常無情的將簡氏拋諸腦後,什麼時候該送些什麼,完全交給他兩個秘書小廝去打理,他從來不管。晨昏定省嘛,沒時間。他總該比老太爺放在第一位,是吧?

便宜娘不是很愛養病嗎?當兒子的不打擾是應該的。

找我?跟我的小廝報備吧。有什麼能辦的當下就辦了,不能辦的等我有空處理吧。

這一拉開距離,林華立馬愉快許多。

老太爺和大伯都是男人,對內宅事粗心,所以沒發現林華的忤逆不孝。伯娘倒是發現了,林大夫人可不是尋常婦人,可以說,很有自己的見解。所以她並沒有勸解林華,反過來幫他做了不少遮掩。

瞧吧,當林家子弟挺不錯的。至於那對糟心的父母,只能是白玉微瑕。人活在世界上哪能不遇到幾個人渣。
因為這點默契,林華投桃報李,一改以往有些消極的態度,幫著大伯娘嫁妝裡的車馬行和鏢局合併成物流業,利潤真是噌噌噌的往上疊加。

其實林華也不是特別厲害,只是前世在便利商店打過幾年工,稍微有點了解。可能是林小公子本身智商太高,林華腦袋也異常靈光,以前轉不過彎的腦子,現在能飛快的琢磨過來,於是古今結合的物流業就這麼堂堂上市了。

大伯娘沒有虧待他,給了他一份豐厚的紅利。所以他的私房錢很豐厚,還能幫紅粉知己孫六娘一把。

在他的支持下,已經二十歲的孫六娘成功贖身,開了家「絕弦坊」。說白了就是大燕朝的「音樂咖啡館」,樂師技藝高超,可不是男的就是年紀老大了,不提供情色服務,不提供餐點,格調非常高雅…價格也突破天際的高雅。

座位少得可憐,一天只有十桌,預約制。臨時上門的恕不招待。

看起來會賠得山窮水盡才對,誰知道開門之後賺進金山銀海。

林華倒不覺得有什麼,市場需求而已。滿京城居然找不到一個純聽音樂的地方,天理何在。大燕發展至今,早已盛開出華美的文化之花,什麼花樣都有了,感官早刺激疲了…居然沒有發展出音樂廳?

明明照教養來說,早已經培養出非常高雅的音樂素養了。

讓他去搞個小巨蛋不現實,但是做個音樂咖啡館不困難吧?而且,音樂家除了天賦,也需要歲月的沈澱累積。他最可惜的就是勾欄培養出許多擅長音樂的女子,在她們樂技開始成熟時,就因為年紀大了被刷下來…簡直暴殄天物。

有天賦並且熱愛音樂的人,任誰都該給她們一個機會。

絕弦,取自於「伯牙絕弦」。知音難尋,尋著之前並不絕弦。

林華也會邀請名士文人上台演奏,偶爾心情到位他也不吝獻藝。倒是將這股音樂風炒上去了,林華獨奏的消息一傳出去,當天的預約就異常火爆,連站位都有人買。

他成功的在十七歲的年紀就佔了個「名士」的名頭。就算考不上舉人也在林家有立足之地了。

不怎麼愛出門的老太爺過來幾次就上癮了,林華特別設了個包廂給老太爺。大伯想招待朋友,還得跟老太爺先打招呼。

雖然跟風極盛,京城也新開了好幾家類似的「音樂餐廳」,但要做到這樣杜絕風月,高格調,純粹用音樂裝逼的所在,絕弦坊真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至於爛桃花因此增加,林華的心態已經放得很平和了。

平平都是十七歲,別的少年臉孔已經開始有稜角,往陽剛努力發展了。可林華呢?他依舊線條柔和,幼年病弱的體質,就算調養過來,還是顯得太瘦。那面貌,說好聽是秀氣,不好聽就是雌雄莫辨,陰柔。

別人變聲期之後,嗓子是男人的粗啞。林華變聲期之後,聲音宛如琴弦一抹,令人心顫。

而且他勤於保養,皮膚特別的好,撫琴時指若白玉。穿得特別合宜,更能襯托他如謫仙般的風姿。

--事實上,他只是cosplay最喜歡的梅宗主而已。說起來他不喜歡琅琊榜,卻超級喜歡梅宗主啊…

咳咳。

反正他什麼都沒做,爛桃花還是多如狗。為何要為爛桃花把自己整醜呢?多暴殄天物啊。

還別說,裝逼真挺有快感的。當冰山看爛桃花撞得頭破血流滿有趣的。

如果說,冰山臉散冷氣還不足以逼退,他練了這些年的內功和拳擊也不是當擺設。閒來無事動動筋骨,挺好。

十七歲的林華覺得自己很圓滿。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