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二十四

他霜寒的看著孫六娘,「能夠弄到鄭小畜生的行蹤嗎?」

孫六娘怔怔的看著林華,緩緩睜大了美麗的眼睛。

她的用意並不是讓主子去赴險。而是…姚公子臨終前寫下四份血書,卻只有一份流傳於市井之間,其他三份都毫無聲影。姚家寧願私了,寧願在朝堂上用毫不相干的名義和鄭家死磕,卻不曾告官。

【Google★廣告贊助】

至今那畜生依舊逍遙的欺男霸女。

她看過了那封血書,卻,什麼也辦不到。她能做的不過是讓更多人知道真相。

孫六娘顫顫說了那封血書和她的想法,林華點點頭,果然如此。

「把行蹤給我。」他想了想,「別勉強,注意安全。」

其實她早就知道了吧?為什麼這麼信服,為什麼主子說,「跟我走」,她拋棄錦衣玉食的生活就跟他走。

明明知道,他對她沒有任何情意。不,應該說,對任何人都沒有情意。但他很溫暖。

他的心很軟。他願意救任何一個努力掙扎的人。靠近他,覺得自己是個人,不是賤物。

這也是為什麼整個絕弦坊都願意匍匐在他腳下。雖然他不需要這樣的匍匐。

她們尊敬他、崇慕他,願意為他做任何事。在她們心裡,林華就是神明。讓她們從穢物重生為人的神明。

「謹遵命。」孫六娘拜下。

林華並不知道自己躍升神壇了。他只感慨仗義多為屠狗輩,真為姚公子抱不平的居然只有社會底層人士,而他們的情報力和能量讓人刮目相看。

鄭小畜生男女通吃,偏女性。惹出這麼個大亂子,他機警許多,身邊也帶了不少健僕。而且他也自負,在紈褲子弟之間,他算是高手了。

聽說鄭小畜生他爹妻妾二十餘人只有這麼個男丁,千里旱田一根苗,舉家之力支持他無法無天。

不過鄭小畜生有個不好的習慣。他喜歡cosplay採花大盜。

他喜歡爬牆親自吹迷煙,然後去奸污黃花大閨女。健僕們負責把風,不能離他太近。人家已經玩出花樣,就是追求極致的刺激快感。

於是在某個夜黑風高的夜晚,剛往嘴裡倒助興藥粉,攀上牆的鄭小畜生,被人一把捏住後頸昏厥了一下,摔在地上。一件斗篷無情的罩在他臉上。

只有幾秒鐘可用,林華異常冷靜的將內力集中在足尖,踹向翹起來的禍根子。拉起斗篷,岔進小巷,翻牆。

從某個破舊小院出去,一輛馬車堵在門口。上馬車,換掉夜行衣,風度翩翩的從馬車另一個門下車,溫潤如濁世佳公子的散步往絕弦坊。

一氣呵成。

原本林華是想將小畜生的兇器沒收,但是閹割是個技術活,他實在沒有經驗,萬一百密一疏時那真會將林家一起拖下水。

還是讓那禍根子變得曲折些吧。他淡然的想。還能翹起來,功能正常,只是每次滾床單比較痛而已…恭喜鄭小畜生夜夜享受初夜快感。而且很不好擼,不管用左手擼還是右手擼。

結果因為業務不熟練,他稍微用力過度,所以不是略微曲折,而是乾脆從中間「骨折」成了九十度直角。這滾床單的難度實在太高,而且想擼都擼不了。

比不舉還糟。

真高興畜生變成垃圾,從此修身養性了。
這件事林華瞞得死緊,但他可能瞞得住遊學歸來的林茂嗎?想得美。

林茂將他大罵了一頓,林華只能垂首聽訓。

但是讓人啞口無言的是,林茂罵了他,轉身就去推波助瀾…鄭小畜生他家後來真的好慘。政治鬥爭退一步不會海闊天空,只有萬丈深淵。

只能說護短腹黑貨一但替天行道,能讓人希望再也別出生在這世界上。

後來這兩兄弟這類「行俠仗義」頗多,林華負責動手,林茂負責掃尾,遊走在律法邊緣,很是過了一把大俠癮…家裡人居然毫不知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