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二十五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

十八歲那年春末,華裘少年郎攜眾美游桃花園,落英滿頭。氣質高華,如群仙擁帝君出遊,成為暮春最清艷的一道風景。

…其實只是員工旅遊。

【Google★廣告贊助】

這年十八歲的林華,又長高了一截,自忖大約有一百八,肩膀也寬了許多,漸漸從青春期蛻變到成年了。

或許也有內功小成的緣故。畢竟一練內功就能脫胎換骨易經洗髓,那不是神話也該是超級主角的待遇,林華只是性轉,沒那麼逆天。他還是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修煉和累積,才漸漸徹底擺脫了病弱體質,趁機轉大人。

十八歲這年,他和林茂同赴舉考。林茂考了個第七名,他考了個第七十七名。

沒有人感到意外。

林茂不消說,標準林家子弟的天才和表現。林華…在京中一直是個特立獨行的少年公子。

說他是個書香子弟吧,又不夠刻苦,外務多到不行,還弄出個絕弦坊…什麼?絕弦坊是孫六娘開創?傻了吧,誰不知道是年紀尚小的林華支持起來的?他才是背後的大boss。

雖然是格調高貴典雅的音樂茶坊,但是樂師的背景多半出自風塵…東家和員工間不得不讓人有許多遐想。

可惜只有遐想。

說擁有絕弦坊的林華是紈褲子弟吧,他又太正經。吃喝嫖賭一樣不精,青樓過夜從來不曾。跟京中的紈褲壓根玩不到一起,感情不好也不壞。

跟什麼圈子都似乎能沾一點邊,又跟什麼人都談不上多好的關係…但也不差。不得罪人但也沒人想得罪他…主動得罪他的人總是莫名其妙遭難。

讓人驚艷的是風華,但也就驚艷一下而已。頗富音樂才華,但是才學上又不夠出色。似乎有些…泯然眾人。
林華感到非常滿意。

或許是完全接受男人這個性別,或許是「行俠仗義」從某個角度來說相當程度的得到適當的宣洩,他的心態越來越平和,冰山臉漸漸轉為晶瑩高山雪,氣質高華開闊,不再覺得「世界對我充滿惡意」。

五官柔和不算什麼,多少名臣「顏若好婦」也沒耽誤他們當名臣。

瞧瞧這體格,嘖嘖。英挺矯健,身高破標,玩壁咚必要男主角配備。

終究沒有什麼父權,只有強權。當林華成為強權,能低頭睥睨所有對他曾經垂涎的小混蛋們…任誰也起不了其他的心思。

圓滿了。

他甚至有種「性轉者遠超大部分男人」的自豪感。這都是他辛苦磨練來的成果。

雖然依舊不能捅任何人,他也不在意那點小缺陷了。

人生有許多美好的事。

像現在,帶著絕弦坊全體員工踏青,被眾色美女包圍,享受了一把被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兒,最後在桃花下喝酒唱歌,興致到位拿出樂器開了個小型演奏會。

身心靈徹底昇華。

即使因此傳出風流放蕩的名聲,那也沒什麼。白日放歌須縱酒。

說不定比身為女人還更舒心快意。
事後他被老太爺架去教訓了一頓,林華只是笑著說,「不過是犒賞員工罷了。」

「也沒哪個好到把自己犒賞進去。」老太爺涼涼的說。

「那怎麼可能?」林華斷然的說,「世間還沒有我願屈身的蓮華佳侶。」

老太爺捂著額頭又發起偏頭痛。

他發現,居然看不穿這個小孫子,焦慮那是逐年升高。小時候彆扭,可以說是種種緣故造成的冰山臉,長大表面不彆扭了,內心卻是格外執拗。

瞧瞧他們家林茂吧。也是潔身自好到讓他老頭子擔心的地步,結果呢?遊學幾年,人家把自己的終身大事不聲不響的打探好了…白露學院山長的掌上明珠,看起來一切合乎禮法循規蹈矩…事實上這小子鑽盡一切漏洞,他都替那位山長千金感到難過了。

可茂哥兒,最少願意去鑽漏洞(據說還鑽過狗洞)呀!華哥兒在幹嘛?跟樂師懷抱琵琶書新曲。

那群樂師平均年紀都大他三五歲,他在那群女子跟前格外面嫩。

老太爺標準一退再退,甚至有些盼望華哥兒真跟哪個樂師有什麼不得不說的故事…總比他清心寡慾一副出家預備的模樣好。

最讓人失望的是,據華哥兒兩個形影不離的秘書小廝情報所訴,他們家華哥兒待誰都分外有禮,連衣角都沒讓人擦邊…那群沒用的女人寧願幫他擦腳邊的地,卻沒有半個敢碰一碰他的衣角。

老太爺無比煩惱。

但他終究是前副相、大儒。他會為子孫擔心煩惱,卻不會強迫子孫必須聽他的。就一個家主來說,他的性格的確太軟。可對惜福的子孫來說,這樣的老太爺是他們最慈愛最堅實的後盾。
林華的確是仗著疼愛搞定了老太爺。他很有信心,除了娶親問題以外,他絕對會是林家最好的子弟之一。

至於二房子嗣問題…得了吧,古龍爹的蠢血千萬別繼承了。他跟他親哥林英是運氣好,誰知道會不會隔代大遺傳。

古龍爹在嶺南惹了個江湖俠女,居然寄了一封休書回來,被盛怒的大伯撕成粉碎,沒敢讓老太爺知道。幸好便宜娘也不知道,不然會出什麼禍事誰都沒底。

就算是擺設吧,他也不敢坑任何姑娘…哪怕是他的員工,這太坑了。

反正林家有祠堂,祭祖還不都一塊祭了。誰敢說沒香火,林華就跟誰急。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