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二十六

遠在華州的林英,妻子剛生下老太爺的曾孫女。

消息傳來普天同慶薄海騰歡,幸好告知消息前林茂端著救心丹等著,不然老太爺怕是樂出毛病來。

林家雙杰同中舉,古龍爹又添真愛新品種武俠類…這些好的壞的都不算事。

林老太爺這房終於生出女孫了。天啊!這簡直是天大的好事!

【Google★廣告贊助】

好到都要上告祖宗了。畢竟從天祖父那代後,這房單傳的很純粹…連個女孩都沒有。別說林華他們沒有姑姑,他們爹連姑婆都沒有!

不只是老太爺全家樂得找不到北,連林氏家族都上門大大恭賀了…五親同運,林氏家族同樣可悲的生育率,女孩子的機率也是非常珍稀的。

至於簡氏嫌棄不是帶把的意見…算了吧,沒人在意。

林華非常興奮。這真是太不容易了,物以稀為貴啊。這可愛的小姪女在林家真是太珍貴了。小名兒叫珍珠很俗氣?拜託,想想珍珠是怎麼產生的吧,林家孕育多少代才有的女孩兒,太名符其實了有沒有?

他送了一顆非常稀有的「玄珠」,事實上就是黑珍珠,龍眼大,價格高貴得不要不要的。連裝玄珠的小荷包都是他親手繡的,金桂下玉兔搗藥,寓意和生肖都包了,心意十足。

林茂看著林華獻寶,眼珠子快突出來了。「…華哥兒,這是你親手繡的?」

「是啊。怎麼樣?還行吧?早在嫂子懷孕時我就開始動手了…」他還沈浸在「我也有小姪女了林家子弟不再全是雄性生物」的開心中。

完了。林茂心中警鐘大作。他最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好好的弟弟終於走了歪路,難怪對姑娘沒有興趣…他這是妥妥的要變成「妹妹」的徵兆啊!!

林茂走遍大半個國土,見過許多稀奇古怪的事情。當然也見過…好好的七尺男兒卻喜扮女裝想當女人這種怪事。

他感到一陣暈眩,但還是用強大的意志力克制住了。這時候不能罵林華,要疏導,湮堵只會激反。

等跟林華彎彎繞繞的雞同鴨講,終於搞明白林茂的意思,林華只覺得好笑,「沒那回事,我當男人當得好好的,哪會自找罪受。」

雖然大燕朝相對禮教比較鬆弛,但封建制度下的女性哪個活得不鬱悶。相較之下,性轉好啊,當個男人真真好,自由又開心。

「繡個花而已,就只是好玩。」林華點點頭。他手下能人無數,不只是音樂才華,連繡藝都是頂呱呱的。前世當女人都沒這麼好的師傅,現在有機會還不趁機學點。

…好吧,他承認,動機不是那麼單純。他只是想到梅宗主cos東方不敗繡花就非常興奮,學著學著不但讓部下替他留下畫像,還不小心就學成了。

不過茂哥都快哭出來了,他也不欲這點小嗜好讓他擔心。把最後的繡品分送,這輩子再也沒拿起繡花針了。

林茂也得到了一份他親手所繡的香囊,拿著心裡說不出有多複雜。

那是三件一套的香囊,分別是松竹梅。松香囊寄給林英,竹香囊親手給了林茂,梅香囊掛在林華的腰間。

林茂頭回見到「以針為筆」的鬼斧神工,這麼小的香囊,竹枝寥寥,卻有傲天氣
節。

他擁有一個才華洋溢的弟弟。但發展方向總有點怪怪的。

這讓林茂感到很焦慮。

如果林茂並沒有感受到愛情的威力,說不定他也感覺不出那種怪異。但是沈浸在愛情中的人總有種散播歡樂散播愛的希望。

於是林華外出時開始跟各式各樣的千金小姐「偶遇」,同時被林茂帶著出席各種宴會…相親性質的宴會。

讓林茂更暴躁的是,林華對小姐們都彬彬有禮,溫柔體貼,小姐們也對他有相當好感…然後他們就變成閨密了。

瞧瞧他們聊得是什麼…護膚、美容、服飾。

一點點,哪怕是一點點曖昧也好…沒有,完全沒有。

林茂對他咆哮,林華一臉莫名其妙,等弄明白了,林華凝重的對他重申了「挖鼻孔」論調,讓已經淡忘的林茂受到一萬點心理傷害,再次擴大了心理陰影面積。

他終於絕望了。也跟林老太爺起了差不多的感想:絕弦坊那群女人真心太遜了,近水樓台幾年只會拜倒在華公子袍裾下…然後只有拜倒而已!什麼都沒做!太讓人失望了!

是的,和林華關係看起來最親密的就是絕弦坊的那群員工。林茂也知道絕弦坊經營著一條跟勾欄青樓有關的情報網,有事沒事林華就會「替天行道」,林茂會嘆著氣幫忙掃尾。

但因為林華做得很嚴謹,出手很少,卻都快狠準,只當作是少年郎正義過剩的俠義夢,於林茂而言不費什麼事兒,也樂在其中,不多做干涉。

事實上,林華也沒讓他知道太多。經營這條情報網沒多久,林華就感覺觸碰到市井中某個龐然大物,他猜測是,應該是所謂的「雀兒衛」。

這可是直屬皇帝的朝廷鷹犬。

他無意與之作對,所以小心謹慎的避開。

一開始他就知道自己不是救世主,他也不過是自我滿足的發洩義憤罷了。要問林華最恨什麼,他最恨強者以性凌辱弱者那種理所當然。

在名節為重的時代,弱者只能含恨忍辱。

這讓他太不愉快了,不愉快到想讓那些自以為強者的傢伙知道其實他們也是弱者。

得知、探查、核實、出手。

他知道這沒有什麼意義,對於那些垃圾也不過是吃點小苦頭…最多不過是禍根子被踹成各種角度,滾床單會特別痛苦而已。

但這可以減少很多未來的受害者。至於更多的懲罰…那不是受害者該考慮的事情嗎?他們的忍辱總不會是花一輩子沈浸在痛苦裡,然後什麼都不做吧?

他說過,他並不是救世主。

但是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

林華倒沒有碰到鬼,卻遇到比鬼還可怕的玩意兒。

雀兒衛的真正頭頭派人來,看看他。

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後悔不已的事情。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