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二十七

其實林華在多事以後就想過後續該怎麼處理。

他自信絕對沒有留下任何物證,也絕對沒有任何人證,再說,八竿子打不著,他甚至沒有任何台面上的動機。

這就是為什麼他不在乎屬下背叛的緣故。

【Google★廣告贊助】

因為,「基於義憤傷人」?這理由太扯好不?怎麼聽都像誣陷。

所以他被找上門的時候老神在在,也滿腹天干地支輪一圈的對應。

比英文字母的什麼ABCD…Z計畫還多。

林華客氣的接了帖子,並且邀請在絕弦坊特別VIP包廂會面。然後,有點意外。

是個很年輕的公子,目測不超過二十,瘦高個,氣質遠勝容貌那款,清秀得有點單薄。

…有種詭異的同類感。

一開口,他就悟了。

年輕公子的聲音非常好聽,音色像是沒有變音的男童。原來如此,那種詭異同類感…仔細看,果然沒有喉結。

林華略微走神。

小說裡提到太監總免不了嘲笑一下太監尖銳或公鴨嗓,大概寫小說的人從來不知道有「閹伶」這種人物。歐洲十六世紀到十八世紀曾經流行過以去勢保持童聲的男性女高音或男性女低音。

他見到了大燕朝版本的「閹伶」。恐怕還是在御書房伺候文書的那種…要不養不出這種氣質。

年輕公子很大方的接受他的審視和走神,輕輕咳了一聲。「敝人司禮監少監鐵青。」然後將一面腰牌推向林華。

驚覺自己居然是聲控的林華愴然的看著那面烏木鑲金腰牌,很想說,我不想知道。

「見過鐵少監。」林華打起精神來,鼓起十二萬分的機警,並且開始思忖該用哪條天干地支編號的計畫應對。

鐵青溫文爾雅的一笑,「敝人掌管雀兒衛情報彙總。林公子俠義所為…總頭目已然知曉。」指了指天。

裝傻,必須裝傻。指天花板是什麼意思我絕對不知道。你們什麼證據都沒有,就算動刑我也不會招。

「我不懂鐵少監的意思。」

鐵青笑得更和煦,「總頭目的意思是,想請林老太爺直接嘉獎。」

林華內心淚流成河。

這是皇帝嗎?這根本是流氓。人家才不要證據,人家直接告家長。任你千招百式,皇帝才不跟你過招。

林華痛苦的捂住額角。好一會兒才從牙縫裡擠出字來,「…他到底想幹嘛?」

鐵青讚許的高看他一眼。這就對了,跟聖上硬抗是最蠢的,直接投降還可以坦白從寬。

聽完要求林華快吐血了。他開始覺得封建皇朝制太蠢,有股推翻昏君推行憲法舍我其誰的衝動。

首先,他手裡的情報網要往雀兒衛「靠行」,儘管他抗議他手裡的情報網其實不嚴謹,頂多只有些不靠譜的流言,而且組織鬆散,他也絕對不讓這些實在沒拿他多少錢的線人去當什麼釘子。

鐵青氣定神閒的一概點頭,說,每個月按時交書面情報上來就行了。不用太認真。

--不用認真皇帝逼我幹嘛?吃飽閒的?林華強忍住翻桌的衝動。好吧,擴大情報網,勉強有道理,忍了。

然後,要求他每次「行俠仗義」後,必須交遞書面報告,字數不能少於一萬字。嗯,不必署名畫押,字體最好變一下,變不了找人謄過。

--林華沒有翻桌,直接將手裡的茶碗捏成渣。老子在犯傷害罪啊傷害罪!身為國家最高統治者不是該正氣凜然的阻止老子嗎?!這副看「第一手報導」的模樣是鬧哪般啊?!皇帝是這麼幹的嗎?!

推翻帝制太有必要了!!

「冷靜,冷靜。」鐵青立刻站起來,「林公子手傷了嗎?我帶了上好金創藥!」

…你這準備也太齊全!

林華怒視,但他那雙細長眼尾微翹的眼睛在怒火中燒時實在有種奇異的魅力,讓成天被美人環繞,有點美感痲痹的鐵青心跳漏了半拍。

原來這是京中盛傳的「梅魂薔骨」。雖說首次這麼驚嘆的淮侯世子被林公子打個半死。

鐵青定了定神,語氣柔和些,「林公子此刻動的念頭…文武百官人人都有。可惜那是誅九族的大罪,請謹慎。」

…是啊,現在我最想做的是去打那個昏君一頓…然後推翻暴政。

林華非常不甘願的想。

他更不甘願的接下了一塊烏木鑲銅腰牌,萬般不開心的成了雀兒衛編外組織頭頭。

每次鐵青來收情報書和「行動報告書」,林華都想咬他。

其實能咬斷流氓皇帝的脖子最好,可惜鞭長莫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