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二十九

到林華二十歲的時候,他終於暴怒與混亂中脫身,平靜下來…心灰般的平靜。

他拿昏君沒辦法…應該說拿流氓沒辦法。跟流氓是沒辦法說理的,甚至高等流氓不拍板磚,人家都洗白開大燕朝無限公司,老太爺是退休前副總裁,大伯三叔都是總經理級別,三叔還入贅流氓家了。

【Google★廣告贊助】

這輩兒三兄弟,大哥已經進公司外派華州了,剩下兩個準備考進公司當小職員。

這等惡勢力怎麼惹得起?

他小胳臂小腿兒的扛不住這等惡勢力。

再者,他也隱隱有些佩服流氓皇帝。雖然林華常常被惹毛,但是都恰恰好踩在他最大忍受限度內,非常明白林華隱蓋得很深的「婦人之仁」,沒有觸碰他的忌諱。

比方說,藉助他的情報網,支使青樓姑娘作暗線,或者是掌握他對家人的重視,迫使他屈服之類。這真是他絕對不能忍的事情。

不要小看這個。這要有多廣大的情報力,多精準的人心掌握,掐得如此恰如其分,頂多讓他暴跳,卻很容易從不甘不願過渡到心悅誠服。

而且到現在都是由鐵少監和他碰頭,尚未見過流氓皇帝。

林華只是個小小的舉子。

對一個從未見過的小角色也能掌控得如此精緻,這流氓真不是人。

雖然在御下這方面理念南轅北轍,但林華覺得他從中受益良多。這讓絕弦坊除了京城旗艦店,又在南北六大城市開了分店,撈錢撈到數銀子都覺得煩了。可花的時間更少,人才濟濟,越來越省心,連帳簿都不用看了。

是的,關於用人這方面,讓林華一直飽受爭議。

自從開了絕弦坊,簡直打開了新視野,他越來越喜歡在退休青樓女子中取才了。第一就是不管原本為何,這些退休青樓女子都受過相當的教育。在識字率非常堪憂的大燕朝,這些方向有點偏頗但的確知書達禮的前青樓女子簡直是稀有人才。

第二就是,她們見過世面,擁有相當的公關能力。

但她們幹什麼去了呢?只有極小的一部份被納成小妾,唯一的好處就是死了有人收屍。其餘的就是從高等青樓一路淪落到最低等的窯子賣皮肉,然後就等著百病纏身一捲草蓆扔亂葬崗。

出嫁困難、就業困難,最讓人想不到的是,連出家都困難。

這太糟蹋了。

林華不是救世主,他相當有自知之明。他承認自己很自私,還是從當中篩選擁有才華、想獨立自主靠自己的人才。就像孫六娘贏得了他的敬重,想讓他拉拔一把的人才也必須如此。

成為他的員工是很苛刻的,私生活必須要潔身自愛。因為絕弦坊要做出陽春白雪的格調,就得要撐起個顏面。但是成為他的員工就會負起責任,從住宿到醫療都是京城水準以上。

至於為何會滿城紅袖招…哪個青樓姑娘不擔心自己後路呀?可以說林公子就是一條最穩的後路。有可能成為名動京城的樂師,再不濟也能成為獨掌一坊的掌櫃,最差也能當個小二…嗯,服務生,那也是受住宿醫療保證的。

更別說,還往外地開分店呢。

雖然人家只要頂尖人才,說不定自己也有機會呀。

自覺吝刻的林華是這樣認為的。

但這只是一方面。在這些被賣進青樓的姑娘們眼中,林公子就是難得照入幽暗中的一縷陽光,是光明最後的垂憐。是難得給她們一個脫離泥淖機會的,神。

誰也不會多看她們這些污穢一眼。年華老去病痛纏身原本只能等死。

可曾在關係網上的人,那怕再卑微,絕弦坊都會暗助。滿京城只有絕弦坊附屬藥舖對難以啟齒的疾病專精,並且收容。

面對天人之姿的林公子,她們只敢匍匐,敬慕,感激。萬不敢褻瀆他。

…所以林華只知道他還滿受青樓姑娘歡迎,卻不知道人家完全把他架上神壇當大神,更不知道他有千萬青樓腦殘粉。
「…為什麼這一路的姑娘都在穿外氅?」休沐外出找林華閒逛的鐵青無言。這是京城最有名的胭脂胡同,最熱鬧最氣派的勾欄青樓處。結果他們一走過去,倚樓而盼的姑娘們都慌張的收起艷笑,每個都在加衣服,緊張的拂頭髮撫衣角。

個個都端莊矜持起來,然後目光灼灼的…盯著林華看。

林華泰然自若,「我開了絕弦坊。員工總有以前的老朋友吧?不然哪來的關係網。」

…林華的情商也是很堪憂的。鐵青默默的想。他一個太監都明白了,這孩子竟然不明白。

「鐵公子?」林華停住腳步,臨他最近的胡姬倒抽一口氣,引他看了一眼,她激動得快昏厥。可林華沒感覺,移目到鐵青身上,「沒事的,胭脂胡同沒外傳的那麼可怕…我就沒被拉過。這邊走,往這是捷徑。」

鐵青輕嘆了口氣。這下子他信了。有回微醺時林華開玩笑,說了「挖鼻孔」理論,鐵青以為是故意噁心他呢,沒想到這孩子是真的這樣想。

嗯,比他高半個頭的孩子。

林華這日帶鐵青來吃小巷美食,鮮湯餃。真的就是用魚肉和羊肉剁碎包餃子,湯也是魚骨加羊骨熬的。好吃到能讓人抱碗痛哭,然後覺得二十一世紀的味精啥的通通可以扔垃圾桶。

現在他跟鐵青處得很好。破冰的關鍵就是皇上催人淚下的破敗取名能力。鐵青當然不姓鐵,會叫這名字是皇上和某暗衛溜出宮玩的時候救下年幼的他,那時他臉色鐵青。

聽了這個小故事,林華什麼都原諒他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