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三

可惜她忘了,所有的出路通常是披荊斬棘開闢出來的。

首先,小公子在半個月前還是下床都會打晃的病秧子,年紀非常可悲的只有九歲。再者,雖然她手上有壓迫眾生時打聽到的精細林家地圖,但是真正的比例,她是不清楚的。

她並沒有迷路。但是太大的林家卻讓病弱的她走到力竭,還沒走出二房臻園的範圍。

【Google★廣告贊助】

更不好的是,遠遠的已經聽到「小公子!你在哪?」的呼喚了。

絕對不能被抓回去!

不到兩個月,她就體會到林小公子為何是個陰沈暴躁的孩子…沒瘋就是精神面異常堅強了,換做是她早就起肖。

以前她聽說過清末有的母親為了有效控制兒子,縱著兒子抽鴉片,一直以為不可能。穿越這件事情沒有太過衝擊到她,但是小公子她娘強烈的衝擊到她了。

連性別轉換都沒這麼寒。

看到親生兒好轉了不是該高興嗎?不是拉著大夫告訴她別再肆意用藥嗎?

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用那樣陰森森的眼光瞪著,讓下人一湧而上的灌湯灌粥呢?她是不是該慶幸大燕朝沒有鴉片之類的毒品呢?

逃,必須逃。她不能讓林小公子真的困死在二房。他…已經這樣死過了。

林小公子必須走到祖父林老太爺面前,告訴他,林華已經九歲。林家的孩子五歲開蒙,七歲就有自己的院子。林小公子也是林家子孫,同樣也要讀書,要獨居,並沒有病入膏肓…就算病入膏肓,他也要堂堂正正的像個林家人一樣寧可死在書桌上。

這才是林小公子唯一的生機!出現在人前,而不是蝸居在幽室,最後掌握在親生母親手中慢慢死去。
想法是挺好,可惜敗壞的身體不許可。現在她蹲在假山的山洞中屏聲靜氣,並且無計可施。

距離出臻園只差一個角門。但是那個角門已經被簡氏的人看管起來。

休息了一會兒,她稍微緩過氣來。拼命吞嚥才把咳嗽嚥下去。

不能再待下去了。假山山洞簡直是搜人必去之處。她選擇在這兒歇氣,是因為剛剛有人搜過。可很快的,會有人再過來搜一遍。

穿過山洞,另一頭是邊牆,她焦急的想找尋有沒有狗洞,可惜老天爺並沒有賞這個主角必備的金手指。

這時候她沒有心情欣賞牆上美麗的鏤空月窗,只有滿滿的絕望。

若被逮回去她一定會被看守的更緊。接下來會怎麼樣,她完全不敢細想。

裝飾成寶瓶的鏤空月窗有說笑聲。

她決定拼一把。

「救命!」她瘦弱的胳臂能夠穿過窗櫺,「救命!」

林茂瞪著穿過窗櫺,瘦得幾乎只剩下一層皮包著骨頭的小胳臂。要不是太陽還明晃晃的掛在天空,他還以為見鬼了…還是個小鬼。

辨認了老半天,他瞠目結舌,「…三弟?」這不是他二叔家的藥罐子嗎?

林華也努力認了一會兒,不大確定的問,「二哥?」可憐見的,林小公子大概只有過年吃個團圓飯,除了簡氏,其他家人還真的…不熟。

小孩子長得快,都快認不出自家堂哥了。

「二哥!我要見祖父。」林華把握住這次難得的機會,「再見不到祖父,就見不到我最後一面了。」

最終林茂沒有多問。在發現小廝沒法進入臻園,他果斷的讓小廝翻牆,將林華接出臻園。

然後一刻也沒停,拉著林華跑往祖父住的硯萃閣。

有救了,小公子,真的有救了。這一刻,林華熱淚盈眶。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