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三十一

林華的過度悠閒保持到二十一歲那年的正月十五。

下個月就要考春闈了,人人都緊張得快死掉,他居然遞紙條招呼鐵青出來逛燈會。

「你書都念完了?」鐵青納悶,「還有心情閒逛?得了,快回去吧…」

【Google★廣告贊助】

「沒事兒。」林華回答的漫不經心,「該讀的早讀完了,課外讀物…我把藏書樓也讀完了。」

林家藏書樓上下三層,藏書有幾萬吧?從九歲開始,十幾年了,終於達成「飽讀詩書」成就。「過目不忘」天賦讚。

不得不如此啊。進士考有名的變態和刁鑽…那昏君有插一腳的事物都是這風格。

鐵青卡殼了一下。基於情報彙總都是他管的,他自然知道林家藏書樓的規模,卻不好說他知道。

林華也沒死追這話題不放,「不是說沒看過京城燈會嗎?行了,帶你逛逛。」

最後也沒怎麼逛成…人多到倒胃口。幸好林華早有準備,領著鐵青去了一家新開不久的碁宿閤,登樓臨江,水燈蜿蜒如星河點點。

「好所在。」鐵青讚了一聲。

「嗯,剛開的。」林華點點頭,「樓下大廳有定期圍棋賽,樓上是棋室。」他有點開心,規劃牆上展示用大棋盤可花了他不少腦筋。

大家都窩在家裡下棋多沒意思,出來廝殺啊。比賽規則和棋士都由他來訂了,想想都興奮起來。

果然,試行期間就收入可觀。

鐵青默了默,滿眼不可思議,「你還考不考進士了?盡撈錢?」

林華微微一笑,幫他添滿茶,「我有很多員工要吃飯。放心吧,啥也不耽誤。」

「嘖。難怪那些老學究說京畿學子一年比一年沒靈氣。領軍的林家子弟之一全鑽進錢眼裡。」鐵青搖頭。

「怕什麼。」林華老神在在,「不還有傅小才子嗎?」

傅小才子是這些年京畿異軍突起的黑馬,才氣縱橫,卻一直是神祕得要命,誰也沒見過。到目前為止,還是試考。據聞是因為年紀太小。

「不是年紀小,」林華非常肯定,「雖然文筆非常老辣犀利又詼諧,但傅小才子定是個姑娘家。」

他可是兩個性別都當過,這點兒差異哪能看不出來。女子主筆再鋒利都有點…太軟。

鐵青噴茶了,然後瘋狂的咳了半天。

…難道情報外洩?不可能的!就算外洩林華的關係網也觸及不到。對目前的他來說…還太高端了。

他非常狼狽的掏出帕子擦擦嘴,生硬無比的轉話題,「咳,我以為文人相輕。」

林華睇了他一眼。果然,讓女子科考這種突破封建上限的事實現,絕對跟昏君有關…而且全程看熱鬧。

他早看破昏君的尿性了。

不過,也別為難鐵青了,他才是最不容易…在昏君身邊侍奉超級不容易。

「有什麼好輕的呀。傅佳嵐的確是厲害,沒得講。她這科會參加舉子試吧?我敢說她會一路過關斬將,完爆整個大燕朝。不只如此,將來進士考定是前三甲沒跑了。」

「可怎麼樣呢?不,我不是說她的性別。假設她是男子,又有點運氣的拿到狀元…坦白講,三年一個狀元,大燕朝至今也有幾十,但是擔任首輔的不過一二。前三甲聽起來挺好,其實就是前三個靶子啊。」

林家子弟考不到前三甲嗎?不然。那為何故意爭取前二十就算了呢?沒辦法,瞧瞧這可悲的生育率,看看同樣稀疏的林氏家族。前面單傳的時候,搞不好就會絕嗣,孤立無援啊!

有本錢站隊嗎?沒有。有本錢黨爭嗎?沒有!為何林家渾稱林留手?那是單傳壓力不得不成為牆頭草啊!人丁單薄到不得不成為孤臣,埋頭幹事吧,別爭別出風頭了。

要不是老太爺超常發揮有了三個兒子,你看他敢不敢爭副相。看別人生了個六畜興旺大把揮霍子孫真是讓林家列祖列宗羨慕嫉妒恨。

林華要不是有自己的特殊人生規劃,也不會去爭取那個探花。

…現在還真的有點不想爭。想到知事郎要跟昏君朝夕相處就覺得人生無望。可讀了這麼多年書,故意考不好…又有那麼點不甘心。

「其實頭兒人滿好的。」鐵青有點遲疑的勸慰。

「再好的流氓依舊是流氓。」林華完全不為所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