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三十二

陪流氓玩是很痛苦的事情。

會考前夕,林老太爺又應邀入宮聊天,皇上「隨手」賞了一把渾天尺,並且關心林家兩個考生。

林華非常無言。那把渾天尺怎麼看都像是玉做的戒尺。

一箭穿心。

【Google★廣告贊助】

他恨流氓萬萬年。

在昏君隱諱又張揚的威脅下,原本有些消極的林華爆發潛能,舉子考了七十七名的他,會試考了第九名。林茂則是非常林家子弟風格的考了第五。

殿試更是超常發揮,讓人意外又不意外的,林華中了探花,欽點知事郎。完全拷貝了馮宰相路線。

當然,就容貌而言,風華正茂的林茂似乎更適合探花。但是二十五歲的林茂煥發出勃勃英氣,刻意把自己曬成小麥色了,稍微偏離了大燕朝追捧的美男子標準。因此屈居傳臚。

相較之下,把自己保養得皙然如玉唇紅齒白的林華,擁著滿身風儀,當個梅魂薔骨的探花郎似乎更名符其實。

表面非常平靜的林華心裡狂吐槽:醒醒吧,一切都是暗箱作業。這完全是大魔王想合理奴役探花的陰謀…連讓他去翰林院當編修清閒兩天都不肯。

至於打馬遊街的第一個感想…他快被擲花的仕女打出內傷了。一朵兩朵當榮耀,被滿天花海洗禮…那已經進階成暗器了好不好!!

胭脂胡同還特別合包了一層樓,滿樓紅袖招,倒了起碼有兩車的各色花朵。到這天他才後知後覺的知道自己有這麼多青樓腦殘粉。

趁亂有人塞了把琵琶給他,他的員工夾道絲竹開鳴。

…回家真的會被老太爺揍歪。

但這天,不應該是他的日子嗎?

雖然有點摻水,含金量不太夠,但終究是他,林華,一個穿越過來的性轉者,考上了探花郎。

華,是花的古寫。真是一種意外的巧合。前世為女,網路暱稱叫做哈那,日文的花。今生為男,叫做林華,林家的花。

兩生花。今為探花,不是很合宜嗎?

他撥弦,且行馬來且琵琶,演奏了他親譜的「鳴春」。在場的絕弦坊樂師曲調隨之一變,共鳴仲春。

群芳齊芬,百艷爭春。連嘲雜的人聲都和諧的融入曲調之中,那樣狂野張揚的歡喜,在這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日子裡。
回家他果然挨揍了,老太爺拿著渾天尺就給了他兩下,吹鬍子瞪眼睛的說他太跋扈。林華乖乖站著挨揍,林茂和大伯一起幫著又攔又哄…然後事情就結束了。

…馬的,他就知道昏君沒安好心眼。

心眼很壞的昏君果然將他壓榨得沒一處好,哪有人遊街第二天就去上班的,不公平!別的進士都先放三個月的假了啊!為什麼我就沒有?!

同樣享受放假優待,忙著娶老婆的林茂非常憂慮,糾結萬分後扯著忿忿不平的林華囑咐,「…皇上的最愛是馮宰相。」

林華不敢相信的瞪著自己的二哥。

可林茂誤會了,急出一身汗,「再好看也是一張臉皮!皇上是好看,可你看太子都快能訂親了啊!他就是一張嘴能哄人…華哥兒,別鬧,千萬別被哄啊,離他遠點…」

單純心無點塵到現在還是處子的可憐小弟可千萬別被那個無恥皇帝哄走了!看看馮宰相吧,娶妻生子這麼久,還牢牢把在皇帝的魔掌中啊,太可憐了!

皇帝和小弟的互動看得他膽戰心驚,他敢拿自己的仕途賭咒,聲名狼藉男女皆可的皇帝絕對有不利於孺子之心!要不怎麼連假都不給放,急哄哄的將剛出爐的林知事郎弄到身邊?

「他還有點好,就是不用強。華哥兒啊,聽哥的勸…」林茂繼續苦口婆心。

林華暴躁的打斷他,「哥,你覺得我會看上流氓?」他立刻拂袖而去。

氣得回去打爆了六個沙包才勉強平息。

還沒上班就想炒了老闆怎麼破?急,在線等!

…好吧,他知道大燕除了紗線繡線,其他什麼線都不會有。

他突然覺得撥接256K也是一種幸福。
當天晚上,一應知事郎袍冠就送上門了。昏君等著知事郎上門被奴役,到底規劃多久有多急?

林華非常鬱悶。

可第二天,天色未明他就起來梳洗,親自穿上冠袍,磨得錚亮的銅鏡顯現出他俊美的身影,意外的充滿威儀。

「林知事郎。」他對著鏡子裡的人說,微微笑了笑。

所以,還是有那麼點緊張吧。幸好看不出來。

他轉身,穩穩的往外走,推開大門。東方已經隱隱出現金光。

林華往金光處走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