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完)

大燕朝是個非常戲劇化的朝代,也是後世最多取材的時代。

當中最受歡迎的是政德帝時期。除了政德帝本身,政德三探花更是無數小說、電影、電視劇爭相翻拍的題材,搞得後世都不希罕狀元了。

肌雪顏花的馮探花不消說,顏值是三探花之冠,歷經兩朝,官拜宰相,幽冥冰山屬性。一生經歷高潮迭起,不但跟夫人生死相隨,還跟政德帝生死相隨。

【Google★廣告贊助】

不管是bg還是bl都大豐收,真是人生贏家。不管是哪個面向都值得改編到面目全非。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傅探花更不得了,人家是真正的探花娘子,閨閣大學士,著作等身,影響後世深遠,當朝和後代的許多皇帝都是她的粉絲。

但學術地位和女權第一人不是她深受改編者喜愛的主要緣故。據說她微末時還是個小婢女,最後和她服侍的傳臚公子成親了呀!雖然「金巒爭牽馬」只有短短幾行字,但那也是名留史書了好嗎?

婢女和公子青梅竹馬,相互養成。最終探花娘子嫁給傳臚公子…多有愛的設定!
可被改編最多的,卻是被稱為「梅君子」的林探花林知事郎。

終身未娶的林知事郎,三十餘歲就辭官了。似乎是三探花中資歷最平庸的一個。

但是他留下了大量的樂譜,和數不清的風流軼事。許多青樓豔妓都垂青於他,為他賦詩填詞,並且常有書信往來。

至今在博物館還保留了他幾封親筆書信,和紅粉知己為他畫的肖像。

可無數紅粉知己都捍衛他的名譽,似乎到死林探花都是處子。

被譽為音樂沙龍首創者的孫六娘對他感念至深,曾書「梅君子傳」,曾經被收為國文選讀,以梅喻人,在文學上獲得很高的評價。

「梅君子傳」被譽為「抒情之最」。

到現在,林探花的曲譜依舊傳唱,大燕以他為主角的傳奇話本數量頗豐。他的感情生活也一直是個謎。

有人認為他與孫六娘苦戀半生,最終因為世家公子與青樓姑娘的身分不得不黯然而別。因為孫六娘是唯一和林探花聯名譜曲的人。

可也有人認為他真正的戀人是音樂評論家鐵半殘,「子期遇伯牙」的摯友身分根本是掩飾,據考據林探花辭官後,原名鐵青的鐵半殘「奉旨」隨行。同樣也是因為身分--世家子弟的林華與身為宦官的鐵半殘是無法公開在一起的。

同時也有人認為,林探花真正的摯愛是他的堂哥林茂。主要是他們兩人之間保留的書信是最完整的,正本都留存在至今依舊興盛的林家中。但是從何看出愛情成份這就得問那些開腦洞的人了。

另一個大家心照不宣的緋聞對象,就是林知事郎曾經競牽馬的探花娘子。

而且,他還是「驛道之父」。

他半生踏遍了大燕每一寸國土,規劃了當代最發達的公路線圖。大燕皇宮御書房從政德帝起,懸掛了多代,斷斷續續的按圖施工,直到文昭帝才大成。

到科技發達的現代,依舊有許多主要幹道蓋在他規劃的驛道上。

才華洋溢,高大俊美,曖昧不清卻明顯悲戀的感情線,自言「留取清白在人間」的超級禁欲系…

改編起來太有發揮餘地了。
幸好林華不知道後世會怎麼編排他。

他若知道,大概會無奈的翻白眼。

林華這輩子,還真沒動過心。

這真的沒什麼。多少出家人一輩子守戒律,不也好好的過去了。奇怪的是,女人少年守寡一輩子,從來沒人關心她們的性苦悶,怎麼男人不想滾床單,每個人都替他們憂慮得要命。

莫名其妙。

探花娘子的牽馬風波,他也真是無辜。用膝蓋想也知道,那是流氓皇帝的惡作劇好嗎?迫於惡勢力,他也是沒有辦法的好嗎?

都怪流氓太無聊。

至於青樓桃花,他到死都沒接上頻道。在他看來,林華就是僥倖在大燕朝享受了一把天王巨星的待遇,擁有百萬腦殘粉。粉絲寫信給他,有時間就回一下。至於她們是什麼身分…信封又沒寫。

員工是特別腦殘粉,他總是比較包容。
鐵青和他是最好的朋友。

當初他為了理想辭官,鐵青根本不是被他拐走的,是流氓皇帝打包給他的!

林華不是幫大伯母打理過物流業嗎?後來雖然不歸他管,也會指點指點。結果發現大燕朝的道路規劃真是一團亂。

一開始只是整理京畿路線,後來對地圖和規劃道路產生興趣。但是朝廷明顯對這方面不重視,想重視也有心無力,不知道往哪下手。

考慮了幾年,林華跟馮宰相討論過後,決定辭官自己幹。不然等國家運作就太慢了。

他並不認為在政德帝或太子任內就能完成,太不實際了。但是規劃要越早越好。

流氓皇帝讚許,但是打包了一個團隊給他,包括鐵青。給他便宜調用全國雀兒衛的權力…看起來很支持對吧?

他馬的皇帝不給半毛經費啊幹!

結果他的私人產業幾乎都拿來支持全國公路幹線圖了。若不是他現在是雀兒衛地位超然的副頭目,能夠假公濟私保護產業,他都不想幹了好吧?

能掙錢不是這樣壓榨的!一遇流氓誤終生啊靠北!我要個國公的空名頭幹什麼?
還不賜國公府!

我跟昏君誓不兩立!

…嗯,用膝蓋想也知道,發誓沒屁用。林華還是「忠君愛國」了一輩子。
其實仔細想想,他這輩子活得非常恣意瀟灑。踏遍了大燕,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照他喜歡放權的習慣,手下忙個賊死,他卻正事賺錢享受…啥都沒耽誤。

最開心就是鐵青一直在身邊。

最對不起的也是鐵青。身體不太好,卻無怨無悔的隨他櫛風沐雨,走遍大江南北。

鐵青在他懷裡閉眼的時候,林華險些把血哭出來了。

不過沒關係了。現在他也要走了。

他和林茂都已經白髮蒼蒼。值得慶幸的是,茂哥身體比他硬朗,還可以享很久的子孫福。

林茂執著他的手痛哭,侄兒姪女環伺在側抹淚。

其實林華感悟到自己命不久矣時,想過要不要悄悄的死在外頭。

但這樣可能更殘酷,對哥哥太殘酷了。

他必須要給林茂一個,最後的交代。

意識開始模糊的林華對林茂微微一笑,「阿兄,別難過。」

或許來生我們還會再相聚。

林茂靠近他的耳朵,哽咽的說,「…弟弟。來生再為親兄弟。」

好的,好的。

他不悲傷。他這輩子過得很好。這一生,多麼精彩。

他知道,茂哥已經將鐵青記入祖譜為他的義兄弟,這樣鐵青就能入林家祖墳。茂哥答應他,讓他火葬,將他和鐵青的骨灰罈放在一起,死同穴。

感謝大燕的義兄弟制還是非常嚴謹,可以上祖譜。

沒辦法,向來豁達的鐵青,居然會為了無法入任何一家的祖墳黯然神傷。

好兄弟,咱們還是在一起。

在彌留之際,林華不著邊際的想。咦?還是好兄妹?都快忘了我是性轉者了。

用最後的力氣深深看了林茂一眼,含笑而逝。
林華出殯的時候,慘白著臉的林茂親自抱著骨灰罈,不管子孫怎麼勸解都不肯放手。

舉城同悲。白幡覆日,紙錢遮天,夾道路祭綿延不斷。半城哀樂,林華旗下員工放聲同哭,淒慘無比。

林茂抱著骨灰罈,騎著白馬緩緩向城郊而去。

最終親自將林華的骨灰罈放入墓室,和原本擺在那兒的鐵青骨灰罈相偎。

「…你也是傻。傻弟弟。」林茂落下淚來,「你好歹給人個名分啊!這麼不清不楚的同葬算什麼!?」

拍著骨灰罈,「不怕,咱們不怕。你家鐵青陪著你…大哥也在那邊吧?再過幾年,哥哥也下去與你團聚。咱們這輩兒三兄弟,到底還是會在一起的。」

聽得兒子孫子毛骨悚然,趕緊將林茂摻出去。

封墓。

後來聽說,當月朗風清時,林華墓附近都會隱約傳來琴與簫的合奏。

琴藝高超如仙樂,簫聲…完全是搞破壞,難得還合奏得這麼高興。

沒辦法,練了一輩子,鐵青還是只能寫寫音樂評論…要不你以為為啥他要叫做「鐵半殘」?

據說最常演奏的曲目叫做「高山流水」。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