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四

當晚林老太爺命林華搬出臻園,暫居在硯萃閣,等林茂隔壁的院子收拾好再搬過去,並且要開蒙讀書了。

簡氏崩潰,跑去硯萃閣大哭大鬧,求老太爺不要將她唯一的兒子再奪走。

以前對簡氏很容忍的老太爺一反常態,冷哼一聲就讓婆子堵嘴拉出去,並且讓她禁足兩個月好好反省。

這次真的觸到老太爺的逆鱗了。

【Google★廣告贊助】

他知道自家老二有些荒唐,只是年紀這麼大還在做官的兒子他也不好深管。子孫不繁他也很感傷,將林英過繼給老三是迫不得已的,他也知道當娘的骨肉分離最是痛苦。

所以他對老二媳婦寬縱許多。不是鬧騰的太厲害,睜隻眼閉隻眼就過去了。

老妻撇下他走了,他很是神傷,這幾年就不怎麼管家裡的事情。他真的以為林華病得厲害,也想過要去探望。但是林華一直養在媳婦的院子裡,他當公爹的沒有理由過去。

他讓老大媳婦過去看看,結果總是被攔在門外。

老二媳婦心裡還是過不去吧?老太爺愧疚的想。罷了,依她吧。終究她是林華的娘,總不可能待他不好。

…結果她幹的這是什麼事?說大了,這是殘害他林家子孫!

老太爺那晚氣得沒吃下飯。結果緊繃的精神一鬆弛下來,身體很敗的林華病倒了,差點把肺咳出來,老太爺又親自照顧,那晚又沒得睡。

小孫子懂事著呢。老太爺想。病成這樣還一直讓他回去休息,怎麼能夠忍下心來。
雖然大病了一場,林華整個安心了下來。

終於將林小公子從那個可怕幽暗的所在救了出來。

她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痛痛快快哭了一場。為小公子,也為自己。哀悼小公子
的夭折,還有自己搞笑的死亡。

好在,想來老媽不會太傷心。

前世她有非常嚴重的暴牙。老媽每次看到她的臉都一副恨不得死過去的表情,跟她出門一定要求她戴口罩。

她喜歡小朋友就是因為,他們並不會把她看成怪物。

老媽把她看成怪物,她知道的。不管她付出再多,再孝順,老媽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其實只是敷衍、只有嫌棄。

這樣也好。我和老媽都解脫了。

痛哭到脫力之後,她頭痛、眼睛腫得睜不開,胸悶氣短,卻覺得很舒服。

好了好了,一切都了結了。

以後我就是林華。她想。林小公子會活下來,因為我會活下去。她安心的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非常習慣的…想死。當小廝將尿壺拿過來,特別的想死。

性別轉換真是人生不可承受之輕。她好擔心一輩子都習慣不了。

***

老太爺一但下了決心,真是誰也動搖不了。

愣是讓簡氏小半年都見不到林華。

一秋帶一冬,林華都在拼命補課--頂著二哥林茂驚詫莫名的眼神。

林茂只大林華一歲,四書五經早就念完了,現在正在讀史書之類的補充資料,並且學武小成,粗通騎射。

林華呢,處於破除文盲階段。這半年只進步到不用人攙扶,可以逛完小院子不會喘得太厲害。

林茂的字已見風骨,林華還在努力脫離狗爬體。

……不要再比較了,學霸V.S.學渣,這是要逼死誰。

好在林華不是真的九歲小孩,心態很平和,不然自尊早碎成渣渣。

林茂對她這個親手救出來的堂弟有種異樣的同情,特別幫她補習,手把手的教她寫字,林華對他非常感激。

只有一點。

林茂總是親切的喊她「華哥兒」。

林華鬱悶的要吐血。怎麼聽都像是內衣品牌,求換個稱呼。

可惜林茂總是屢教不改。林華只能把血努力嚥下去。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