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五

反正血吐著吐著,也就吐習慣了。

林茂待她這個堂弟也真的是夠好的了。坦白說,這麼大的林家,卻只有兩個同輩,還相差只有一歲,哪怕是打鬧吵嘴互不相讓,也是嫡親親的堂兄弟,一輩子該互相扶持,因為血緣再親近也沒有。

可自從林英過繼後,簡氏將林華把得死死的,連面都不得見。小兒忘性快,幾個月就生疏,何況又隔了四年。

【Google★廣告贊助】

真以為堂弟病得連門都不能出呢,純粹用藥吊著命。誰知道瘦得剩下一把骨頭的堂弟朝他哀戚的求救命。

大人沒讓他知道裡頭的究竟,可林茂是個智商很高的孩子。林華用那手狗爬體寫菜單,林大夫人眉頭都不皺,還囑咐大廚房要嚴謹辦好。

只一樣,每餐都必須送一碗蘿蔔湯。別的菜未必能吃完,但是那碗蘿蔔湯林華必定都會吃乾淨。

蘿蔔破藥性。

以前他得了一次小傷寒,父親看方子裡有人蔘肉桂就改請了個大夫。父親說,幼兒稟質脆弱,不宜熱補。

林茂心裡模模糊糊有些猜測。

雖然沒對誰說過,轉頭對林華卻更包容了。其實兩個都有些小傲氣,林華的脾氣尤為暴躁。但每次偶有摩擦,林茂總是會先退一步,林華也會強自按耐邪火亂冒的性子,反而相處得很不錯,日漸融洽。
林華承認,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她無理取鬧。

讀書習字,這沒什麼。前世她讀了十幾年的書,還不是把大學念畢業了。雖然古文不是她的專長,但小公子記性好,她耐得住性子,這不算事。

真正讓她煩躁的是,身體真是孱弱不堪,只要是換季,日夜溫差大一點,非傷風一場不可。

上呼吸道一有問題,就很容易誘發氣喘。

下人一定會勸她臥床休息,然後她定會勃然大怒。甚至有人用探究的眼神小心翼翼的看著她,都會勾起她洶湧的邪火。

後來她自己也想明白了,其實就是害怕。害怕病秧子這個標籤打實了,說不定覺得為她好,將她交到簡氏手裡。

她很想證明其實真沒那麼嚴重,但是氣喘發作時就是那麼嚴重。

身體不舒服、焦慮不安,她懷疑還有因為性轉產生的內分泌失調(?)之類的。總之,她的脾氣很不好。小廝服侍她不喜歡,丫頭服侍她更討厭,只有幾個粗使婆子聽用。

在林家的眾主子中用人可說是別樹一格。

但這份焦躁,在初冬搬進林茂隔壁的小院子時,其實已經平靜下來…只是一轉頭,發現一開始陽奉陰違不怎麼把她當回事的下人,現在勤快又懂事,眼神偶爾落在他們身上,個個連呼吸都不敢大點聲,能多安順就有多安順。

原來如此。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不只是一句俗語。
她頭回發現當公子比當姑娘好。比方說,脾氣暴躁怒起來會扔橘子砸人,如果是個姑娘,那就叫做跋扈。可是個公子,那叫做有個性能御下。

她繼續非常有個性。

從頭到尾她都沒想過要求林老太爺。林華覺得林老太爺已經對她太好了。說難聽些,林老太爺這個公爹奪了二媳婦所有孩子。畢竟明面上,簡氏沒有做錯什麼…就算有錯,也可以推說是無知。

她很感激,並不想太麻煩老人家。畢竟他不是退休在家無所事事,林老太爺還有一幫弟子,時不時要去各大書院講學。

林老太爺不但是前副相,還是大儒。現在殺雞用牛刀的幫她開蒙已經是天大福份,她親哥和堂哥老太爺都沒插手呢。

林華並不知道老太爺什麼都看在眼裡,很是心疼她。

在他眼中,這個可憐的小孫子讓二兒媳養廢了大半,都九歲了還大字不識。說來說去都怪自己立場不堅定,早該遷出來親自教養才對。誰讓他家老二沒有責任感,子不教父之過。

幸好小孫子非常聰慧,舉一反三,差點就耽誤了這麼好的讀書苗子,果然是他們林家子孫。

就是脾氣有些壞。但男孩子脾氣壞些也好,太軟和了容易被箝制。這不,他還沒來得及操心,小孫子已經將一院子管得井井有條,徹底拿下跟他沒幾個月的下人了。

所喜他們兄弟和睦,彼此儘有容讓。活到這把年紀所希望的也不過是兄友弟恭閤家和樂。

【Google★廣告贊助】